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位面捣蛋王 > 第二章 入射雕阴郭靖
    不等唐铨继续询问,随着一阵波动唐铨现实中的眼神一下恢复正常,原本正在变成惊讶的脸一下变得纠结无比,他抬起左手看着中指上的一个银色指环,眯眼感应一下,这指环中有着无边无际的的空间,不过同时传给他一个讯息,超过他力量百倍的东西他无法移动进去。

    “能力提升系统开启。”

    唐铨默念一声,在他眼前便出现一个旁人无法看到的画面,估计是破坏神以唐铨记忆中的游戏模式创造的系统一目了然,除了最大一个画面中的任务要求,在左侧则是唐铨的个人讯息。

    犹如游戏般的设定,他看着上面的数据嘟囔道:

    “力量:五,速度:八,精神力:五,能量:零,技能:无,装备:无,战斗力评估:三(普通人低级级别),财富值:银行存款七万六千三百元,经验值:零......”

    看着古古怪怪的数据,在后面居然还有各种注释,因为他并没有修炼任何功法,这才有了个这种数据,只要他改变这上面的数据系统也会改变;

    而经验值兑换能力的标准也暂时只有力量、速度和精神力三种,十点提升一点数据,要是完成了破坏郭靖和黄蓉的爱情任务,他单独提升力量的话可以在现有基础上提升六倍;

    以他现在的力量虽然不强,那一拳打出去至少也有几十公斤,提升六倍的话一拳可能打死人的。

    射雕英雄传,电视小说唐铨都看过,对剧情中太过于聪明的黄蓉他可没多少好感,对呆呆的郭靖当然也没啥尊敬,整个射雕之中除了什么忠君爱国和愚忠师门,他并没有看出多少值得称赞的东西,其中就包括郭靖和黄蓉的所谓爱情。

    破坏神是什么一听名字就知道,那就是以破坏为目的的神,虽然他自己说前面还有光明二字,唐铨也只知道对方的任务实在是太邪恶;

    要是进入射雕世界破坏掉郭靖和黄蓉的感情,那就是说整个射雕世界的发展都会被破坏掉,虽然看似无厘头的任务,却是恰如其分地毁掉一个世界的关键点。

    这第一次测试任务破坏神给了唐铨一天时间准备,可需要准备什么唐铨却深为纠结,当然要是能够买把枪什么的进入射雕,就算是遇到五绝他都可以给崩了,可这儿是国内不是美国随时都可以买武器的。

    对突发的这件事,唐铨心里既接受又紧张,在心底深处还有一丝惊喜和期盼,整整一夜他在床头辗转难眠,脑海中各种各样的想法和焦虑令他天明时双眼都变得通红。

    洗了个冷水脸,唐铨看着自己红通通的眼珠子摇头说道:

    “车到山前必有路,不过我还得准备一下,看来回家的事情也只能暂且放下。”

    既然必须完成破坏神的任务,唐铨只好放下其它的所有事情,取了两万元钱出来,他便前往金店买了十块银锭,然后去距离不远的龙泉驿买了一把开刃的猎刀,回来后又将剩下的钱买了不少吃食和备用物品。

    回到租住屋已经是下午,唐铨吃完饭早早睡下,到第二天十二点时,他握了握拳头打开系统说道:

    “进入射雕世界任务点。”

    一阵白光直接笼罩住唐铨,随即他便出现在一个略显破败的关隘之前,他摇了摇头拍了拍自己的脸,在他身上此时换了一身白色皮毛大衣,背上背着一个包袱,脑袋上还戴着个翻皮皮帽,在他的系统身份上显示他就是个游客,身上的财富值银行存款一下变成了灰色,古代的三十两银两就是他现在的身家。

    唐铨摇晃了一下脑门,射雕世界应该说好处多如牛毛,不过以他现在的本事要想弄到却难如登天,所以他还是决定先行做了任务再说。

    此时的张家口是金国的地盘,距离大都足有四五百公里远,因为金蒙敌对,这儿的金兵查探奸细探子还算很严格。

    射雕世界只一个幻想世界,所以他并不会在意这儿会如何改变,何况为了自己的未来和幸福,他脑袋转了转便冒出了个阴损的方法。

    大步走到关门之前,两个金兵架起长枪挡在前面,上下打量了一下唐铨,其中一个士兵瞪着他问道:

    “你是干嘛的?”

    唐铨取出系统给他准备的关凭,这东西是进出关隘的必要东西,除非他是这关内外的人,否则没有关凭就会被怀疑,他递过关凭说道:

    “这位官爷,在下是四处游历的读书人,刚从关外回来,诸位官爷辛苦了。”

    金兵看了看关凭便还给他说道:

    “嗯,好了,你可以入关了,不过你既然在关外游历,最近你可看见什么形迹可疑的人没有?”

    唐铨等的就是这句话,金国、大宋和蒙古正处于战争初期,几方的探子不断进入对方的地盘,他点了点头说道:

    “嗯,官爷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之前在前面小镇我看到过一个奇奇怪怪的年轻人,我在草原游历时认识这家伙,这人名叫郭靖,是蒙古大汗铁木真的女婿金刀驸马,不过却是个汉人,他现在骑着一匹汗血宝马,身上带着重金前来,不知是为了什么?”

    金兵一听双眼金光直冒,铁木真的女婿,就这个名头只要他们抓住就能升官发财,唐铨虽然卖了郭靖,却相信他的本事至少不会被抓住,要是等他安然进入张家口,与黄蓉遇上那他的破坏任务就极有可能完不成。

    “铁木真的女婿,你说的是真的?”金兵瞪眼说道。

    唐铨点头说道:

    “当然啊,此人的汉语不咋样,到时候你看到一个身穿全黑裘皮大衣的年轻人,他坐下的马是红的,稍稍一问就可以知道了,若是能够抓住他,那可是大功一件。”

    金兵欣喜着说道:

    “好,好,好......你进关去,不许再和别人说起此事,否则我要了你的命。”

    唐铨笑着走进张家口,走了没多远他便在关内的一个茶寮坐下,要了一壶茶一碟瓜子,他便看着关口之外远处官道上出现的一匹红色骏马。

    红马上一个十六七岁身着黑裘的年轻男子张望着周围前来,看他的长相显得极为普通,双眼老实脸显呆愕,不管如何看也是个标准老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