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位面捣蛋王 > 第二十三章 陷麻烦拼命狂奔
    华山众人吃完饭也开始出发,不过他们却是徒步进入沙漠,唐铨吃完擦了擦嘴也准备离开,就在此时从客栈楼上走下一群人。

    为首一人十六七岁,一幅公子哥打扮,可细眉大眼瓜子脸,薄唇挺鼻身材婀娜,哪怕是在沙漠之中,如玉的脖颈上没有喉结痕迹,而素色长袍的心口明显的两个印痕咋也掩藏不了。

    女扮男装,当初黄蓉扮成乞丐也掩盖不了绝美少女的痕迹,这女子扮着帅哥更是明显无比,就算不是后世看惯了春哥的人,见到这样的打扮也能分出性别来。

    这女子模样儿俊俏,眼神却显得十分的清澈,顾盼间一股清新气息传来,仿佛一片鲜花随着她的步伐开放。

    可惜唐铨并不关注这男装美女,并不是说他看美女厌倦了,这种纯天然的美女后世已经属于稀有物种,要是他心里没压力,绝对会上下前后暗中品评一番。

    他更关注的是女子身后跟着的一群人,在她左右是两个相貌普通的年轻男子,后面是八个身背铁弓的壮硕大汉,这群人下楼来便走向门外,唐铨则溜达着出门走向市场方向。

    买了一匹健壮的骆驼,准备了两个水袋和一些喂骆驼的干粮,唐铨便骑在骆驼上向镇外行去。

    “噗......”

    骆驼小跑着,嘴巴里面喷着泡泡,驼铃声伴着蹄声向戈壁深处而行,跑了数十里后天空中的太阳逐渐偏西,唐铨看了下前方一处峡谷正好避风,他腿一夹骆驼便向山谷深处而去。

    山谷的一片空地上,此时已经停歇下不少的人,唐铨一瞧那对胡商男女在一个小山坡上搭建了帐篷,华山一众人在空地处安顿下,不过唐铨却没有看见三个马贼和那个女扮男装带着的那群人。

    看到唐铨骑着骆驼前来两个胡人和华山众人皆冷冷的看着他,唐铨微微抱拳笑着说道:

    “诸位安好,在下路过此处,我到前面扎营,希望没打搅到诸位。”

    两个胡人之中,那个棕发大个头女子淡淡一笑说道:

    “这位爷请自便,不过大家都在这山谷之中,天黑后莫要乱走便是。”

    唐铨下了骆驼,寻了一下便将骆驼牵到背风的一处半山坡,将帐篷设下他便在周围寻了不少干柴生火开始做饭。

    他的帐篷距离胡人和华山众人也就百米不到,相互间能够看到却不能接触,等天空变得黑暗,唐铨回到帐篷便打开手机看着下载的倚天屠龙记小说仔细研究起来。

    唐铨此时在沙漠之中,和中原相比这里的环境更加复杂,中原六大派到沙漠来围攻光明顶,原因只是灭绝等人和明教的私仇,华山派不过是酱油党,不过唐铨也不一定就能够对付。

    快速将小说浏览一遍,唐铨收起手机琢磨一下,若是他独自一人是绝对没法对付华山派的,所以暂时也别去想那么多事情;

    此次任务是破坏张无忌和赵敏的婚姻及毁掉明朝的建立,对于破坏婚姻唐铨可是有了经验,这个并不是太大的问题,再说了破坏明朝也并不一定是要击败明教军队,明朝有朱元璋才是明朝,没有了朱元璋明朝也就没有了,只不过要是提前杀了朱元璋会造成许多事情改变。

    “还是先去光明顶再说吧,沿途少招惹麻烦。”

    唐铨嘀咕了一声便盘膝坐在帐篷内开始修炼,半夜时分远处一阵打斗声却让他猛地睁开双眼,他钻出帐篷,在迷蒙的月光之下,华山派帐篷处火把乱晃,一阵激烈的战斗声便是从哪儿传来。

    他挠了挠头还没打算凑热闹,两道人影就从帐篷处激射而出,到了唐铨所在位置其中一人便大声叫道:

    “兄弟快走吧,华山派估计会找你麻烦的。”

    这说话声正是胡人女子的声音,唐铨一愣一下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这大半夜他们不知道去华山派帐篷干了什么事情,以华山派的性格,估计会迁怒于他,他急忙一把拉起骆驼翻身而上,一拍骆驼便跟着那逃走的胡人向沙漠深处狂奔。

    “站住......”

    一阵吼声从后方传来,唐铨回头一瞧,华山派一大群人正蜂拥追来,这些人全部使用轻功追赶,虽然都没有爆发最高速度,比起骆驼却又快了不少,他看着前方越跑越远的两个胡人郁闷着一弹落下,身体一晃便犹如幽冥鬼影般向两人追去。

    这一跑便是大半夜,华山派能够跟上的也就鲜于通和两个长老,其他人早已经甩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在沙漠之上两个胡人卷起层层黄沙狂奔,唐铨却跟在他们数十米外一闪一闪地跟着,鲜于通三人也在后面紧跟不放。

    “噗......”

    正在疾行,在前面的两个胡人之中那名男子忽然张嘴喷出一大口血雾,身体一跌便倒在地上,他和那名胡人女子对视一眼,回头看着闪烁着紧跟而来的唐铨,男子低声说道:

    “不能让华山派将东西抢回去。”

    胡人女子看着嘴角还在不断喷血的男子点了点头,待唐铨到了他们不远处,她从怀里摸出一个布包扔向唐铨叫道:

    “小兄弟,东西给你,我挡住他们。”

    唐铨一把接过布包,他眉头一皱回头看了下正在狂追而来的鲜于通三人,他纯属是被这两个人牵连的,就算是他把这布包还给鲜于通,以华山派的性格也难免会找他麻烦。

    转瞬间唐铨一把将布包收起,脚一晃闪过两个胡人便电射向沙漠深处,等鲜于通三人赶到,两个胡人各自低喝一声便与三人缠斗起来。

    唐铨连头也不回狂奔向西,至于两个胡人是死是活他也顾不得那么多,待得天明唐铨回头远眺已经不见有人,他这才打开胡人女子扔给他的布包。

    “呃......”

    一打开唐铨就彻底晕菜,这布包之中居然是一个红肚兜,在红肚兜中还包着一张绢布,上面写着寥寥数十个字。

    “七月初三,西湖湖畔,与君一夕之欢珠胎暗结,望君怜惜妾身尚未婚配,速到府中求亲,江月泣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