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69章 无敌
    第69章  无敌

    “秦命耍诈!”土灵宗弟子们围住许汉锋,情绪激动。肯定有问题,许汉锋的实力绝对比秦命强,不可能两拳被轰退。

    许汉锋剧烈喘息,脸色煞白,右臂和胸腔的伤势都很严重,疼得他满脸冷汗,意识还是有点恍惚,有那么点惊吓过度的样子。

    看台气氛热闹了,各宗弟子也开始议论,谁都没搞明白出什么事了,但可以肯定是秦命用了手段。可是,什么手段能让许汉锋瞬间溃败。

    主台上,齐城主忽然问:“敢问李宗主,你们宗的秦命修炼的什么武法?”

    百花宗宗主轻语:“齐城主看到什么了?”

    “他的拳!有股黑气!”齐城主认真回想。

    血邪宗裘宗主缓缓点头:“那是股杀气,化作实质的杀气!依我看,土灵宗弟子是被杀气入体,刺激了神魂。”

    哦?各宗宗主惊讶,刚刚真没怎么在意。小小年纪,哪来这么大的杀性,又怎能把杀气凝为实质?

    青云宗宗主对秦命基本没多少了解,可既然弟子赢了,又赢得这么震撼这么漂亮,他可没理由拆自己的台,淡淡一笑:“我带秦命过来,是有我的原因的,相信他会给你们个惊喜。至于武法,先容我卖个关子?”

    他这话自己都脸红。

    各宗宗主没多想,都开始稍稍留意秦命。

    土灵宗宗主很平静,几场胜负还是能坦然接受的。

    演武台上,中年武将很尴尬,他自己根本就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不好决定谁胜谁负,是不是有人耍诈。好在主台上的老城主向他缓缓点头,意思是宣布吧。

    武将严肃走到秦命身边,高声宣告:“本届茶会,第一轮比赛,第一战,青云宗秦命获胜!”

    “为什么?给个说法!”土灵宗弟子们强烈抗议。

    “连自己怎么败得都不知道,你还有脸叫嚣?”武将是个硬茬,一声冷叱给顶了回去。

    土灵宗众弟子面红耳赤,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台下再次哗然,武将做了裁判,宗主们默认,难道秦命刚刚没耍诈?又或者是用了正当手段?

    “第一轮,第一战,惊喜!”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第一次败土灵宗如果是侥幸,今天这个呢?”

    “他用什么手段赢得?”

    “我怎么感觉这小子挺神秘的。”

    “怪不得青云宗有魄力带个八重天弟子过来,这是有把握啊。”

    气氛火热了,既然宗主们都认可了,那就是没问题了。虽然感觉很怪异,可这样的比赛才精彩,谁都不知道结果会怎样,什么时候会有逆转,什么时候会有惊喜。

    秦命走下演武台,对何向天等人微笑点头:“我结束了,该你们了。”

    何向天他们集体失声,怪异的看着秦命,有点不敢相信。赢了?赢得这么干脆利落?

    “你把他怎么了?”韩千叶忍不住追问。

    “帮他灭灭火。”秦命还在甩胳膊,疼!

    “宗主保证过,赢过一场,你就不再是仆役,提前恭喜,今晚喝酒。”铁山河用力拍拍肩膀,大步走上演武台。

    “锵!”铁刀刹那腾空,高悬五米之上,刀气凛冽,铮鸣全场。

    “青云宗,铁山河,请战!!”铁山河高声邀战,细长双眼精芒闪烁,长发无风自起,他神情冷漠,有着一股特殊气质,像是半空中高悬的铁刀,锋芒毕露。

    “我来!青云宗,我们跟你们没完……”土灵宗弟子正要迎战,旁边玄心宗一位弟子先一步跳上演武场:“玄心宗,尉迟宾!接战。”

    光芒一闪,铁刀像条恶龙一般,在半空中剧烈翻腾,倒头劈向了尉迟宾!

    铁山河率先出手,没有拖沓。

    全场气氛火热,这人竟然不需要亲自动手,直接能隔空掌控战刀?

    “我知道你,你是铁山河,铁家传人。”尉迟宾仿佛胜券在握,双手横举高扬,全身激起股青色气浪,剧烈翻转,像是股飓风般腾空而起,直灌长空。

    嗡嗡嗡。气浪连绵不绝,像是江河大浪,从尉迟宾全身沸腾,涌入长空,竟迅速形成片青色乌云,在高空翻腾,剧烈旋转,里面弥漫出惊人的压迫。

    “气贯乾坤!镇!”

