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66章 小狐狸
    各宗长老都得到消息,纷纷追问青云宗长老,秦命真是仆役?一年前还是淬灵境?你们青云宗怎么想的?

    赫连重等长老又尴尬又气恼,含含糊糊蒙混过去,回来劈头盖脸训了何向天他们一顿。来的路上委婉提醒过,不要提秦命的仆役身份,这倒好,茶会还没开始,已经沸沸扬扬了。肯定是何向天这几个小子故意散布出去的,要羞辱秦命。

    秦命倒是无所谓,走进城府的那一刻,他就没准备再隐藏。来扬名的嘛,能高调绝不低调,名声越响,以后为亲人争取自由的机会越大。

    “秦命在吗?我是百花宗弟子,师姐们在内城四海楼摆了宴席,想请秦命赴宴。”

    “慕程在吗?我是天道宗弟子,有没有兴致一起聚聚?”

    “不知谁是凌雪?呵呵,我是玄心宗弟子陈辰,不知有没有荣幸一起出去走走?”

    当天傍晚,有宗门弟子来邀请秦命、凌雪等人赴宴。

    茶会前通常都会有这种宴会,各宗之间相约见面,相互认识认识,顺便探探对方的底细。

    今天来邀请青云宗的人特别多,其实就是对秦命这个八重天‘仆役’感兴趣。

    也有人邀请秦命,都被他以‘还在禁闭’为理由拒绝了。

    夜深人静,秦命盘坐在房间里,运转生生决吞纳着天地间的生命之气。

    武陵城的城府是块宝地,灵气氤氲,生气勃勃,不比青云宗差多少。这正好便宜了秦命,气息开合,生生不息,一股股吞吸力量从秦命全身绽放,向着广阔的程度扩散,招引生命之气向这里汇聚。

    生命之气在全身循环往复,孕养着精气神,也在淬炼着秦命的体质。

    澎湃的生命活力在每个细胞跳动,美妙舒畅。

    秦命享受着生生决带来的滋养,每次都说不出的舒爽。

    忽然,他浓眉微动,抬眼瞥向窗口。

    月光清凉,澄澈似水,透过窗口洒向房间。

    窗沿上竟然趴着一只毛茸茸的小狐狸,娇小稚嫩,全身洁白没有一丝的杂质,像是团纯净的雪球。它双眼殷红,像是两颗红宝石,亮晶晶的看着秦命,两只小耳朵灵动的动着,似乎对什么事情很感兴趣。

    “灵妖?”秦命能感觉到这只小狐狸的不凡,那双眼睛非常的灵性。

    小狐狸歪歪小脑袋,打量着秦命,不一会儿,它从窗沿跳到房间里,试探着靠近秦命,又轻盈的跃到他的床上,绕着转了几圈,扬着小脑袋看他。灵动可爱,也不害怕。

    秦命笑了,这小家伙真心漂亮,从没想过一只动物会如此的赏心悦目。

    小狐狸很灵性的碰了碰他,似乎在催着什么。

    “什么?”秦命奇怪,这小家伙想要什么?

    小狐狸张口呼出口白气,小爪子扒拉着他衣角。

    “这什么?生命之气?”秦命惊讶,这只小狐狸呼出的白气竟然是股浓郁纯净的生命之气。它是被生生决吸引来的?

    小狐狸竟然扯了扯嘴角,笑了!

    秦命愕然,它笑了?虽然看起来很漂亮,可怎么感觉怪怪的。

    小狐狸跳到秦命腿上,找个舒服姿式蜷在那里,美美的闭上眼。

    秦命试着运转生生决,生命之气再次活跃,从园林各处向这里汇聚,在秦命的房间里盘旋。

    小狐狸均匀呼吸,笑眯着眼,似乎非常享受。

    秦命好奇又好笑,小家伙竟然能感受到生命之气。

    谁的小狐狸?

    是城府里养的,还是八宗里哪位弟子带来的?

