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逆髓 > 第七十二章极寒绝境
    “这小子还真是命硬,一个二纹血士,到现在还没被冻死,抵抗奇寒的同时,还在朝大河方向移动,真是块儿硬骨头!”陈爻驱使个虎鹫兽在谷随的正上方紧紧的跟着。

    想办法给用精神力给谷随施压,不过隔距离比较远,又有山石寒潭水做阻挡,作用到谷随身上的精神压力远没有刚开始那么强势。

    “我就说要追下去吧,他一个血士都能抵挡的寒冷,我们凭什么当不了,不过也正好,我还真不希望他就这么轻轻松松的冻死在下面。”风雪寒瞥了陈爻一眼。

    “我也不希望他就此死在下面,在黑色通道那种奇寒的环境下活着,你我都非常吃力,更别说一个小小的二纹血士,他能做到这一点,身上肯定有重宝!”陈爻感叹了一句,眼神变得异常犀利。

    黑色通道中的谷随非常难受,越往前越是寒冷,现在身上保持了一半血液结冰的状态,部分细小的血管直接裂开了,一小股银色液体从血液里分离开,不断的对爆裂的血管进行着修补。

    谷随继续艰难的往前游,心里除了奇寒的煎熬,也十分不解,如此低的温度,血液都能凝固,自己身处的水域却没结冰。没办法,后退死路一条,前进还有半丝希望,谷随缓慢艰难的继续往前游。

    能感觉到谷随的速度明显变慢,陈爻一阵皱眉“小子,终于还是熬不住了,可别就这样死掉呀,你身上的宝物我还没得到了。”

    风雪寒的脸上也有一丝担忧“小王八蛋,你可千万熬住了,要死也得死在我的手上!”

    不久后,谷随竟然不动了,陈爻对精神烙印的感知也在慢慢减弱,不过还好有感应,说明谷随还没死,死后精神烙印会消失的。此时的风雪寒二人简直在内心祈祷谷随坚持住,一个为亲手报仇出气,一个为其身上重宝。

    他们能想象到,在刚入漆黑通道时,自己的血液已经开始结冰,谷随还生龙活虎的往里面逃,现在谷随已经完全不能动了,可见下面的温度已经低到了一个何等恐怖的程度。

    这种低温,以他们的实力下去也有极大的危险,谷随死了,连尸体被没法打捞,就别提什么重宝了。

    此时的谷随确实已经濒临绝境,全身的血液有三分之二的血液开始结冰,哪怕有银色液体不断的破冰,内体的血气运行也已经断断续续,运行一周天需要的时间比平时长了数十倍。

    这还是在逆髓决功法升到了玄阶低级后能达到的状态,如果一天前没有融合劫髓,现在会真的变成一根栩栩如生的冰棍。

    脊椎里的骨髓现在开始躁动,不知是因为谷随这个宿主濒临死亡,还是发现了它感兴趣的东西。

    不过谷随现在来不及想这些,或者说根本没有想其他事情的空间,因为他发现自己的精神力开始冻住了,平时自己拥有的一丈的觉知范围,现在正在不断缩短,直至消失。

    意识开始便模糊,大脑的思考越来越慢。不过还是在不断运转逆髓决,不断的在体内破冰,现在功法的运转稍微停下,就要和这个世界永别。

    半只手,半条腿还是在游动的,陈爻感觉到的静止时因为谷随游动的非常缓慢,估计一个时辰也仅仅前进了两丈的距离。

    陈爻二人的追杀从旭日初升开始,现在已经烈日当空了,一场苦大仇深的追杀现在变成了一场焦虑等待,等着谷随能从漆黑通道游出来;甚至变成了一次祈祷,祈祷谷随能够活着出来然后他们二人各取所需。

    黄浪在树林里找了一颗非常高大树,攀到树顶,远远的望着,陈爻二人没有离去,说明精神烙印还在,也说明他那一见如故的兄弟还活着。

    自从十年前被风啸宗灭门,黄浪逃出来后,一个人在山洞里嚎啕大哭过,十年来,无数次历经生死,受过种种非人的苦难,硬是没掉过一滴眼泪。

    现在的他眼眶竟有些湿润,他的坚强,早就克服疼痛落泪的身体本能,唯一能触动他的是心里真诚的牵挂“可要活下去呀,老子还等着吃你烤的刚被熊肉了!”

    微风吹斜了太阳,几天前的寒潭还不算一处禁地,除了温度低一些和一头基本不出没的玄水蛟,这里周边的森林晚上还算是特别热闹,兽吼声此起彼伏。

    现在有三个顶级人类强者在,还有一头时不时嘶吼一下的三品虎鹫兽,平时晚上肆意啸叫的血兽们现在也只能收敛嗓音,偃旗息鼓。这里变得十分宁静,寒潭月色,不得不说还真有几分淡雅。

    地上的人依旧在静静的等,地下的少年却无时无刻不在挣扎,他的精神力几乎完全被冰冻住,仅仅留有一丝清明,他谷随绝不能轻易的死。

    也正是这份清明能让他不断的做着他唯一能做的两件事,不停的运转逆髓决;手脚不歇、缓慢的游动。也就是这两件事,让他还能继续活着,并以每个时辰往前一丈的微弱速度超前游动。

    此时的陈爻对谷随反倒生出了一丝赞赏,虽然这丝久违的赞赏立马被自己打消了,但不得不说这小子性格坚韧的可怕,可惜现在实力太弱,放任其成长,未来可能多了个不错的对手,但也可能后患无穷。

    一股杀意在陈爻脸上显现,然后凝实。从感知到风夜被杀,陈爻只是感觉这只莫名其妙蹦出来的小子很大胆,但视之如蝼蚁,陪风雪寒过来随手灭掉,只是想尽一份责任。

    毕竟死掉的是自己未来的小舅子,甚至连小子的名字都不想知道,让风雪寒好好出够气就好,不过现在地下这个二纹血士表现出来的毅力和潜质让他这个二纹血将不得不开始重视,并列为必杀目标。

    能被帝国顶天的人物如此重视,不知道是谷随的幸运还是不幸。

    当东方的一轮火红再次升起时,一个二纹血将、一个九纹血兵和一只三品飞行血兽对了弱小的二纹血士的追杀已经持续了一天一夜,而且还完全没有结果。

    此时漆黑通道里的谷随依旧在极力的运转功法,缓缓的向前游动。不过那仅剩一丝清明的精神力开始慢慢的恢复,身体结冰的血液也在缓缓的减少,已经游过了温度最低的区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