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57章 到底怎么样(求月票!!)
    杨五郎说完又道:“我这两天给那孩子用的是青霉素,这种消炎药很管用的,可是就是不退烧,这药还很贵,孩子他奶奶不太愿意用了。”

    生病这种事情,只是听人口述没办法判断,贝思甜沉吟片刻,便说道:“杨叔的意思是?”

    杨五郎讪讪一笑,“我是怕把那孩子给耽误了,那孩子的父母在外边打工呢,家里头就爷爷奶奶,老郭家那两口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啥也不懂,要是真把孩子耽误了,这当爹娘的得多揪心,我想着你要是没事的话,跟我去一趟看看。”

    一旁的秦氏听见,放下手里的活儿,也看着贝思甜。

    贝思甜对这家子没什么印象,可是看秦氏的眼光,好像也希望她去。

    “娘?”

    贝思甜本身就是个有主意的,秦氏一般是不会随便出主意的。

    “娘也希望你能去一趟,郭婶子是教我学手艺的人,要是没有这点手艺,这个家怕是早就倒了。”秦氏的女红就是跟郭氏学来的。

    秦氏说完也有些过意不去,前段日子贝思甜治疗罗安国的腿累死累活,这才刚消停会。

    贝思甜微微一笑,没有秦氏的话,她也打算过去的,她本来就是大夫!

    “原来对咱家有恩,那肯定要去了。”贝思甜笑着说道,转头看向杨五郎,“杨叔,咱们这就走吧。”

    杨五郎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他知道贝思甜轻易不出手,没想到这次居然这么顺利,立马下了炕,背着药箱出了门。

    老郭家在靠山村最东边,那边挨着林子,他家的大儿子郭建业是猎户,当初就是他教给罗安国和罗爱国兄弟打猎的,可惜罗爱国没什么天赋。

    二儿子郭建达和二儿媳都去城里打工了,基本上一年回来一次,杨五郎说的孩子,就是二儿子郭建达家的孩子。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说,快到了老郭家的时候,贝思甜心里已经有了大致的判断,不过没看到人,她也不好下定论。

    老郭家还是那种老房子,和罗二家一样,都是泥土混着麦秸,大儿子和二儿子都单立出去了,盖着的砖瓦房。

    能给两个儿子都盖上砖瓦房,在村里就算是顶有本事了,老郭也一直引以为傲。

    杨五郎带着贝思甜到的时候,郭氏正在院子里喂鸡,看见杨五郎去而复返,心里就疑惑。

    “五郎咋又回来了?”郭氏端着鸡食站直了身体。

    郭氏一头花白的头发,脸上皱纹很多,脸有些黑黄,体型倒是不胖。

    “婶,我再来看看小阳,这高烧一个星期了,别人都好了,我有些担心。”杨五郎说道。

    郭氏看了他身旁的贝思甜一眼,“有啥可担心的,不就是发个烧吗,前院那孩子前段日子也发烧,现在不也好了!这孩子是谁啊,我怎么看着眼熟?”

    “郭奶奶,我是罗二家的。”贝思甜听提到自己,便开了口。

    “罗二家?”郭氏想了想,这才反应过来,顿时咧开了嘴,“小甜儿啊,哈哈哈,快进来快进来,你整治了霸王张家,我这心里可是痛快着呢!”

    郭家早先因为地里浇水的问题和张家有了点矛盾,也不是啥大矛盾,那老张家就叫了好几个堂兄弟,把她家两个儿子围在了东边的林子里揍了一顿,差点落下毛病!

    要不是跟着老大郭建业的那几个猎户赶了过来,说不好就被打断了腿,那样老大一家靠什么生活?

    虽然有人帮着,可都是有家有业的,谁也不愿意得罪霸王张家,没法报仇,这件事便一直堵在一家子心里头,每次想起来都生气难受。

    前段时间贝思甜吓得三兄弟当庭广众之下尿裤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饶,更是跪在了秦氏面前磕头认错,郭氏光是想想就解恨,甚至想过,她咋没有这么个儿媳妇呢!

    “小甜儿啊,你娘这是苦尽甘来啊,有你这么个孩子!”郭氏对贝思甜很是亲热。

    贝思甜嘴角挂着浅淡的笑容,跟着进了屋里头,刚掀开门帘,她便皱了皱眉头,一股闷浊之气迎面传来。

    老郭在炕上卷着烟卷,屋里头有些热,他穿的也薄,时不时地咳嗦两声。

    “老头子你看看是谁来了,小甜儿啊,整治霸王张家的那个,罗二家的!”郭氏是真的很高兴,刚进屋就说道。

    老郭头发也是花白,法令纹很深,眼睛有些小,看着微微眯眼,就看不见眼睛了。

    “叔,我带小甜儿来看看小阳。”杨五郎说道。

    “有啥可看的,今天不是输过液了吗?”老郭也有些疑惑,目光落在贝思甜身上,见她正站在炕前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孩子。

    郭明阳过了年十二岁,因为父母不在跟前,不论是爷奶还是大伯家对他都很好,小子也很皮,每天睁开眼就是疯玩。

    “是听说小甜儿是个大夫,咋样啊?”郭氏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太当真,是以开玩笑的口吻说出来的。

    杨五郎对此有些不悦,这些人根本不知道贝思甜的本事,他把贝思甜叫来有这么容易吗!

    “婶,小甜儿可有本事了,春树他娘就是小甜儿给治好的!”杨五郎说道。

    郭氏当然听说了这事,可当时不也说了,那钉子根本没扎进心脏里,就算不治,估计也是能好的。

    杨五郎要是知道她想什么,估计非得气笑了,当时那情况能自己好了?春树他娘得是神仙下凡才行!

    对于贝思甜来看病,老两口没太当回事,反倒是对她惩治霸王张家一直津津乐道。

    杨五郎说了两句便看想贝思甜,见她神情越来越凝重,心里便是咯噔一声,忙问道:“怎么样了?”

    老郭在炕沿儿上磕了磕烟袋锅子,说道:“没啥事,这孩子大病没有,小病不断,咳咳咳……没大事,放心吧。”

    杨五郎见贝思甜不说话,轻轻翻了翻郭明阳的眼皮,轻轻掰开他的下巴,不过屋里头暗,似乎也没看到什么。

    “到底怎么样?”杨五郎从未见过贝思甜脸色如此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