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2章 约战
    秦命站到石缸上,观察着穆子修的战斗方式。

    一声炸响,穆子修强势扛住了梁征的大刀,与此同时全身雷电竟然集体奔袭,脱离穆子修的身体,全数打向了梁征,像是发射了数百的银针,引起全场惊呼。

    梁征惨叫,被震退十多步,全身很多地方皮开肉绽,阵阵发麻。

    穆子修趁势追击,连连打出十多次雷拳,终于逼乱了梁征的攻势。

    “好,好好,”演武场群情激奋,纵情呼喊。

    秦命也暗暗攥拳,赞赏穆子修的战斗。武法是死的,用起来是活的,同一个武法在不同的人手里能发挥出不同的威力,单从穆子修施展‘真雷审判’的流畅程度来看,就绝对对得起亲传弟子的名号,看来大长老在他身上下足了功夫。

    可在这时候,梁征突然在逆境中反击,大刀不可思议的劈在了穆子修身上,这一幕看的很多人倒吸凉气,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穆子修惊险闪避,依旧被大刀撕开了胸前的衣服,在胸口留下道腥红的伤口,并不严重,却咕咕流血。穆子修自己都愣了,本来胜券在握,准备一招制敌,竟在阴沟乐翻了船?

    腥红的伤口在他白净的胸前非常惹眼。

    穆子修伸出手指抹了把鲜血,放在嘴里轻轻吮吸,嘴角勾起残忍的弧度。

    “我认输!”梁征很洒脱的收刀,自己确实差了穆子修很多。

    “认输?我还没玩够呢,才刚刚见点血而已。”穆子修的表情变了味道,主动冲向了梁征。

    梁征眉头微皱,但没有退避,深提口气,舞动重刀悍然迎击。

    “梁征要遭了。”秦命自语。

    “喂!小子,你看什么?”身后突然传来声冷叱。

    秦命偏头看去,几个青年弟子沿着台阶走上来。

    这几个人是刚刚赶过来的,听说有好戏要看,急匆匆跑到这里,可刚刚来到山顶,竟然看到秦命站在石缸上看的起劲。

    秦命没理会他们,继续欣赏演武台上的精彩对决。

    “你特么还看?”为首的少年嚣张的叫喊着。

    这些人是中等弟子,以前没少欺负秦命。

    “碍你眼了?”秦命瞥了他们眼。

    “嗬,胆子真大了,灵武三重天就牛掰了?”

    “胆子一直很大,虐你也没压力。”秦命冷笑,前年他还没进入灵武境,就凭着股蛮力虐了这几个当时已经是灵武一重天的弟子,打得他们半年多没敢照面。不过两年过去了,这几位弟子也慢慢爬到了灵武三重天。

    这话立刻刺激到了五人。

    “我们当时灵武一重天,武法不熟练,现在武法大成,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我们了。”

    “我们现在已经不再怕你的怪力。”

    “这些天正想找你呢,你自己送上门了。”

    他们想起当年的糗事就怒从心生,五个人立刻散开,包围住了秦命,准备当众羞辱秦命。

    旁边有位俏丽的少女嗤笑他们:“别不自量力了,刚刚庞虎被秦命两拳打趴下,从你们来的那条路滚到山底下了。就你们?一边玩去吧。”

    “你在开玩笑?”五人眉头大皱,高涨的气势当场就弱了几分。

    “跟你们开玩笑?你们配吗。”那位少女有几分姿色,懒得搭理他们,继续观望着演武场上激烈的战斗。

    “别在这里丢人现眼,滚。”其他人喝斥,他们都热火朝天的看着演武场的战斗,哪有心思理会这里。

    五个弟子面面相觑,秦命把庞虎打跑了?没记错的话,庞虎是灵武五重天吧,难道是重名的弟子?

    秦命见他们退缩,也不理会,继续望着演武场。

    演武场上的战斗正变得凶险。

    梁征再三认输,实在是坚持不住了。穆子修却不罢休,连连逼退梁征。

    一阵轰鸣,激烈的雷电把梁征打退十多步,踉跄着退到了演武场边缘。

    你敢伤我!穆子修心里冷笑,左拳暴击,干扰梁征,右掌狠狠推向了他的面门,直取双眼。

    “梁征小心。”台下有人惊呼。

    梁征双眼瞳孔放大,想要闪避却已经来不及了。

    刺啦!穆子修的右掌掌心突然炸起股雷电,刺目的强光,迸溅的电弧,刺痛梁征双眼。

    梁征惨叫,什么都看不清了。

    穆子修紧绷的掌心结结实实轰在了他的面门,把他整个人轰退,离地飞起,砸向了台下人群。

    “啊!”梁征抱着双眼痛苦惨叫,血水沁出指缝。

    周围弟子赶忙上去搀扶,拖着梁征拉开段安全距离,愤愤的看着台上穆子修。不是切磋吗?至于下这么狠的手。

    但也有人高声喝彩:“漂亮啊,穆子修完胜!”