    秦命试着碰了碰它,毛茸茸的,毛发柔软顺滑,很温暖。小家伙舒服的蠕动,故意在他指尖蹭了蹭。

    嘿,小家伙不怕生人?秦命又点点它湿润润的小鼻子,小家伙呜呜不满,竟给他个白眼,非常灵性。

    秦命顺顺它柔软毛发,由着它窝在腿上,继续运转生生决。

    它实在太可爱,好像也没什么危害。

    可没过多久,秦命又睁开眼,看向了窗外。

    一个身材婀娜,曲线曼妙的年轻女子。

    秦命诧异又惊艳,这女子……真火辣。她身上的衣衫何止是单薄,简直是少的不能再少了,两条玉臂与平坦的小腹都露在外,胸前高耸被一抹轻纱缠裹着,极具诱惑之态。黑亮的长发随意披散着,滑嫩的肌肤如凝脂一般光润,娇颜非常的妖艳妩媚。

    她完全不吝啬展现自己青春动人的身体,火辣的让人流鼻血。

    任谁在自己窗外看到这样的美景都很难淡定。

    只是,她的那双眼睛竟然是腥红的血色,让她本来火辣妖娆的模样变得妖异。

    秦命不由得戒备,他从少女身上感受到了危险,一种真实清晰地危险感。

    “你是……”

    她红润的嘴角微微勾起抹弧度,似笑非笑,打量着秦命。

    “你是八宗弟子?”秦命凝眉。

    少女吹了声轻灵口哨,唤醒秦命腿上小狐狸。

    小家伙似乎很不舍,歪着小脑袋看着窗外少女。

    少女莹莹轻笑,晃晃纤纤玉指。

    小狐狸不情愿的起来,跃上窗户,回头看了眼秦命,才跳到了少女肩上。

    少女轻轻点了点小狐狸红润的鼻尖,带着它走进月夜。

    凌雪住在秦命旁边小院,两院子只隔着道简单篱笆,她正要关上窗户,意外看到个火辣高挑的背影,从秦命的院子里走出来,修长雪白的美腿在近乎透明的裙纱下若隐若现,纤纤玉臂雪白滑嫩,月光下隐隐闪着荧光,分外的撩人。

    少女停在院门,转头看向凌雪的房间,嘴角一勾,嫣然轻笑,左眼俏皮一眨,扭着柔软腰肢离开,莲步款款,背影迷人。

    凌雪看着她离开的方向,又看向旁边秦命的院子,

    秦命正趴到窗口,摸着下巴沉思。

    这少女是谁?血红色的眼睛让人印象深刻。

    难道是宗门弟子?如果碰上这样的对手,秦命可没有赢的把握。

    “你好像很喜欢招惹女人?”凌雪清冷声音从旁边院子里飘过来。

    秦命探头望过去:“玄心宗弟子不是邀请你出去吗,没去啊。”

    “别惹那女人。”凌雪伸手关上窗户。

    “喂!!”秦命喊了声。

    “说。”

    “有吃的没?饿了。”

    凌雪房间里静了很一会儿,才传来淡淡声音:“来拿。”

    秦命翻到凌雪院子里,刚要敲窗户,里面递出个手帕,包着几个糕点。

    女孩都喜欢做糕点?秦命闻了闻,有股花香味。

    “为什么来八宗茶会?”房间里,凌雪的声音清冷,有种拒人千里的淡漠。

    路上不止一个人问过这个问题,秦命都没正面回答过。

    秦命坐在她院子的石凳上,尝着糕点,随意道:“我跟你们来这里的目的都不一样,你们是争名,我是争命。”

    “为雷霆古城?”

    “是啊,八年了,应该是八年半了,该有个了解了。”

    “不能再忍两年?以你的潜力,两年后可能会晋入玄武境,再来茶会胜算更大。”

    “两年……两年……”秦命吃着糕点,淡淡的微笑:“你真感觉,我能在青云宗再活两年?他们能容忍我继续变强?”

    凌雪沉默,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竟然让她微微心疼,可很快恢复清冷:“总会有办法活下去,总比你现在仓促参加茶会要强。”

    “你怎么就认定我得不到名次。”

    “醒醒吧,八宗弟子都很强,你又被人关注,不会走过两轮。”

    “那未必。”秦命三两口吃完糕点,味道还不错。“还有吗?”

    “……”

    秦命擦擦嘴,把手帕递回去:“谢了!”

    “你用过,别给我。”凌雪有洁癖。

    “好吧。”秦命随手塞到兜里,要离开。

    “你……”

    “嗯?”

    “如果有一天,你为自己争取了自由,会离开青云宗?”

    秦命笑了笑,没说话,翻身回到了自己的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