    尉迟宾自信高喊,烈烈青风,声势浩大。

    华丽的武法,惊人的威力,实在难以想象是从个灵武境弟子身上施展的。

    乌云仿佛有山河重压,稳稳罩住了铁刀,竟把它钉在半空中。

    乌云漩涡剧烈翻腾,向着铁刀兜去。

    战斗开始就这么浩大,很多人激动,不愧是八宗茶会的比赛,就是比平常的小打小闹精彩。

    让人惊讶的是,铁山河面无表情,不为所动,铁刀更在强大压力下巍然不动,眼看着乌云漩涡压了下来,铁刀气势再振,如惊天长虹般冲起,破尽翻滚地乌云,直冲而上。

    “哼”

    尉迟宾冷哼,气贯乾坤威力不可揣测,你的刀,我收了!!

    青风乌云迅速铺展,大若小山,翻腾于高空,里面竟然荡起阵阵惊雷之声,下一刻,气浪铺天盖地的淹没了铁刀。

    “漂亮!!”玄心宗的弟子们欢呼,收了你的刀,看你怎么玩。

    “哈哈,铁兄,你的刀,归我了……什么?”尉迟宾笑声戛然而止,一道黑芒斩破虚空,从那巨大的乌云中劈出。

    铁刀杀势惊天,暴起惊人刀气狂潮,直接把乌云卷碎,破了个干干净净。

    刀势如虹,斩破乌云后化成一道黑芒,向着尉迟宾劈去。

    尉迟宾脸色大变,他实力虽强,可依仗的是气贯乾坤的武法,仓皇之下,连连打出青色气浪,试图阻击。可是,铁刀无匹,杀威无阻,接连劈开所有青气,阵阵惊雷般地响声不绝于耳,震得台下观众气血翻腾。

    看台上很多人不淡定了,因为铁山河纹丝不动站在原地,自始至终都没向前走半步。似乎……很轻松?!

    “尉迟宾,坚持。”玄心宗弟子们纷纷提醒,这是玄心宗第一战,不能败。

    然而,铁刀太强势了,斩碎所有青芒,劈向了尉迟宾。

    噗!!尉迟宾大口吐血,被震得连连后退。他不甘的大喊,全身气浪再次沸腾,汇聚成飓风,席卷全身,可是……铁刀刹那间穿透飓风,直接劈向了尉迟宾,一声惨叫,飓风溃散,他尉迟宾被强绝的刀气劈飞了,半空中留下一大串的血花。

    “噗通。”尉迟宾翻落在武台上。

    锵!!铁刀再次飞来,荡起股炽烈狂暴的刀罡,如水缸般粗壮,从天而降,斩向了武台的尉迟宾。

    “不!!”尉迟宾惊叫。

    “住手!!”玄心宗弟子差点冲上去。

    嘭!!铁刀重重劈在了尉迟宾旁边,离着半米,崩碎的石头密密麻麻打向了他。

    尉迟宾惊出身冷汗,胸口剧烈起伏。

    全场骤静,接着响起如潮的欢呼。

    太强了!这披头散发的少年太强了,一柄铁刀,横空无敌,封绝赛场。

    铁山河收刀,大步走下武台,都没等宣布。

    镇守武将眼角抽搐,太不给面儿了,他还是高声公布:“青云宗,铁山河,胜!!”

    尉迟宾看着铁山河背影,竟有种深深地无力感。差距这么大吗?为什么!

    各宗弟子们面色凝重,青云宗这届弟子普遍很强势啊,一个秦命就够让人意外了,这个铁山河好像更猛。

    何向天他们都微微张嘴,这铁疯子真变态!

    “铁家的传人?”主台上,各宗宗主都想起来了,青云宗多年前似乎幸运的招收了个铁家传人,应该就是这位了。

    青云宗宗主面带笑容,缓缓点头:“是啊,铁家的孩子,长大了。”

    “李宗主,你们这届弟子很优秀嘛。”旁边星河宗宗主微笑着恭喜。

    “哪里哪里,这才刚刚开始。”青云宗宗主掩不住笑容,青云宗貌似很多年没这么出彩了。虽然只是些新生代弟子的比赛,可是……长脸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