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秦不落帝国 > 给六国定罪
    “我王圣君,自此我秦国将永定天下!”秦一龙不断叩首。

    “那接下来如何呢?一道罪己诏不能够有这么大的作用吧?”秦王显然知道有后手,这个罪己诏只是一个引子。

    “回我王,罪己诏下了以后,六国余孽肯定会说是惺惺作态,此时我们就要动用国力去安抚战死的六国家属,能找到多少,找到多少,对于六国拖欠的银两分期支付,以缓解他们心中的仇恨。”秦一龙又是一道怀柔政策。

    “如此,我们秦国的国力恐不支”李斯这个铁公鸡简直一毛不拔。

    “王上,相爷,我们可以将六国王室、贵族的所有金银财富全部公布天下,并用此来支付战死了军人的抚恤金,无论是哪个国家的我们够举行公祭,修建大型的公祭台。这样天下人就会明白六国的王室贵族是如此的富裕,而那些战死的军士活的还不狗,这样不但会恨死六国贵族,而且还会感恩秦国,这就叫一箭双雕。如此的损失就是我们秦国不能收回六国的财富,但是我们得到了六国的人心。以后无数的财富都将会不断的到来。”秦一龙这简直是要坑死那帮六国贵族。李斯听得简直就是惊愕。心里只有两个字“黑!毒!”

    “王上相爷,在我们进行了这种抚恤后,我们要将人口一个不漏的登记载册,同时对六国贵族所犯的罪行按照秦法一一定罪,最好再定一个危害人类罪,战争罪?这样连通他们的君王一并处死。”秦一龙这简直就是效仿美国的无耻做法,把别人搞死,然后还要给被认定个危害人类罪行。不过用到这里确是为了安邦定国。

    “危害人类罪?战争罪?这怎么定?”李斯一旁听了有些不明白了,之前的怀柔还是能够理解的,但这个危害人类,不他明白。这打仗还有罪行?秦王也听得很新奇。

    “王上、李相、公主,首先说这个战争罪,就是战争罪即违反战争法规或惯例。此种违反包括谋杀、为奴役或为其他目的而虐待或放逐占领地平民、谋杀或虐待战俘或海上人员、杀害人质、掠夺公私财产、毁灭城镇或乡村或非基于军事上必要之破坏,但不以此为限。战争犯罪的主体往往是以国家及国家机构或某团体和组织的名义实施犯罪。”秦一龙开始将两千年后的概念向秦王和李斯灌输。

    “那坑杀?岂不是秦国也有罪?”李斯立刻想到了武安君白起坑杀的战俘!

    “李相,您忘了武安君不是不亡而死吗?这就是秦法将他处死的!而且武安君是在没有接到王上的命令时无辜坑杀战俘的,他只能代表他个人!决不能代表秦国,秦法规定只有秦王可以代表秦国”秦一龙巧妙的回避了秦国的罪行。听得李斯和秦王不住的点头。

    “因此只要我们好好的利用这个战争罪,那么秦国吞并六国一大部分都是六国的过错,他们的王室都有过错的,这样的话,抓捕他们的王上,也就是在秦法以内了。具体细则,李相应该知道如何制定了。”此时的李斯对秦一龙更加的佩服,他简直不敢想象如果当初没有遇到秦一龙或者与秦一龙为敌,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龙哥哥,那……那危害人类罪是个啥?”一旁听得不大懂的嬴阴箐此时再也不发火了,她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现在在她心里就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他的君父嬴政,另一个就是秦一龙。

    秦一龙被这么一叫全身鸡皮疙瘩投起来了。“回公主,这个危害人类罪,我们可以将他叫做违反人伦罪,它是指在战争期间发生的谋杀、奴役、驱逐、监禁、酷刑、强奸以及基于政治、宗族、民族等原因进行的追害或其他不人道行为。”

    “一龙啊,这个罪行怎么使用?”秦王又问。

    “回王上,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系列的罪行对六国进行定罪,而这个罪行与我们无关,我们秦国经过变法后,军人一直遵守秦法,我查阅了很多做资料未见有触犯此法的大型事件,而六国没有一个实行变法的,他们把人都不当人,只有他们贵族是人,其他的都是牲口,所以我们可以将这个罪行扩充到对待本国国人上面,他们但凡虐待或者不公正待遇的都是反人伦罪。”秦一龙这一招简直就是要了那些个六国贵族的命,也就是说在这一律法下,他们六国的贵族都是凡人,而且都得死。

    秦一龙又接着说了一个秦王、李斯、公主根本就没听过的词语名词“战犯!”

    “战犯?通古为所未闻!”

    “寡人也是!”

