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58章 合作
    “远古众王之力?”秦命有兴趣了,消失的古国?封存万年的遗秘?

    “我能开启它,帮你得到众王传承。”

    秦命稍稍冷静,压下心里的火热,这秘密太大了:“为什么要给我,就因为我能带你回族?”

    “你变得越强,成长越快,回去的期限越短,我……可能坚持不了几年了……”残魂弱弱轻语,声音消散在丹田气海。

    秦命相信吗?不信!但守望海岸的事情可能是真实的,就怕残魂不怀好意。

    去不去?可以考虑过去,但绝不是现在。

    以秦命灵武七重天的境界,在青云宗附近还能活动活动,到了外面凶险的世界太弱了,更别说那种充满诱惑的神奇秘境。一旦陷入困境,真有可能被孤魂操控。

    秦命正在默默考虑着,忽然注意到铁门那里站着个人,白衣飘飘,冷气弥漫,在月光下唯美动人:“凌雪师姐?深更半夜的,你不怕人误会?”

    凌雪站在阴影里,面纱后的容颜娇美绝丽,姿容倾国,修长的身段即便是被长裙盖住,也掩不住完美的轮廓。“紫玉灵参在哪?”

    “没了。”秦命稍稍戒备,她该不会是来找自己算账的吧?

    “五颗紫玉灵参堪比极品灵果,你降不住它们?除非有谁在帮你。”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秦命暗暗琢磨,这话里有话?

    “吃了紫玉灵参才可能催动你晋入七重天,你又驾驭不住紫玉灵参的效力,是谁在帮你?”

    秦命无语,怎么谁都能看出我境界提升了?“你在怀疑什么?”

    凌雪直言逼问:“药山乾坤阵里封存的残魂是不是在你身体里?”

    这一刻,秦命明显感受到丹田气海里,有双眼睛幽幽睁开。

    “我是碰过那石头,可不代表跟我有关系,更不知道残魂去哪了,这事你应该问你们药山长老。”秦命没有犹豫的否定。

    “秦命,你其实可以相信我。”

    “当然。我相信师姐,我相信药山,相信伟大的青云宗。”秦命嗤了声。

    凌雪看着秦命,不再说话了。

    秦命摊摊手:“师姐还有事?”

    “如果你感觉身体有异,到药山找我,它比你想象的危险,更不要跟它达成协议,你驾驭不住它。”凌雪扔给秦命个玉牌,上面刻着娟秀的小字’雪’。

    秦命接住玉牌,入手清凉柔滑:“谢了,我会记住。”

    “山洞里的事情就当没发生,如果我听到任何传言,决不轻饶!”凌雪语气稍冷,离开了仓库。

    “放心,我什么都没看到。”

    凌雪脚步突然停止,回头冷冷扫他一眼。

    秦命立刻闭嘴,说错话了。

    凌雪离开后,丹田气海里的那双眼睛才慢慢闭上,没再说什么。

    秦命仰靠在老树下,看着星空发呆。

    “众王之力!”

    “消失的古国!”

    这个诱惑再次出现,却被秦命压下。他现在最迫切的愿望是拯救亲人,拯救那二十多万受苦受难的城民,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八宗茶会!

    “我怎么才能参加!”

    “怎么争取名额!”

    “谁能……帮我……”

    玥晴和慕白长老只能是尽量的帮忙,不能百分百确定,秦命必须自己再想个办法。

    第二天,秦命接了送货清单,扛着石缸到处送货,在第九演武场找到了呼延卓卓。

    这个超大号肉丸子一身的喜相,笑眯眯的看着演武场上的精彩演练,重点关注着几个年轻弟子。

    他手里有个皮本,里面条理清晰的记录着三百多个名字,都是他看重的有潜质的弟子。但他不会看好谁就直接拿下,他会按自己的流程来,先私下交好,争取好感,再默默观察,作好记录,适当的时候出手帮助。

    呼延卓卓不仅是要给家族挑选合适的守护,更是在给自己挑选’班底’。

    所以他看重天赋潜力,更看重的是品行和毅力。

    一般来说,他会仔细观察个三两年再做最终决定,合适的就全力争取,不合适的就当交个朋友。

    “秦公子?”呼延卓卓看到秦命,笑呵呵的打个招呼。“我前些日子正要找你,你参加狩猎大会了。”

    秦命从呼延卓卓身边走过去:“找地方聊聊?”

    “当然当然。”呼延卓卓正准备找秦命谈呢,当天演武场击败穆子修,接着又在狩猎大会上活着回来,秦命给他种鹰隼展翅一般的势头,让他更感兴趣了。

    秦命扛着石缸离开演武场,走到山底的树林里。

    呼延卓卓带着他的几个根本笑呵呵的走进来,跟班们很懂事的留在外面,替他们把风。

    “你天天在各个演武场转,是在物色目标?不怕青云宗找你麻烦?”秦命放下石缸,看着走来的呼延卓卓。

    “哪里的话,我这人喜欢交朋友。”呼延卓卓俩眼一眯,咧嘴一笑,脸上找不到五官了。

    秦命仔细打量着他:“你在呼延家族什么地位?”

    呼延卓卓很精明,俩眼睛眯成缝,笑容憨厚喜相:“能说上话。”

    “我有个想法,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秦公子您说,只要是交朋友的事,我都感兴趣。”

    “我正想跟你做个朋友,可以信任的朋友。”秦命从彩依那里打听过了,呼延卓卓身份很特殊,很有可能是呼延家族直系传人,至于具体的地位身份,她不是太清楚,但这个直系的身份对秦命来说足够了。

    “秦公子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呼延卓卓忽然警惕起来,他观察秦命很久了,这位小爷的脾气硬得很,属于那种打不死就能站起来的那种,骨头硬,性格更硬,怎么突然准备‘卖身’了?

    要不是很特别的事情,秦命应该不至于做这种决定。

    “我这个人值得你交吗?”

    “那当然!我的荣幸!”呼延卓卓承认秦命还是很有价值的,尤其是现阶段。

    “我交你这个朋友,你帮我做件事。”秦命言语里的交朋友,其实就是要卖身了。至于卖到什么程度,用什么方式,要看呼延卓卓自己的考量。秦命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玥晴的师父身上,他需要股外力来催动,最佳选择就是呼延卓卓。

    “能为秦公子办事,那是我的荣幸。”呼延卓卓笑呵呵的,客客气气的,可他真实的想法从来不体现在脸上,他待谁都很客气,无论什么时候。

    “帮我争取八宗茶会的名额。”秦命直接挑明。

    呼延卓卓深深看了眼秦命,脸上挂着笑容,眼神却变了:“秦公子,您说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