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我从凡间来 > 一百九十七章 交朋友

一百九十七章 交朋友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高冠青年笑道,“出了那么大的事,我岂能不来,没想到,没想到,我家萱儿有如此造化,愧煞宣家多少男儿。”

    宣冷艳立时明白高冠青年所指何事,暗叹,消息传播之快。

    她不是贪功之人,何况当真至亲。

    她才起了个头,便被高冠青年打断,“无须多言,是你的,已然是你的了,谁也夺不走,走吧,族老们还在等你呢。”

    说着,大手轻轻在宣冷艳肩头一搭,身影化虹,直射天际。

    “九叔,我朋友还在。”

    宣冷艳陡然想起,他这一走,许易怕是危险了。

    “无妨,你那小徒弟,鬼心眼很多,不是短命的,何况,这点关卡都过不去,他也不配做你徒弟。”

    高冠青年回了一句,虹影加速,呼呼飓风,直灌入口,宣冷艳再说不得话。

    她心中陡然浮起一个念头:也许在族老们心中,死掉的徒弟,才是好徒弟吧。

    念头到此,她忽然心里头有些发慌,脑海中浮现起的,尽是那劣徒的形象,可恶者居多,却又莫名的亲切。

    “九……”

    宣冷艳竭力厮喊,话才出口,意识便模糊了。

    ………………

    宣冷艳才被带走,许易便知道要坏。

    他下意识地便想脱了衣衫,焚烧干净,潜入海中,远遁离开。

    此念才浮起,便被他按下了,若不出意外,这个仙殿世界,也是一方独立世界。

    光靠人力,不借助阵法,只怕无法脱出。

    念头至此,许易奔下崖去。

    …………

    “该死,该死,宣婊可恶!”

    砰地一声,苏行春将一对珍贵的多宝梅瓶,砸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小姐何必和这等贱婢置气,那贱婢不过靠着些狐媚术惑人,根本不值一提。”

    一旁的中年美妇温声规劝道。

    苏行春猛地转过头来,“给我查,给我查那夷陵公子,到底是哪里的小鬼。”

    “遵命!”

    中年美妇躬身领命,才打开门来,一个身影闯了进来,一名俏婢在后急追,“说了,你不能进去,小姐,这人……”

    那道身影根本不理睬俏婢的追赶,和中年美妇的拦阻,一晃身,踏进房来,“苏小姐,我不想在这里待了,借你的传送阵一用,我要回去了。”

    大言不惭的家伙,不是许易,又是何人。

    苏行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怔怔盯着许易,似乎怀疑这家伙走错门了。

    自己和他有那么熟么,正恨不得活撕了这混蛋,他怎么就好意思跑过来,找自己要传送阵。

    许易倨傲着一张脸道,“不会区区的传送阵费用,苏小姐都舍不得吧,行,我自掏腰包,你说吧,要多少资费。”

    苏行春这才回过神来,哈哈一笑,“怎么,夷陵兄不是某人的护花使者么,花儿还在这儿,你这护花使者急什么。”

    许易怒气冲冲道,“宣老九太不是人,二话不说把宣美人带走了,还指名道姓,要老子小心点,说不看我叔父面子,必要老子好看。我去他个乌龟王八蛋,若没老子鼎力支持,宣美人能那么顺利获得紫质徽章,这些狗屁大人物,最好过河拆桥,下回说什么,老子也不沾她了。”

    “姓苏的,你说吧,这个传送阵,你借是不借,若是不借,老子立时就走,绝不留笑话给你。”

    苏行春俏面乍暖,凑到许易近前,把住他手臂道,“现在你知道那位萱姐姐是怎么一回事儿了吧,要交朋友,还得交我这样的。不瞒夷陵兄,今日我才知世上竟有夷陵兄这样的俊杰,纵使陶景圣,和夷陵兄一比,也立时落在下风,小妹万分佩服,交夷陵兄这个朋友如何。”

    许易倨傲十足地道,“算你识相,不过,要交朋友可以,但某绝不受人威胁,传送阵你若借我,我现在就走,若不借我,我现在也走,要交朋友,看缘分就是。”

    苏行春眉眼一眨,“吴妈,立刻给夷陵公子安排传送阵,我亲自送夷陵兄过去。”

    中年美妇躬身应了,退了下去,许易随后便行,苏行春怔了怔,急忙跟上,心中暗喜,“这混账看来是被宣婊气得不轻,这混账的叔父能被宣九这眼高于顶的家伙看中,必定也是非凡之人。他说宣婊的紫质徽章的得来,和他大有相关,对了,一定是这样,我拿出六篇定文时,宣婊何其茫然,那紫质徽章分明是这夷陵公子送到宣婊手中的。”

    “啊呀,这夷陵蠢货为了宣婊,还真下血本啊。一枚紫质徽章啊,该死该死,宣婊凭什么……”

    苏行春从暗喜,到万千碎念,心中不平已极。

    另一方面,却对这夷陵公子重视到了极点,苦思冥想着到底要用什么办法,才能获得夷陵公子的稍稍好感,争取让他彻底恶了宣婊,说不定还能将这家伙争取到自己这边来。

    一路上,心念万千,又怕表现太过刻意,以至于苏行春根本就没和许易说上几句话。

    苏行春亲自下令,传送阵布置得极快,很快,阵法催动,许易报了目的地,取出两界珠攥在手心里,流光一闪,许易消失不见。

    苏行春向许易送别的手,还未收回,一道身影撞了过来。

    苏行春顿时冷了脸,“冯三,你慌不择路地瞎乱撞个什么,这里是你来的地方?”

    “许易了,许易了!”

    那人跳脚急喝,正是先前跟陶景圣最紧的一位贵公子。

    苏行春俏脸含煞,怒道,“疯了?撒癔症?什么许易,哪里有许易,你跟我这儿嚷什么!”

    “夷陵公子,夷陵公子就是许易,他就是许易,不是,不是,那是假夷陵公子,许易是宣萱的徒弟,金丹南院的学员,咱们全被骗了!”

    冯三声嘶力竭地喊道。

    他正是奉陶景圣之命而来。

    自打和宣冷艳分开,陶景圣立时开动全部力量,来调查许易的下落。

    许易并未乔装矫饰,陶景圣一发动力量,没用多久,便查到了许易的真实身份,立时明白许易是宣冷艳找来的托。

    若单单是一个托,也就罢了,不过小丑一般的人物,何必介怀。

    关键是,就是这么个小丑,让他陶某人丢了老大的面子,此仇岂能不报。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