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46章 斩杀
    “一件特殊的宝物?”秦命曾经想过很多原因,也想到过这个,可是什么样的宝物会带来如此严重的后果。

    “城主大人不是那种为了宝贝而不顾雷霆古城生死的人,我怀疑……他们真的可能遇难了。”

    秦命神色黯淡:“我会查清楚。”

    “大长老在青云宗一人之下,地位很高。他如果真要决心处理你,你可能会很危险。少爷,我真不希望你继续留在青云宗。”

    “青云宗有三十位长老,不是他大长老一人说了算。他打压我,可以,他想杀死我,其他长老不会让他如愿。给我段时间,我会向青云宗所有长老证明我的潜力,我相信总归会有人站出来。”

    秦命现在更坚定着参加八宗茶会的决心,不仅要参加,还要拼尽全力取得名次。

    “卫叔叔,答应我件事,好吗?”

    “少爷你说。”

    “无论如何,保护好我的亲人,保护好这里的城民。最多半年,我会带着赦免的印书回来,到时候……我们……一起回家。”秦命目光里透着坚定,一番轻语更像是誓言。

    “半年?”

    “半年!我一定回来。”

    “少爷,听我一句劝,走吧,真的……”

    “答应我!”

    图卫轻叹,点头保证:“少爷放心,我会保护好这里所有人,昨晚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冷执白长老现在在哪?”

    “在第三矿区,那里出了点情况,这一两天里回不来。”

    “我要回去了,临走前,我亲手处理冷玉良。你们给自己做好不在场的证据,别事后被牵连。”

    秦命回到小院的时候,天刚刚蒙蒙亮,所有人都已经去了庄园忙工,她们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不想让人怀疑。

    庄园里,冷玉良昨晚喝得烂醉,直到中午才晃晃悠悠起来。

    他刚起床,竟然看到秦颖在房间里打扫清理。“小颖儿,今天怎么自己就进来了,不怕我吃了你?嘿嘿。”

    “你会善待我的亲人吗?”秦颖忽然抬头问了句。

    冷玉良迷糊了会儿,慢慢清醒了。“那得看你怎么做了。”

    “十个中品灵石还用赔吗?”

    “你觉着呢?”冷玉良眼珠一转,心里一热。

    “傍晚,庄园以西十里外的后山,自己一个人来,我不希望任何人看到,事后你也绝不能再难为我的亲人。”秦颖留下句话,快步离开房间。

    啊哈?冷玉良乐了!什么意思?小丫头终于开窍了?

    看来他这些天的威胁奏效了,小丫头撑不住了。

    冷玉良赶紧起床,到浴房里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换了个件干净衣服。不过他胆小,偷偷带了两位青云宗弟子,小心的避开其护卫,往十里外的后山溜去。

    道路很崎岖,等他到后山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他安排两位护卫留在山脚下,散开藏起来,自己兴奋的走进了树林深处。

    “小颖儿?”

    “本公子来了,在哪呢?”

    “别害羞嘛,我就跟你聊聊人生,谈谈理想。”

    冷玉良在树林里溜达,贼兮兮的找着秦颖,不急不躁,很享受这种刺激感。

    可突然间,身后的某个地方传来声闷响,伴着声惨叫,在茂盛的林地里幽幽回荡。

    “谁?”冷玉良立刻警惕,望着声音方向,那个方向像是一个弟子藏身的地方。

    紧接着,另外方位传来声声闷响,像是发生了激烈的打斗,不一会儿,声音又没了。

    冷玉良心里一惊,该不会是陷阱吧,他高声呼唤两位弟子的名字,结果久久没有回应。

    “贱人!敢耍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冷玉良慌忙逃走,可前面密林里突然闪过道黑影,嗖的消失了,速度奇快,一闪而逝。

    “可恶!谁?是谁!滚出来!”

    “别鬼鬼祟祟。”

    “是不是图卫?”

    “出来,你特么敢杀我吗?我爷爷是冷执白,是青云宗的长老,我亲爷爷!”

    “这方圆上千公里,还没有谁敢招惹青云宗的。”

    “出来!出来啊。”

    冷玉良紧张的喘着粗气,下意识要拔剑,可这才发现他的宝剑留在房间里了,没带过来。他越喊越紧张,越喊越害怕,自己吓着自己了。

    “别喊了,这里没人。”一道声音突然从后面传出来。

    “谁!”冷玉良豁然转头,看着林地里走出来的少年。“你是谁?”

    “秦家人。”

    “我没见过你。”冷玉良刚说完,忽然感觉这人有点熟悉。

    “我见过你。”秦命提着剑,走向冷玉良。

    “你见过我就知道我是谁,我警告你,千万别乱来。”冷玉良故意把声音喊高。

    “别乱叫了,你的同伴已经死了。”秦命一步步走近冷玉良,没有停下的意思,迫的冷玉良一个劲后退。

    “你到底想干什么。”

    “要你的狗命。”

    “等等,你很面熟,我们好像在哪见过。你是……你是那个罪民,秦命!你怎么会在这里。”冷玉良记起来了,前几天还听说他在演武场上废了穆子修。

    “你猜?”

    “你偷跑出来的?你好大的狗胆……”冷玉良赶忙闭嘴,生怕惹怒了这个疯子。

    秦命忽然轻笑:“害怕吗?”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想怎么样,我也可以帮你。”冷玉良一见秦命露出笑脸,知道有缓和余地,这疯子应该不敢杀自己,后果太严重了,他承受不起。

    “我想要……”

    “要什么,你倒是说啊。”

    “要你的狗命。”秦命突然冲向冷玉良。

    “别过来,别过来,啊……”

    惊恐的惨叫回荡密林,夜幕下格外凄厉。

    山林附近没有人来往,连个巡逻队都没有,早已经被图卫调到其他地方。

    深夜里。

    秦命站在远山,望着夜晚逐渐安静的浩瀚矿区,双眼朦胧,手指扎进了手心,鲜血淋漓。“半年!再等我半年!我一定会回来,一定……一定……”

    矿区的小院里,秦颖、李灵黛等亲人们,站在黑暗里望着秦命离开的方向,他们捧着双手,默默的祈祷,好好活着。

    秦命离开后的第三天,庄园才确认冷玉良失踪。

    冷执白从矿场赶回来,亲自调查,结果一无所获,不仅冷玉良失踪了,两位青云宗弟子也失踪了。奇怪的是庄园里其他青云宗弟子都不知道他们去哪了,甚至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离开的。

    他们找遍了庄园所有角落,都没有发现冷玉良的踪影,就好像凭空消失了。

    冷执白严重怀疑图卫他们害了冷玉良,可最近两天里,图卫等人多数都在矿区巡逻,留下来的人都没有个超过灵武六重天的,不可能害了冷玉良,更不可能不声不响的让冷玉良从戒备森严的庄园里消失。

    冷执白扩大搜索范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直到两天后,他们在矿区外面的林地里发现了冷玉良的尸体。

    从现场情况来看,很像是被佣兵劫杀了,又被灵妖给啃了,惨不忍睹。

    可是冷执白不相信事情这么简单,他很了解自己的孙子,胆小怕事,不可能无缘无故跑出矿区,跑到深山老林里,找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