    “回王上,经过我多年的研究,我认为对付六国这个将是致命的。所谓战犯就是战争罪犯,指战争中战败国的高级指挥官或战俘中,被认为应负起战争罪责的人。在战败之后,战犯可能必须接受战胜国为首组成的审判单位或其他国际组织的审判,以负起战争的罪责受到处罚。”秦一龙此话一出,在场的李斯一下子就明白了。

    “王上,如此,六国的所有人都是罪犯,甚至它的君王也是罪犯!如此将以绝后患!”李斯激动看着秦王,困扰他和秦王多年的问题一次性解决了。战犯、反人伦、战争罪简直是为了六国制定了。“可一龙啊,这个看起来就像是专门为他们制定的,空天下人不服,尤其是六国和百家。”李斯担忧的说到。

    “是啊……尤其是百家……”秦王还是有所担忧的。

    秦一龙这脑子其实早就想到了,笑着说“六国这个不怕,只要我们处理好了国人的事情,尤其是安抚战死者,都好说。这个百家,但凡是起来闹事的我们还是走秦法,在制定了一个危害国家安全罪,他们只要是敢动用私刑,暗杀秦国大臣甚至是君王,就是危害国家安全,就是让社会动荡,让人民受苦,这个危害国家安全罪应该定义成分裂秦国、扰乱秦国内政、经济、军事、国人生活的罪行。这样不仅仅可以防止百家的侵扰,而且还能遏制内部的分裂,自此秦国将永宁。”秦一龙讲到此处,心中不由得感激自己那个时代的伟人们为国家做出的贡献,他的思绪已经回到了2045年,那个祥和、强大的国家,是自己魂牵梦萦的故乡。

    “如此,秦国万世!”李斯向秦王又是一拜。

    “一龙啊,你说了这么多,寡人知道一切都得从民心开始,不然一切的法规制度都会被世人敌视,认为是暴政的罪行。”秦王一下子就点到了重点。

    “我王圣明,只有平息了天下百姓的怒火,那么那些个贵族就失去了支持者,他们就得乖乖的伏法,除掉他们简直就不费吹灰之力。而这个安抚任务,我秦一龙是不能够完成的,也无力完成,唯有李相可完成这旷世奇功”秦一龙一边说,一边向李斯行礼。

    “如此,李相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登基大典先推后吧,安抚第一,天下第一,你先制定一系列的事略吧,让一龙同你一起吧,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么个能人,早就应该引荐给寡人啊……”秦王和李斯打趣。

    “通古惭愧啊,竟然不及一龙的大才,臣请辞去相爷,让给一龙。”李斯向秦王深深地行礼。

    “李相,使不得,我就是个嘴皮功夫,不行的,不行的,如果相爷要此番,让一龙何以面对世人?”秦一龙直接给李斯跪下了。

    “一龙,快快请起!”李斯看到秦一龙这般赶快扶起,他之所以辞去相职其实也有一半是试探,没想到秦一龙这般,李斯放心,秦一龙也放心了,他们两个人精一个给一个演戏。

    “对了,一龙,你说了这么多还没说如何荡平这天下呢。”秦王话题一转问到。

    “是啊,龙哥哥,你还没说呢。我还想听听呢”公主嬴阴箐也着急的问。

    “奥,差点忘了!”秦一龙摸了摸脑袋“回我王、李相、公主,这荡平天下需要在秦国内部稳定后,我挑选十二岁的少年,练兵4年,然后用两年时间荡平月氏、西域切断匈奴的后路,然后在用一年时间荡平匈奴!而后再带领三千童男童女及十万大军荡平海外!”

    “一龙啊,不是寡人不信任你,这一晃7年,我恐箐儿不答应啊!”秦王看着嬴阴箐说着,秦王是想让秦一龙成为皇亲国戚,然后就是自己人了,再也没有什么估计了,他现在这样是个平民,确实不能指挥大军的。

    “回我王,匈奴未灭何以为家!”秦一龙学者霍去病的话说着。

    “哼!”嬴阴箐气的就只能使性子了。

    “好了,好了,待箐儿成年,就与你成亲,我还等着抱孙儿呢。训练之事,明天就交给王贲将军,让他先给你挑选一部分秦军先训练,你肯定需要帮手,不可能自己一个人训练,那多累是不?”看来这个秦王还是很懂军事训练的,知道要练兵先练千夫长。

    “咳!今天我就去通知王本将军”李斯双手一鞠躬。

    “好了,太阳都出来了,箐儿,你看你多好的夫婿,你还要杀他,万一今天,那不可惜了?”秦王打趣的说着,引得众人一阵发笑,只见这嬴阴箐面如桃花的看着秦一龙,而秦一龙也偷偷的看了嬴阴箐一眼,估计把李斯家的婢女都忘了。

    “好了,一龙、李相、箐儿,我们一同用膳吧。这一晚上让你们小两口忙活的。”秦王将他们留下一起用膳,秦一龙却不知道这陈流川是多么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