    “最后一击太帅了,虚实结合,一招定局。”

    穆子修站在台边,冷冷瞥了眼惨叫的梁征,哼了声,伤我?不知死活。他恢复笑容,正要接受全场欢呼,却意外地看到了远处石缸上站着的秦命。他微微诧异,却也露出笑容,嘿,这小子怎么在这。

    穆子修是青云宗大长老的亲传弟子之一,自然也是大长老的亲信。对于秦命这个被大长老点名惩罚的人,他一直都很上心。

    “这不是秦命少城主吗?”穆子修皮笑肉不笑的走向秦命,听说这小子不声不响灵武三重天了。

    “穆公子好,穆公子再见。”秦命要离开这里,下等弟子是不允许出现在演武场的,更别说他还兼职‘仆役’。

    “哎,别走啊,人家亲传弟子在跟你这个仆役打招呼呢。”刚刚吃瘪的五个弟子拦住了秦命,故意咬重了‘仆役’四个字。

    “让开!”

    五人坏笑:“不让!”

    嘭!秦命一掌推在了面前那弟子胸口,寸劲寸击,力量集中爆发,那弟子脸上笑容还堆着,身体已经飞了出去,后面正是陡峭台阶,落地后强力反弹,嘭嘭嘭,一路滚到数百米的山脚下,没动静了。

    其他四位弟子脸上的笑容都僵住了,怔怔回头望了望,艰难咽口唾沫。脑袋蹦出个疑问,兄弟,还活着不?

    旁边很多弟子看的直咧嘴,这特么就是个刺猬,谁碰谁扎手。

    “最近悠闲了,都有心情来演武场观战了?”穆子修笑问秦命,走下擂台,两人之间的弟子们自觉地分开条路。

    “来送货的。”秦命无奈,走不了了。

    “别这么紧张,我是不会追究你来演武场偷看比武的。听说你灵武三重天了,替你高兴啊。”

    “劳你费心了。”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听说你没修习武法,也没用灵草。”

    “跟你没关系吧?”秦命很清楚穆子修是个什么人,这是准备挑事了。

    “怎么说话呢,没素质的家伙。”那四个弟子忍不住再羞辱,结果被秦命一瞥眼,憋住了。

    演武场其他弟子暗道要坏,穆子修突然对秦命表现出兴趣肯定不会是好事。

    穆子修笑容和煦,阳光俊美:“我们的秦命少城主还没登上过演武台吧,来,上来站站,感受感受。不用担心,出了事由我来担着,不会有人责罚你的。”

    “不用了,改天再聊,我还有货要送。”秦命提起石缸准备离开。

    穆子修的随从笑呵呵的从旁边拦住:“奉劝你还是上去站站。”

    秦命笑着摇头:“穆公子堂堂亲传弟子,没必要纠缠我个送货的吧。”

    “不要这么紧张嘛,我真的没恶意,只是想跟你切磋切磋,领教你灵武三重天究竟有多少战斗力。我跟你年龄虽然一样,都是十五岁,可境界比你高了些,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给你指点一二。怎么样?机会难得哦。”穆子修满面笑容的看着秦命。

    可言外之意在场谁都能听得出来,穆子修这是要打着切磋的幌子要教训秦命。你一个灵武七重天的亲传弟子,挑战个没有武法的灵武三重天,摆明了是要欺负人,秦命虽然力量很强,可对抗个灵武四重天应该是极限了,刚刚庞虎之所以败得那么干脆利落,也是因为重伤在身,大意了。

    其他弟子都在等着秦命的反应。

    有人看不下去:“穆子修,你别做太过分了,你是灵武七重天,他只是灵武三重天,还没有练过武法。”

    穆子修冷眼往人群里一瞥:“你这是什么话,别挑拨我跟秦命少城主的关系,我们是正常的切磋指教。”

    屁的指教!那人心里暗骂,可没再多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