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科幻灵异 > 位面捣蛋王 > 第一百八十章 明月是第二梦的姐姐
    两人凝结气势惊天动地,可一交手唐铨就把无名的脑袋砍了下来,甚至两人手中的剑皆没有动一下,现场两万观众傻了、呆了、愣了,就如同看小电影正在精彩处时停电了一般,才开始就结束,大家显得无比郁闷。

    “师傅......”

    剑晨飞奔着冲了过来,可他好死不死的冲得太快,唐铨和无名凝结的剑势全部压在了方圆十丈内,剑晨刚冲到圈内,蓄势待发的剑气密密麻麻地冲了出来,剑晨急忙挥剑抵挡,可忽然间他惨叫一声跌出剑气圈,周围热心观众急忙上前扶住他,可仔细一瞧不远处的地面两个蛋和一根肠却落在剑气圈内被搅碎掉。

    “小兄弟,小兄弟,我带你去检查一下......”

    一个壮汉看着俊秀的剑晨急忙叫着,可剑气入体剑晨已经昏迷,何况还损失了某些家伙,壮汉一瞧急忙背着剑晨向外走去,周围围观者众多,可没有人询问壮汉背着剑晨要去哪儿。

    绝大部分的人都还看着比武台,宣传了一个月,许多人不远千里赶到天下会,目的就是要看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比武,结果,开头风风火火,结局平淡如水。

    没人知道唐铨和无名已经去了一趟剑界,更没人知道无名创造了一招不下于剑二十三的盖世剑法,当然也就没人知道无名不是死在比武台而是死在了剑界之中。

    唐铨走到无名尸体前捡起始皇剑,这把剑是开启剑界的钥匙,可惜落到秦始皇手中当了一辈子佩剑,他顺手将剑收到剑鞘之中,脑袋却回头看向了第一楼方向。

    就在唐铨斩落无名脑袋的瞬间,第一楼二楼上铁帚仙转头看着一个黑胖大汉说道:

    “食为仙,立刻让夫唱妇随、手舞足蹈他们点燃火药,只要火药一爆炸,天下就没几个高手了。”

    黑胖大汉双眼死死瞪着前方没有说话,铁帚仙眼神一怒说道:

    “速度,要是等剑神发现,我们都死定了。”

    “不用等,你也死定了。”

    食为仙身后传出貂蝉清脆的声音,铁帚仙手一搭铁扫帚就准备出手,等他手举起时,貂蝉手中的剑已经刺穿了他的眉心。

    “铁帚仙,顺便告诉你,地道中埋火药的全部已经死了,准备点火药的也全死了,你的仇报不了,故意让你偷走机关消息图和火药仓库图的人也不会有好下场。”

    貂蝉对着铁帚仙嘀咕了几句抽出剑,铁帚仙当然没啥反应了,貂蝉走到窗口对着回头看向她的唐铨挥了挥手转身走回楼下,在比武台上唐铨抱拳说道:

    “有劳诸位到此,唐铨有幸,一月后还请诸位到皇城一观至尊登基。”

    说完唐铨走下比武台,周围数万道剑气还没冒头就被他一脚踩下去消失不见,周围看热闹的人各自摇头离开,只有一些绝顶高手留在原地看着之前爆发剑气断了后的那些孔洞出神。

    超级高手的剑势就带着他们无比强大的剑意,凝结出的剑气便是绝强的剑招,连剑晨都没法抵挡的剑气,要是学会了必定能够纵横江湖。

    唐铨走向了逍遥阁,第二梦和明月却从阶梯上下来向着唐铨追去,走在后面的第二梦并不知道明月和她模样一般,只是她多了一个红斑而已,就算看到前面有名女子追去她也没有在意。

    “唐公子。”

    第二梦叫了一声,唐铨顿足回头,骤然看到明月和第二梦都走了过来,他眼中流露出一丝笑意,明月到了他面前便抱拳说道:

    “唐公子,在下明月,不知三位夫人可曾告知过我的事情?”

    明月的话音让唐铨也觉得讶然,与第二梦一模一样,他看向已经走上前的第二梦,在第二梦眼里也露出了些许惊讶。

    “你是?”

    明月愕然看向第二梦,第二梦也愕然的看着明月,当两人忍不住解开面纱更是相对发愣。

    一模一样的发髻长发,一模一样的高度和眉目,完全一样的身材和声音,第二梦看了一阵嘀咕道:

    “好像,难怪唐公子当初误认为我是他老婆,这位姐姐,你是唐公子夫人吗?”

    唐铨听得一阵发蒙,当初他误认为第二梦是老婆的事情他可记不得了,不过看到明月和第二梦除了那个红斑完全一样,唐铨忽然心中一愣说道:

    “二位姑娘请伸出手来。”

    明月和第二梦不知唐铨干嘛却老实伸出手,唐铨取出两个小试管从她们手指头上取血收起,过了不过数息他脸色一变说道:

    “第二姑娘,叫你爹过来。”

    第二梦点头对第二刀皇招了招手,等刀皇到了近前看到明月也惊呆了看着她不放。

    “月儿,这是月儿......”

    第二刀皇一看便惊叫道,唐铨脸上露出笑意点了点头说道:

    “刀皇,仔细说怎么回事?”

    第二梦和明月都茫然看着第二刀皇,第二刀皇眼中垂泪说道:

    “二十年前,我与小冰成亲,因为我苦练刀法,对家照顾不多,小冰怀有孩子还得忙活,后来她剩下了我们的第一个女儿......”

    说到此他苦笑着对第二梦摇了摇头接着说道:

    “我们的女儿叫第二月,有一天小冰将女儿放在床头到外面做事,可忙完回家一瞧月儿却不在了,小冰痛苦了几年后来有了梦儿她才好一些,可我练刀发狂却又害了小冰。

    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告诉梦儿她还有个失踪了的姐姐,上苍可怜,居然又让我遇到了月儿,这真是太好了。”

    明月听得犯傻,她看着第二刀皇说道:

    “你说我是你女儿?我是明月,明家的后代,怎么是你女儿了?”

    唐铨插嘴道:

    “明月姑娘,唐某冒昧问一下,你那个姥姥对你如何?别的姥姥对待自己孙女如何?你感觉她是亲姥姥么?若有怀疑,你不如让刀皇与第二梦随你去问一下。”

    明月回头看着已经蹒跚下山的明老太,她脸色发白身上微微颤栗,若第二刀皇说的是真的,明老太就该是她的仇人而不是亲人,只不过拿她当工具使用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