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位面捣蛋王 > 第二十四章 中暗算险死还生
    这什么玩意儿?这两个胡人为了这东西拼命争夺,还把我都拉下水了,我擦。”

    唐铨骂了一声顺手将东西包上,原本打算一扔了事,可一想鲜于通等人居然为这种东西追杀半夜,肯定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他收起布包一溜烟继续向沙漠对面狂奔而去。

    在沙漠中行了数天,前方便是一片连绵的大山,唐铨从戒指中取出一瓶矿泉水咕噜噜喝掉,寻了两个罐头当成午餐填报肚皮,顺手挖坑将瓶子和罐头盒埋起来,他摸了摸下巴嘿嘿一笑,要是几百年后有人在沙漠中挖出这些东西,估计脑袋都要大三圈。

    走进大山之中,唐铨忽然晕菜了,因为他除了知道大概方向并不知道光明顶在哪儿,他急忙爬上附近的一个山头,可这儿并没有行人踪迹和道路,他暗骂一下只能沿着山脊寻找可能出现的道路。

    一连数天,唐铨在山里乱转得心里冒火,若不是他并不担心补给物资,早就掉头回中原去了。

    这一****刚翻上一座山,正待休息一下继续寻找出路,忽然他脸色一变回身便是一掌拍出。

    二十六年修为爆发的摧心掌劲轰然而出,随着噗地一声,两道掌风从左右又急扑而来,唐铨身体一折犹如灵蛇般向前一窜避开掌劲,在回头间才看到出手攻击他的人正是鲜于通三人。

    鲜于通从背后暗算,唐铨一掌与他不分上下将他挡住,左右两个华山长老劲力刚猛,唐铨能够感觉这两人功力比起鲜于通还高出一些,不过似乎手法和速度却不如鲜于通。

    鲜于通左手一收呈现出鹰爪,右手却一抬犹如毒蛇,这是鲜于通自身的绝学鹰蛇生死搏,他一晃而出双手鹰爪和蛇掌一上一刺攻击向唐铨喝道:

    “果然有两把刷子,小子,今日这荒山便是你的死路。”

    唐铨的摧心掌和九阴白骨爪没有招数,不等于他就没有对付的方式,当初和黄蓉切磋,黄蓉的各种武功施展出来,凭借九阴真经中对各种武学的解释,他皆能寻找到对方招数中的破绽攻击。

    鲜于通鹰爪阴狠蛇掌迅捷,唐铨双手十指一弯九阴白骨爪便带着丝丝寒风交错而出,寒风中他一爪诡异的扣向鲜于通鹰爪手腕,另外一爪却直接锁向对方蛇掌手指。

    两人内力相当,唐铨的攻击方式主动而诡异,鲜于通双手一变鹰爪和蛇掌便翻转一个横爪唐铨心口,蛇掌一缩一点却刺向唐铨手背。

    两人交手速度奇快,唐铨脚步一错一晃避开鲜于通的变招,双手从爪变掌便急速拍出。

    凌厉凝聚的掌劲透掌而出,鲜于通一退双掌也同时拍出,随着噼啪声响唐铨倒退两步,鲜于通却被他的掌劲打得连连倒退数步才停下。

    这并非是唐铨修为更强,摧心掌可是黄裳几个攻击方式中最霸道的一种,凝聚的内气不击中对手不会爆发,鲜于通修为虽然和唐铨相当,在被击中瞬间摧心掌劲在与他掌劲相撞的瞬间向他双掌透出,这才会逼得他倒退不已。

    鲜于通也试出唐铨功法古怪,他抽出一把锋利单刀喝道:

    “大长老,二长老,联手干掉此贼。”

    原本在一旁呈现犄角防御的两个老头同时抽出长剑,脚步一晃便同时攻击而上,看到对方三人出兵刃,唐铨眉头微皱双掌更是加速拍出,鲜于通长刀左右一摆,刀身看似缓慢却迅疾无比地砍向他的腰间。

    在左右两名长老长剑分刺唐铨左肩和右肋,唐铨双掌翻飞拍出摧心掌劲,凭借掌劲的远距离攻击逼得围攻三人不得不收招闪避,可连续数十招下来唐铨额头冒出一层汗珠,若非九阴真气和纯阳真气回复速度强大,这几十招就会让他力竭。

    唐铨心中紧张,鲜于通三人却同样感觉惊诧,唐铨明显在招数上不及三人,可攻击时却能够把握机会封堵对方的漏洞,还有他这种霸道掌劲隔空而击风声低微,稍不注意就会被击中,这逼得三个高手居然一时半会把他还没办法。

    “二位长老,困住他......”

    鲜于通见唐铨力量稍霁一声爆喝,手中的反两仪刀法加速攻击,唐铨眼光扫过三人,嘴里一声爆喝双掌连续拍出,逼开鲜于通和两个老头瞬间,他身体一晃便从鲜于通身边窜出。

    “喝。”

    就在唐铨闪身准备逃开的瞬间,鲜于通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阴笑,自从出刀他一直背在身后的左手一晃,一把折扇对着唐铨便运力散去。

    一股香甜的清风扑鼻而至,唐铨头一晕差点摔倒,鲜于通手里的长刀却嗤啦一声将唐铨衣襟拉开半尺划出一道血痕,就在同时华山大长老一掌就拍在唐铨后心。

    被敌人一掌击中,唐铨一个趔趄向前冲出数步,而此时他头晕眼花根本没有注意脚下,他一脚踩空便顺着山崖滚了下去。

    滚出数十丈,唐铨脑门一清恢复正常,刚才鲜于通折扇中扇出的是金蚕蛊毒,中者头晕目眩随后会浑身瘙痒内气散尽最终自己抓挠而死,唐铨的抗毒一级能够抵抗百毒,但是被这种奇毒一冲他还是晕了一阵,要是他提升抗毒二级,估计就没这么麻烦了。

    听着耳边的风声,唐铨心中虽然惊惧却还能反应过来,他半空中手一晃一把特制的枪弩弩弩出现,他看着急速闪过的崖壁对准一颗大树噗嗤一声便将枪弩弩弩上的钩绳射出。

    钩绳弹出缠住大树,唐铨双手紧握枪弩弩弩手柄向下一坠,随着咔嗒声响他双手手臂被强大的冲击力拉得脱臼,他脸色惨白往山壁上一撞,他看着不远处的一个斜坡一弹落到上面,咬着牙对着山壁将脱臼的胳膊撞回原位,这才嘶声骂道:

    “我擦,早知道先提升抗毒二级,差点被他们搞死了。”

    唐铨不会骂敌人阴险,因为战斗就是这样,他若非想要淬炼自身的战斗力,也不可能在上面和他们纠缠数十招,看到不敌他本是打算暂时避开,却一时忘记了鲜于通手上还有金蚕蛊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