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0章 演武场
    秦命轻松笑语:“宗主不是在青云主峰为你设了茶会吗?这么快就结束了?”

    “这会儿应该结束了。”少女衣衫飘动,脚步轻盈,来到了秦命身边,坐在了石台上。

    她安静坐着,望着满空繁星,举止秀雅,像是朵盛开的郁金香,郁郁芬芳。

    玥晴,青云宗的骄傲,五大金翎弟子之一。

    也是青云宗无数弟子倾慕的女子。

    她平常都会带着面纱,遮住自己倾世容颜,也很少露出笑容。只有今晚,她摘取了面纱,露出真容,肤若凝脂,眸若秋水,琼鼻挺翘,红唇润泽,贝齿如玉,天之骄女倾城倾国之色如梦似幻,美的让人窒息,宛若九天玄女降临凡尘。

    秦命看着玥晴完美的侧脸,替她高兴:“恭喜你晋入玄武境,高兴吗?”

    玥晴十指轻叩,微抿红唇:“刚突破的时候挺高兴,慢慢心就静了。其实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我们这些武者就像天上的星河,数以亿万,都在努力着闪光。每个以为自己很闪亮的星星,以后总会发现比他更闪亮的那颗。”

    “正因为这样,这个世界才更值得期待,不是吗?”

    玥晴轻柔微笑,仿佛明媚了暗夜,只有在秦命面前,她才会这么的轻松随意:“多谢你送去的那套武法,不然我不可能这么快晋入玄武境。”

    “那套武法对境界要求很高,我给你的只是第一式。你晋入玄武境了,可以练练第二式。”秦命把大衍剑典拿出来。

    “我没有真的修炼第一式,我只是从里面得到了新的感悟。”

    “为什么不修炼?”

    “它抗拒我。”

    “什么?”

    “只是一页薄纸,可字里行间有种古怪的感觉,似乎……在抗拒着我。”

    秦命诧异,抗拒?难道大衍剑典的玄妙不在于那个书卷,而是里面的字词?

    “你从哪得到的?这套武法应该是地级武法,甚至可能更高。”玥晴没有修炼,可仔细的研究过。

    “老爷子给的,他临走前给了我这个。”

    “老爷子去哪了?”

    “我也想知道,不声不响就走了。”秦命耸耸肩。

    “既然是老爷子给你的礼物,它只属于你了。”玥晴把剑典推回秦命:“里面的招式玄妙独特,跟青云宗里的正统剑法都不一样,等你将来练成,可以给我些启发。”

    “好吧。”

    “我刚刚看你在修炼武法?”玥晴其实来了有会儿了,一直在观察着秦命。沸腾的雷电,粗壮的雷蛇,激烈的强光,形成一幅惊艳的画面,她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秦命。

    秦命迟疑了会儿:“我杀了赵敏和乔琛。”

    “前段时间的采药?”玥晴很平静。

    秦命简单说了说森林里发生的事情:“我用侨城的金玟青铜剑,换了一套武法。”

    “金玟青铜剑是药山宝剑之一,如果那几个佣兵到处炫耀,药山很可能顺着追查到你。”

    “不用担心,我就说我捡的。我一身滚刀肉,谁惹都不怕。”

    玥晴轻笑摇头:“想不想知道今天茶会都说了什么?”

    “除了些鼓励的话,还能有什么?”秦命仰躺到石头上。

    “宗主问我要什么礼物,我说解除你仆役身份,提升到上等弟子。”

    “真的?”秦命刚躺下又坐起来。

    “宗主没有答应,也没拒绝,可能要认真考虑。事情牵扯到大长老,宗主需要顾及他的颜面。”

    玥晴努力冲击玄武境就是希望能帮助秦命摆脱仆役身份,今天茶会上宗主问她想要什么,她顺口就说了。可没想到宗主竟然很迟疑,其他长老也都沉默了。当然,惩罚秦命的不是宗主,而是大长老,宗主之所以有迟疑,其他长老之所以沉默,都说明大长老那里还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不肯罢休。

    都已经八年了!八年了啊,你们还不肯放过他吗?

