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76章 斩
    第76章  斩

    何向天走出院子,到庄园里外仔细转了转,确定真的没有多余的人。然后悄悄地来到韩千叶的小院里,透过窗户缝隙往里面望了会儿。

    韩千叶伤势很重,没去看比赛,留在房间里养伤。

    “韩千叶?”何向天试着唤了声。

    “有病?”韩千叶声音虚弱,闭着眼懒得搭理。

    何向天心里冷哼,早晚把你一起做了。

    秦命院里院外有条腥红的血迹,从演武场一路延伸到房里,是秦命身上滴下的血水。

    何向天站在院门外,迟疑着怎么把里面的丁典骗走。他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来过这里,不然总会有人怀疑到他头上。

    可转念一想,宗主说不定正盼着秦命死呢,这疯子只图自己成名了,把整个青云宗的颜面都弃之不顾,现在最尴尬的人恐怕就是宗主了。解释?没法解释了。铁山河那话已经说出去了,宗主任何解释都是掩饰。

    何向天一咬牙,攥着匕首就要走进院子,可吱呀声响,房门竟然开了,何向天扭头就躲进旁边篱笆墙里,藏好。

    丁典轻轻关上房门,离开了院子,快步的跑向武场方向。

    “怎么走了?看比赛去了?”

    何向天眼珠一转,笑了,就知道丁典不会好心照顾秦命,这战斗狂人耐不住要回去看比赛了。

    不过为了安全,他耐心的等了一会儿,确定丁典真的是走了,没有再回来,才轻手轻脚的进了院子。

    嘿,丁典中途离开,岂不是可以嫁祸给他?

    何向天来到秦命房间门前,最后再迟疑了会儿,推开了房门,勾着嘴角走了进去。

    秦命躺在床上,全身缠满绷带,被仔细的包扎过,脸色苍白如纸,呼吸微弱,看样子伤势非常严重,很多绷带都往外渗血。

    “啧啧,伤成这样,真惨。”

    何向天关上房门,握紧匕首慢慢走向秦命,只要解开绷带,把所有伤口重新拉几刀,放血、断骨,用不了多久,秦命就会自己断气。他边残忍的幻想着害秦命的手段,边小心的靠近秦命。

    秦命呼吸微弱,但很均匀,胸口缓缓起伏着。

    何向天先试探了下气息,伸手要去解绷带。

    突然……

    “你干什么?”一道声音冷不丁从旁边传来。

    “我滴妈呀。”何向天一个激灵,差点坐在地上,转头一看,窗边木椅上竟然坐着个人,一个胖乎乎圆滚滚的人。

    “呼延卓卓?!你怎么在这!”何向天揉了揉眼,还以为自己幻觉了。

    “你怎么在这?”胖乎乎的少年不是旁人,正是呼延家族传人呼延卓卓,脸上已经没了笑容,眼神不善的盯着何向天。

    “我……我怎么不能在这,我来参加比赛的,我当然在这。”何向天强作镇定,不着痕迹的收起匕首。“倒是你,怎么进的城府?又怎么在这!是何居心!”

    呼延卓卓冷眼看着他,给他声哼笑。他是奉父亲的亲令过来的,路上出了点事耽搁了,今天刚到。家族为了给秦命争取茶会名额,出让了半座矿场,他们必须确定秦命值这个价,所以委派他过来看看秦命表现怎么样。

    他今天早晨刚到,正好目睹了秦命的比赛,之后跟着丁典回到了这里。

    他正感慨着秦命的潜力,也惊喜着自己的投资,可没想到何向天灰溜溜进来了,看样子是要行刺??这个不要脸的混账东西!

    何向天严肃道:“请你离开!我不确定你是怎么进来的,会不会对秦命有威胁。”

    呼延卓卓看了他会儿,慢慢起身,圆溜溜肉嘟嘟的脸上恢复了笑容:“害怕了?”

    “什么意思?”

