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44章 屈辱
    “我跟我的小颖儿聊聊天,不可以吗?你们算什么东西,让开!”冷玉良粗鲁的推开她们。

    “冷少爷,小姐她还小……”

    一个侍女刚要开口,迎面换来冷玉良一巴掌。“本公子让你说话了?”

    其他舞女正要反抗,院子里外的青云宗弟子们全部走了过来:“想造反?不为自己想想,为矿场里面的奴役们想想。”

    一句话抓住了她们的命门,纷纷低些了头,眼眶泛红。

    秦家本就欠雷霆古城民众的债,她们实在不忍心因为无端的小事让人们受到更多的苦。

    秦命冒险潜进了庄园,默默的看着,双手死死攥紧,压制着悲愤。

    图卫从没跟他说过秦家人是在庄园里当仆役,还承受着这种屈辱!

    妹妹更没跟他说过,她是在这里当侍女!

    这个所谓的小少爷,根本就是青云宗的一个亲传弟子而已,是青云宗刚刚调来的那个阴狠长老冷执白的孙子。天赋有限,实力不强,在青云宗里算不得什么,却跟着冷执白跑到这里作威作福了。

    “让开!”冷玉良不屑的哼笑。

    女子们都没动,还是秦颖自己推开她们走了过来:“让她们都回去休息,我留下。”

    “小姐。”她们抓住秦颖的手,连连摇头。

    “他不敢把我怎么样,你们都累了,回去吧。”

    “来人,把她们都带下去。”冷玉良倒退着回到软榻上,懒散的躺下。“小颖儿,来给爷锤锤腿。”

    秦颖把秦家的女子们都劝退,自己留下。

    “没听见?过来给爷锤锤腿。”冷玉良舒舒服服的躺在软榻上。

    秦颖忍着屈辱,走走停停的过来。

    “先给我倒杯酒。”冷玉良把酒壶递过去。

    秦颖正要伸手拿,冷玉良一把抓向她的手。

    “你干什么!”秦颖触电般抽回来,玉瓷酒壶啪的跌碎。

    冷玉良挑眉看了看她,碰碰地上碎片,随手捡起一块:“你知道这个酒壶多少钱?起码值十个中品灵石。”

    “胡说!”

    “我说值多少价就多少价。赔不赔?不赔的话……”

    “你又想怎么样。”

    “老规矩,从今天起,五个矿区每天加工一个时辰,持续三十天。”

    “我赔!”秦颖眼里含泪。

    “赔?呵呵,你赔得起吗?你们秦家全年工薪加起来都抵不上一块中品灵石,你怎么赔。”冷玉良伸手又要去抓秦颖的手。

    “滚开!你个混蛋!”秦颖慌忙后退。

    “我就是混蛋,嘿嘿,你能把我怎么样?十个中品灵石,赔得起吗。”

    “能!”

    “能?哪来的灵石,难道你们秦家私藏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

    冷玉良慢慢撑起身子。“我想怎么样,你还不清楚?”

    “你别过来。”

    “放心吧,我现在还不吃你,再养两年就好了,来,先让我抱抱。”

    秦命在远处实在看不下去了,提气就要冲过去。

    庄园前门突然传来声巨响,一群人浩浩荡荡的直奔这里的小院。

    “少爷!图卫带人冲进来了。”一位青云宗弟子急匆匆过来汇报。

    “来的倒是挺快。”冷玉良不急不忙的躺回软榻上。他调戏秦颖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都被图卫救场,早就习惯了。

    图卫带着护卫队气势汹汹冲进来,后面紧跟着刚刚离开的秦家侍女们,都很着急。冷玉良隔三差五调戏秦颖,每次都选在深夜里,可秦颖才十三岁啊,这个畜生。

    “卫叔叔。”秦颖扑到图卫怀里。

    “没事!没事了!小姐不怕,有我。”图卫护住秦颖,眼睛里像是要喷出火来,万一秦颖有个三长两短,他自杀也对不起秦家人。

    “图卫队长,怎么来这里?最近矿场周围都不太安定,你应该巡逻守护才对。”冷玉良不怕图卫,因为他根本不敢把自己怎么样。

    “我在哪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我警告你,别再惹秦家的女人。”