    玥晴不懂,到底什么样的罪过,让你们折磨他八年,奴役雷霆古城八年。

    她本以为自己晋入玄武境就能帮秦命改善,现在看来,并不像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

    第二天上午,秦命像往常那样举着石缸到处送货,催得最急的是第十演武场,需要些粗壮的铁锁链。

    青云宗的十五个演武场都坐落在十五座大山的山顶,每座演武场都有三百多米宽广,用坚硬的精岩铺筑,还有许多的修炼器材,是青云宗弟子们演练切磋的地方。当然了,这种演武场只对上等弟子和亲传弟子开放,中等弟子只能围观,下等弟子没有资格靠近。

    青云宗严格的等级体系体现在方方面面,看起来有很多不近人情,其实是为激励弟子们奋进。想要更多资源更好待遇,用你自己的实力来争取。

    秦命虽然是下等弟子,但因为有着仆役的身份,倒是可以借着送货的机会到各个演武场转悠。

    宽敞的演武场上正有上百位弟子在修炼,火球炸裂,土浪汹涌,锐利的冰针漫天飞舞,还有锐利的剑芒对抗狂野大刀,各种灵力各种武法,打的热火朝天。台下围着数百弟子观战,喝彩声此起彼伏。

    “快点,你特么磨蹭什么。”秦命刚刚来到山顶,迎面传来声怒喝。

    “真着急自己去拿,我只按清单上的顺序送货。”秦命面无表情,甩手扔下石缸,巨响隆隆,立刻惹来大量目光。

    “你还敢顶嘴?”一个高壮的少年阔步走来,指着秦命鼻子怒喝:“认清楚你的身份,你是仆役,职责是送货,不是锻炼,再让我看到你扛着石缸到处乱转,老子给你敲碎了!”

    “管的真宽。”秦命从石缸里掏出臂腕粗的锁链,拖着走向前面的演武场。

    “老子今天心情不好,你特么最好别惹我。”少年一脚踩住锁链,他名叫庞虎,是上等弟子,在青云宗有些名头。他刚刚在演武场上被人虐败,憋着股火呢,看到秦命过来就把火气发泄到他身上了。

    “松开你的脚。”秦命经历过得这类的挑衅太多了,转身冷眼看着他。

    “听说你灵武三重天呢?敢跟上等弟子叫板了?小子,我看你活得不耐烦了!”庞虎气笑了,你这种下等弟子中的下等弟子竟敢对抗我?

    “我一个下等弟子都灵武境了,你一个上等弟子才灵武五重天,丢人吗?”秦命毫不客气的嘲笑,甩开臂膀缠住锁链,猛力一拉,硬是从庞虎脚下把长长的锁链抽出来。

    “哈哈!以前够狂,现在更狂了。你灵武三重天又能怎么样,没有武法,你还是个废物。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看你这辈子就是个受虐的命。”庞虎锵然拔刀,劈向了秦命,刀势迅猛,霍霍生风。

    “庞虎,你过分了!”远处有位少女喝斥,看不惯这种行为。

    “庞虎,你一个上等弟子,欺负个仆役,还要脸吗?”其他弟子也有人不满的喝斥,只不过没有谁真的上来阻拦。

    秦命脸色微冷,身体一侧,干净利落避开钢刀,且刹那间一巴掌抽在了庞虎脸上。他的巴掌比铁锤都狠,啪的声脆响,庞虎脑袋猛力后仰,血水混着槽牙飞出去,脚步踉跄着蹭蹭后退。

    庞虎足足退了十步,右脸肉眼能见的红肿起来。

    附近弟子悄悄吸气,下手够狠。

    “兔崽子,老子要撕了你。”庞虎不仅脸红了,眼睛都红了,用力晃晃脑袋,提着刀要杀向秦命。

    秦命抓紧粗壮的锁链,凌空狂舞,哗啦啦,十几米的粗壮链条足有三百斤重,竟被他轻而易举的轮舞起来,场面震撼,引起阵阵惊呼。

    刺啦!

    秦命全身激起电弧,顺着手臂涌向了锁链。

    “混蛋!老子……”庞虎刚要抬脚,锁链像是皮鞭般当空落下,啪的声抽在了他的后背,皮开肉绽,鲜血飞溅,在无数人目瞪口呆的目光中,粗壮锁链直接把庞虎抽下了山顶,沿着碎石小路滚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