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灼魂记 > 八.流焰傲雪

八.流焰傲雪

作者:我是个死鱼眼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69中文网 www.69zw.com,最快更新灼魂记 !

    “听我的,不要乱说话,也不要做什么,如果需要做什么我会提醒你,但是在那之前一定要安静,我不知道这地方会是什么怪癖。”

    张燎一边带着她走向那片连绵的营帐,那里有着大片的篝火,吱吱的燃烧着,声音很响,这里就能听见,张傲雪看到那里有着很多漆黑的人影在那里走来走去,张傲雪看着那里,不知为何心生恐惧。

    于是她对着张燎说道

    “咱们非得过去吗?”

    张燎正极专注的看着四周,注意着风吹草动,他谨慎到了极点,谁知道这里是不是一个食人族,这里的一切都是出于黑山羊之母的心意,她希望这里是什么,这里就是什么,不关事物原本的秉性,她都能够扭曲。

    “当然可以,如果你觉得它已经走了的话。”

    “它进到里面了?”

    “它那里都能去,只是这里气息太浓厚,它不太好分清辨明,如果在一块白板上摸一点黑,那很容易发现,但在一块灰黑色的板子抹上黑色,那就难了。”

    张燎一边四处望着,一边往里面走。

    “那我们到底安全没有!”张傲雪带有气愤的说道,对于人渣来说没必要客气。

    “当然没有,虽然我们藏在一大片灰黑色里面,但是他肯定会一寸一寸的搜查,甚至不惜烧了这块板子,我太清楚了。”

    说着张燎眉头有些蹙紧的看着面前的营帐,但是他还是决定走了过去。

    张傲雪在他的身后嘀嘀咕咕的说着,可是张燎一直都没有搭理她,她心中更为愤怒,连忙走过去要问他怎么回事。

    “你这畜牲,怎么不回答我?好吗!好吗!我知道,你也讨厌我是吧,你也是觉得我这个人高冷,觉得我没有人情味,觉得我这不好,那不好,你这个混蛋,你也要抛弃我是吧,去死吧,去死吧……”

    嘘——

    张燎转过身用手指点住她的嘴唇,示意她安静,他现在没有功夫去管一个失恋女人的痛苦过往,也没时间精力去安慰她慰籍她,因为面前的这个硬仗正在开一个宴会,那里有很多人,他们正在唱啊、跳啊,这倒不让张燎意外,让张燎感到惊讶,或者说让张燎感到有些不安的是,这里的男人穿着严整,身体都没怎么露出,而且表情面貌都很快乐,而在里面的女人一个个身体暴露,穿的极少,但是她们表情很不快乐,大多数都是苦闷的面容,少数带笑的也只是强撑苦笑,显然她们不能连同男人一起寻欢作乐,只能端着盘子,伺候着里面的男人。

    张燎知道这个地方是怎么回事了,身后这个女人自尊心强的要死,要是进去了估计又是少不了炸毛,但是现在周围的确没有什么地方人烟了,他必须在这个聚落暂时休息,必须隐逸在这里休息。

    张燎放下悠悠,然后捂着张傲雪的脸,张傲雪立刻就炸毛了,但是张燎力气极大,嘟着她的嘴,趁她还没反应过来,他严肃的说道

    “等下你什么话都不要说,什么也不做,我知道对于现在你的来说这很困难,你绝对不想听从一个色狼人渣的话,但是如果你想活命的话,你就听我的,当然,如果你不配合,那我迫不得已也只能抛弃你。”

    “你什么意思,我们就是进去休息一会儿,你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这个婊子该乖乖听话。”悠悠冷冷的看着张傲雪说道

    张傲雪听了这话猛地一噎,这个黄毛丫头想要大闹天宫,反了!

    张燎知道这的确不好,毕竟悠悠可是一个小女孩,张傲雪有她的沉痛的过往,以及银苹果的效用,总之这个那个乱七八糟的理由,但是张燎觉得好爽,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但是心里就是爽的不行。

    他一路上被毒舌的恨不得再也不跟张傲雪处于二十米以内,要不是看在她不是个坏人,能够为了周止敢冒着这么大生命危险,他说不定早就没影了,你这个不知感恩碧池母猪,我真是他妈的受够了。

    蒙受指责也就算了,蒙受这种不存在的责难,他招谁惹谁了,他好好的日子不过,来这个地方救人,现在把自己孩子跟自己的小命都压在了上面,还要被人毒舌,他真是受够了,他知道这是果子的功效,但是他知道这只是果子加大了效用,他确实是感到愤怒的,就连他都这么愤怒,要是换成常人,这股愤怒被果子加强,怕不是已经要见血了。

    张燎思来想去,压抑自己的愤怒,告诉自己要理解她,理解她,愤怒是应该的,但是为此恨不得愤怒的想要杀人就不行了,抑制住这股狂暴的愤怒,张燎念头转瞬思虑许多,趁着悠悠话刚说完,赶紧就扯着要发飙的张傲雪与一脸冷淡愤然的悠悠走向营落。

    “你记住,记住了,我亲爱的傲雪女士,你一定要安静明白吗?为了救周止,为了救她,你就稍稍的委屈一下,好吗?”