    “怎么,秦家女人都成你图卫的了?不怕你主子从坟墓里爬出来……”

    冷玉良还没说完,图卫一步跨出去,狂暴的气场如同飓风一般横扫庭院,面前的桌案连带着冷玉良和他的软榻全部被掀飞出去。

    “你想造反?”冷玉良爬起来怒斥图卫。

    院子外面的青云宗弟子全部冲进来,对峙着护卫队。

    “来啊,特么的,老子早就受够了。”一众秦家护卫像是发疯的狼,眼睛都泛红。

    青云宗弟子们没再向前,但也没后退。

    图卫喝斥冷玉良:“给我老实点,再敢骚扰秦颖,我拧下你脑袋!”

    “你倒是来啊,我就站在你面前,你有本事现在就拧下来?一个秦家的走狗,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我呸。”冷玉良借着酒劲嗤笑图卫。

    “卫叔叔,别这样,我们忍忍就过去了。”秦颖拉住图卫的胳膊。

    “自己小心点。”图卫指点冷玉良,带着队伍要离开。他如果没这点耐性,早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他很清楚冷执白把这个纨绔孙子带过来的目的,就是凌辱秦家人,制造麻烦。

    “先别走。”冷玉良板正软榻,四仰八叉的坐在上面,他指指破碎的酒壶:“这酒壶是我从青云宗带来的,很珍贵,起码值十个中品灵石,说说,怎么赔?”

    “别欺人太甚。”护卫队的人实在看不惯这混蛋。

    冷玉良仰着头,给他们一个你能把我怎么样的表情。

    “谁打碎的?”图卫冷漠。

    “当然是你家小姐了。”

    “谁看见了?”

    “我看见了,不行吗?”

    “不行。”图卫护着秦颖离开,护卫队们满眼怒火,可都不敢发泄。他们已经吃过很多亏了,每次护卫队冲动,代价就是由二十多万民众承担。渐渐地,他们宁愿自己受委屈也不敢再招惹这些青云宗的人。只要青云宗不是做的太过分,忍忍就过去了。

    “我可能要在这里住个三五年,咱们慢慢玩哈。”冷玉良故意高声喊道。

    图卫护着秦颖她们回到小院,等待的姨妈和亲人们赶忙迎出来。

    姨妈抱着秦颖,轻轻安慰。

    其他女子也都相互安慰几句,默默走向自己的房间。没有哭泣,没有悲伤,她们更多的是麻木和无奈。

    明天早晨还要做工,每次都是天不亮就要起床,要抓紧时间休息。

    “谁在那!出来!”图卫突然察觉到墙角的黑影里站着个人,他冷眼如刀,满身的杀气。

    有人?外面的护卫队呼啦全冲进来,院子里的女人们紧张的聚在一起。

    “出来!”图卫冷叱。

    黑影里,秦命擦去眼角的朦胧,慢慢走了出来。

    “什么人,谁让你闯进来的?” 护卫队员们拔剑围上去。又是青云宗的人?今晚没完了吗!

    “等等!”图卫忽然制止,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少爷?你……你怎么在这?”

    “少爷?”众人齐齐看向图卫。

    “哥哥!”秦颖吃惊的捂住小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秦命明明已经擦去了眼角泪痕,可是嘴角忍不住的颤动,眼泪还是滚出眼角,他强作欢笑:“我回来了。”

    “少爷,真的是你。”图卫惊醒,急声低喝:“给我围住院子,不允许任何外人靠近!”

    护卫队员们都怔怔的看着秦命,直到图卫第二次喝令,他们才急慌慌的走出去。少爷?少爷回来了!少爷怎么回来了!

    “命儿?”姨妈颤颤的呼唤,不敢相认。

    “哥哥!”秦颖惊喜的扑向秦命,泪如雨下,用力的抱紧,生怕这是在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