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位面捣蛋王 > 第六十六章 镇守阳城
    顿了顿张宁眼泪水又是噗噗滴落,不过随即她抹掉眼泪说道:

    “尸体就地焚烧,我们整备军队沿着山路赶往阳城。”

    站在山脚下看着一地尸体,唐铨眯上眼不知该说什么,张角自知必死无疑,为了十万人的死活提前自刎,这种领导者心里的确有着广大百姓,奈何本事不够只能除此下策。

    三千黄巾力士中跑出两百人,将一个个头颅砍下,然后迅速架起柴堆将尸体焚烧,过了一会士兵牵过张角带出来的战马,唐铨拉过战马将张角血淋淋的人头挂在马鞍边,翻身上马回头喝到:

    “全军出发,任何人不得随意喧哗。”

    三千人马出动场面还是很客观,随着队伍出现在阳城附近,一队汉军哨探骑马快速前来,其中一名伍长遥遥吼道:

    “前方兵马是哪儿的?”

    唐铨身侧一名小校策马出列吼道:

    “QH县尉唐铨大人在此,我们半路遇上张角溃兵,大人已经将张角斩杀,人头已经带来,不知道朱儁大人可在?”

    “朱儁大人刚刚进城,你们若是QH县军,那就就地选址驻扎下,请T县尉带着人头前往县城。”伍长大声回答道。

    唐铨招了招手,身后便跟上两名护军,小昭和艾达王则领着军队到附近上坡扎营,唐铨三骑随着哨探回转阳城,到了县衙门前一路禀报上去,不一会一名小校便出来传令道:

    “中郎将大人有令,有请QH县尉唐铨。”

    唐铨从马鞍上取下人头大步跟着小校进入内堂,在内堂木塌之上跪坐着一名黑袍高冠男子,此人身材魁梧眼神明亮,看到唐铨阔步进来眼中露出一丝淡淡微笑。

    在这内堂内还有十数人,不过唐铨一眼瞟过去却关注的是坐在末尾三人,这三人为首者白面大耳双臂很长,在他后面一红脸丹凤眼长须男子瞥向他时一脸无视,而最后一个环眼钢须的壮汉瞪着他手中的张角头颅满脸羡慕。

    朱儁和刘关张,唐铨暗暗嘀咕一下将人头递给旁边的小校,抱拳对着朱儁恭谨地说道:

    “铨见过中郎将大人,此人头便是天公将军大贤良师逆贼张角人头,还请大人验看。”

    朱儁招招手,一名被抓获的黄巾军小校被押解进来,朱儁指着人头说道:

    “这人头你可认识?”

    “啊......天公将军......”

    黄巾军小校惊呼一声,朱儁挥挥手士兵又押着小校离开,朱儁满意地点头说道:

    “T县尉功劳甚大,这人头用石灰包上,本将将T县尉功劳一道送往都城,不知T县尉是如何遇上这张角的?”

    唐铨早就有了腹案,他双眼如电声似洪钟般说道:

    “铨初春得公文就任QH县尉,还没上任黄巾逆贼便席卷八州,等我从乱军中到清河时,哪儿什么都没有了,我只好一路收拢些许郡兵县兵与周围黄巾贼周旋,近日总算聚集了三千人马;

    得知中郎将大人在这里包围张角大军,铨便率军前来,没想到半路遇到身边没带多少人的张角,原来他是打算让大军吸引大人和军队视线,而他则轻装前往曲阳和张宝等人汇合,却运气不好遇上了我。”

    看到唐铨气势,久经沙场的朱儁脸上一喜起身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后朱儁点头说道:

    “好,不愧为朝廷选的县尉,现在阳城贼军四散,不知D县尉你如何看待?”

    “这......军中大事,属下不敢妄言。”唐铨谨慎着答道。

    朱儁哈哈笑道:

    “我们都是军中武者,何须如面对那些文官般藏掖着,说,错了本将也不会怪你。”

    唐铨点头说道:

    “既如此属下直言了,阳城张角为求脱身让大军四散而开,这些兵卒和裹挟的百姓会蔓延各处,要想快速围剿根本不可能,为今之计是消灭张梁张宝二人,让冀州黄巾军没有贼首可依附,以后再对残余进行清理便可。”

    朱儁说道:

    “T县尉所言正中本将下怀,今日我等赶走张角大军,但是此地依旧是左近要害之地,我打算率军前往下曲阳,你作为QH县尉,可领军暂住此地,除了清剿周围逆贼和聚集百姓,还可以避免贼军再次占领此地,T县尉可愿意否?”

    “属下为朝廷出力,愿领将令镇守阳城。”唐铨立马回答道。

    “好,既然如此,我等即刻赶往曲阳,这个城就交给T县尉了。”朱儁哈哈笑道。

    随着大军交接城防,朱儁军从阳城向远方而去,在朱儁大军后方,张飞低声嘟囔道:

    “二位兄长,我看那唐铨气势不凡军兵训练有素,朱儁为何让他镇守个空城?”

    刘备淡淡一笑不作答,关羽捋了一下自己的长胡须说道:

    “中郎将大人的考虑较多,三弟你要是在他的位置上也只能如此了。”

    “为何?”张飞不解问道。

    关羽看着不见头尾的大军说道:

    “唐铨是县尉,率军击杀了张角,这已经是天大的功劳,单凭这一功劳,以后他少说也是一地太守或者大将,可我们打探了,唐铨虽然也是破落世家弟子,现在却在上层没啥关系;

    让他继续立功,到时候朝廷给他个什么刺史或者朝廷重要职务,也许许多人都会看不惯的;

    中郎将虽然看似压制唐铨,我却看出他似乎在保护此人,战争到这一步黄巾贼必败无疑,功劳太大未来可不一定是好事。”

    “不懂......我们为啥他不在乎?”张飞说道。

    关羽笑道:

    “因为我们是白身,而唐铨是县尉,虽然只是军侯一般的职务,至少他是朝廷命官,是有俸禄的官员,他杀了张角,天下黄巾皆是他的敌人,同时他的名声也会随着朝廷传檄变得天下闻名,这样有好有歹,早晚你会知道的。”

    ......

    “这是机会,大贤良师甘愿一死求得的机会,我也不可能轻易放掉......”

    在阳城衙门,唐铨如此说,的确这是机会,张角的死不只是让十万人脱出危险,同时给唐铨不小的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