    “你!”周止看着对她急促说着的张燎,心里一边是对他的是人渣的愤怒,一边是一种说不出的感情,她觉得他对她好像是挺好的……他一直说的话都挺有道理的,为了救我还冒着生命危险,人渣不会为了别人冒生命危险拯救,张燎冒着生命危险想要拯救她,所以张燎不是人渣?

    狗屁马屁人屁!总之一窍不通,他就是个人渣!畜牲!你要坚定你的信念!不要被迷惑了张傲雪!

    “哼!婊子母猪!”悠悠心里冷笑着说道,她一定想要故意这样来吸引张燎的注意力,她的男人这么好,这么优秀.吸引那些骚鸡是必然的,只是无用无用!张燎只是她一个人的!

    张燎看着面色变幻的两人,心中大概了然是怎么一回事,悠悠自然不必多提,他心里敞亮敞亮的,只是周止,他摸不清是在抑制自己的愤怒,还是理性与感觉发生了冲突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张燎他摇了摇头,带着她俩走进这个宴会,那里的男人看到张燎,并不惊讶,还有一个高大的带着三根羽毛的男人走到他的身边同他交流了起来,他对着张燎说道

    “哈,我亲爱的朋友,欢迎来到我们的部落,现在正是我们每个月庆祝黑山羊之母的日子,如果不介意的可否愿意携带着你的女奴一起来欢庆?”

    张燎看着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他礼貌的笑了笑,表达了自己的善意,然后轻松的说道

    “当然,不如说您的邀请正是我所希望的,谢谢你的热情,我是张燎。”

    “你叫我曼就行了,燎,来,进来做,尽情的吃喝吧,带上的你的女奴……”

    “你再说一遍?”张傲雪眼神阴冷的看着曼,似乎想要生吞活剥了他。

    “燎,你的女奴好像不听话啊?是没有调教过吗?我们部族里有专门……”

    曼疑惑不解的看着张燎,这也太不礼貌了,主人在那说话,女奴居然如此对他无礼,那眼神是什么意思嘛?

    “她不是我的女奴?”张燎这么回答道,好像很疑惑,感到很诡异一样。

    张燎听了张傲雪这话反手就是一巴掌打了过去,伴随着啪的一声,响亮清脆的一声,张傲雪被打的一个踉跄,头晕目眩,一个站不住爬到在地上,她眼角含泪,看向张燎,话只说出一个带着愤恨的你字,张燎就反手又是一巴掌,这一巴掌打的又快又凶猛,打的曼看的直抽冷气,这也太心狠手辣吧,张燎这两掌打的太给劲了。

    “你想说什么,雪奴?”

    张燎说完就冷冷的,用着那种冰冷、压抑的眼神看了张傲雪一眼,然后就带着与那个叫曼的男人一副和善的微笑攀谈起来,聊天聊地,聊东聊北,总之什么能凑热乎,什么能保持他俩的沟通不断他就说什么。

    这种闲话的交流里面的意义重要的保持沟通,往往不是里面的内容具有意义。

    张傲雪颤栗着,她好害怕,那是什么眼神啊,毫无温度,毫无感情的目光,那种冰冷的眼神,好像在看一具尸体,而她就是躺在解刨台上一动不动的尸体,好冷,好可怕,他是谁,她突然不认识这个男人了,他现在确实的是个恶魔了,原本她还能从他身体上感到温暖的火焰的现在只让她恐惧。

    “跟上来。”张燎回过头冰冷的望了她一眼,她又不禁抖了一下,但是没敢动,只是浑身颤栗,微微的抖着,旁边的曼看着这个女人,心中暗自佩服这位老兄驭奴有房,铁血真汉子,超级纯爷们,钢铁之男。

    张燎看着在那颤栗的张傲雪,看到她在那颤栗着不动,好像脸色更难看了,好像下一秒就要火山爆发一样,他一步一步走进张傲雪,接近张傲雪,张傲雪想逃,恶魔化的张燎没能控制好他的气势,让她害怕过头了。

    “听话,我的女王,我怎么会这样对你呢,如果你想被它找到的话。”

    张燎刻意用女王一词,将自己的身份置于下面,这不是心机,或者是什么其他意思,只有女王的仆人才会称呼女王,他心里有些歉意,那是无意识的,也是有意识的,他不希望压制谁,控制谁。

    “真真……真的吗。”张傲雪声音抖动的说着,她真的是害怕极了,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啊,她好像是个孤舟,飘荡在冰雪交加的海上,没有一丝光亮,没有一丝温暖。

    “安静。”随后张燎就不在说话,一副和善的笑容,那种爽朗亲切的微笑,让曼对这个观念相同的男人很有好感,便邀请他来参加宴会,并且吩咐人给张燎置办房间,此刻这个地方正在举办宴会,张燎带着张傲雪与悠悠来去吃酒宴,张燎跟所有人都开怀的笑着。

    到了晚上,张傲雪与悠悠住在营帐里,她此刻并不好受,长时间的奔波使她颇为疲累,而且很糟的是,她饿了,她在这个颇为豪华的营帐里搜来找去,就是找不到半点吃的喝的,她现在又饿又渴,又泪又怕,生怕自己睡着了被张燎干了什么事,万一他真的在这居住下了,那她岂不是就完蛋了,一辈子当个奴隶?

    张傲雪想到这里心中不禁更加害怕,她心里盘算着逃跑算了,可是现在她虽然是个魔法师,挺厉害的,但是外面那些人好像也都很强,张傲雪就这样胡思乱想,也没什么主意办法,于是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真要走到最后一步那不大不了一死了之,免得受辱。

    张傲雪看着旁边安静坐在那里,脱掉鞋子袜子,准备上床睡觉的悠悠,就出声问道

    “悠悠,你不害怕吗?”

    “害怕?”

    悠悠听了这话先是迷惘的抬起头,看了蜷缩在那得张傲雪一眼,然后摇了摇头,说道

    “害怕什么?”

    “真是辛苦你了,跟这个大坏蛋在一起。”

    “张燎很好的,他真的很好的,嗯,张燎最好了。”

    悠悠说完就把被子往身上一裹,准备睡觉,张傲雪看了气不打一处来,但是她嘀嘀咕咕说的一些话悠悠既没心思搭理她,也听不清了。

    她心里只想着张燎……想着他什么时候回来……

    “好兄弟!真是好兄弟!我曼怎么现在才跟燎兄见面呢,别看燎兄是个恶魔,但是他的学识与观念真是令人欣赏。”

    张傲雪听到外面有两个醉乎乎的声音在说着什么,两个醉汉在那勾肩搭背的说着胡话,很快她就听到声音在帐门前发出,而且极近,只有一点距离。

    “曼兄!男人!才是这个部落的顶梁柱,就应该是这样!那些女人居然想要跟你们分家!还居然叛变出去!说女人跟男人地位相同!更可恨的是!居然还有人说女人比男人更高贵!还有奴役男人!真是可恨~恨呐!”

    “没错……没错……”

    张傲雪听着外面悉悉索索的声音,联想到张燎刚带她来的时候那个眼神,她大惊失色,心中想到张燎可能要留在这里,让她跟悠悠在这里当他的奴隶,她宁死也不要成为奴隶,于是张傲雪眼睛发红,脸色狰狞,悄悄凝聚出暗影剑,准备在张燎进来的一瞬间就杀掉他,然后试着带悠悠逃跑,实在逃不掉就死了算了。

    张傲雪躲在营帐门帘的一侧,闭气屏息,手掌握紧由暗影凝聚而成的刀刃,时刻准备张燎进来的一瞬间,一击毙命,然后在带着悠悠杀出去。

    “慢走慢走!”

    那个温和又豪迈的声音说完这句话,就不在发声,只有一个酒鬼哼哧哼哧离开的声响,和一个呼吸均匀平和的男人。

    张燎拉开帐子,一像是捏死一只苍蝇一样,那般轻松惬意,一把抓住刺向他喉咙的影刃,然后手中巧劲一施,让偷袭者不禁吃痛低哼一声,但是张燎发现,自己的头上有一阵微风,随后张燎不得不赶紧翻转腾挪,离开了所站的区域,连同他手上的木盒都掉在了地上,里面冒着热气的食物洒了一地。

    张燎看着在那一副你要杀要剐随便你的张傲雪,他无奈的摸了摸头,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只是他一点也不像是个酒鬼,相反还异常的正常。

    张燎看着地上还冒着热气的饭菜,该说什么呢,要不摆个司马脸怎么样,或者扯出一副高深莫测的微笑,那种经典的反派微笑,实际上杀气盎然?

    张燎没什么表情,也不把脸僵住,也不乐呵,只是像平常一样。

    他蹲下来,把第二层饭盒的米饭拿起来,并且用勺子把地上确定是干净的盛进碗里,那些已经脏的扫到一边,随后他拿出一个碗,分好饭以后,把悠悠叫醒吃饭,然后他跟张傲雪说让她跟悠悠睡在一起以后,就拿出一个地铺侧着身子睡了,然后接下来屋里发生的一切就跟他不搭噶了,除了悠悠想跟他睡在一起被赶走以外,就没什么了。

    除了张傲雪躺在床上看着张燎,一直看着。

    “悠悠,悠悠,你不害怕吗?”

    随后张燎就带着张傲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