    “秦命的八年仆役终于到头了,一场茶会名动八宗,现在不是青云宗要不要给他什么身份的问题,是怎么留住秦命的问题。我想,秦命现在就算离开青云宗,其他各宗都会有兴趣收留,还是全力培养。秦命成名了,要翻身了,你们……着急了……”呼延卓卓呵呵笑着。

    “呼延卓卓,说话之前先搞清楚,你也是青云宗的弟子。”

    “我的任务完成了。”呼延卓卓笑的很灿烂,这么多年来,他已经在青云宗招揽了上百位弟子,都很有潜力。唯一的遗憾是没发掘出个特别有潜力的弟子,很不甘心。现在好了,秦命一朝成名,潜力无限,他的任务可以说是完满完成。他刚刚正在做决定,未来要在秦命身上下大力培养,相信家族里知道秦命在八宗茶会的表现后也会大力支持的。

    “既然你想滚,现在就滚。”何向天眼珠一转,想到个办法。

    “你走吧。有我在,你休想伤到秦命。”

    “图谋不轨的人是你吧。”何向天又走向秦命。

    “你干什么?站住!!”

    “我是要保护秦命。”何向天握紧匕首。

    “别做傻事,退开。”呼延卓卓拦到何向天面前。

    “要打架?”何向天右手微振,提刀刺向呼延卓卓。只要打起来,就会出现混乱,混乱中就有机会‘误伤’秦命,到时候正好嫁祸呼延卓卓。你不承认?没关系,秦命死了就死无对证了。

    “好大的胆!”呼延卓卓没想到何向天敢明目张胆的行刺。

    嘭!!

    房门突然被躲开,一股血气扑面而来。

    谁?两人吓了一跳。

    铁山河浑身是血的走进房间,提着黑色战刀,杀气腾腾,冷眼看着何向天。

    他怎么回来了?何向天心里一紧:“铁山河,你来的正好,这死胖子要……”

    “滚!!”铁山河刚从武场下来,浑身是血又满身杀气,非常骇人。

    “你……”

    “滚!!”铁山河再次冷喝。

    何向天嘴角抽动,咬了咬牙,慢慢收起匕首。可恶,老子认栽!

    “马上!!”

    “哼。”何向天哼了声,大步走开。

    可是就在走过铁山河身边的时候,黑刀冷芒一振,朝着何向天脑袋斩了过去。

    何向天亡魂皆冒,惊魂闪避,可是黑刀还是劈在了他的后背,一道深深的伤痕从后颈直接劈到了后腰,他惨叫着扑在了茶桌上,又惊又怒:“铁山河,你疯了!!”

    锵!!黑刀脱手,刀气震响,凌空翻转,倒头劈向了何向天。

    何向天连滚带爬,仓皇冲出房间,结果被黑刀再次劈在了后背上,强劲的力量直接把他轰出十多米,惨叫着冲出院子,接连翻滚,留下满地鲜血。

    韩千叶被惊动,提剑冲出房间,正好看到黑刀再次劈落,斩向了何向天的脑袋。

    “不要!”何向天惊恐尖叫,通体恶寒。

    黑刀最后关头硬是止住,抵在了他的右眼眼珠前,犀利的锋芒仿佛要把他脑袋刺穿。

    何向天双手撑地,不敢乱动,豆大的汗水挂满额头。

    铁山河站在房门外,杀气腾腾,隔空控制着黑刀。

    韩千叶皱眉提醒:“铁山河,都是同门弟子,别冲动。他虽可恶,但不至于在武陵城杀他。”

    “铁山河,冷静……冷静……我什么都没做……”何向天颤颤的哀求,死死盯着近在眼前的黑刀,第一次感觉死亡离自己这么近。

    (打扰兄弟们了,我们正在PK预热最关键的时期,麻烦大家多多帮忙。点开‘目录’,点页面下面的‘下载后续章节’,看书的同时在章节后面点个赞,就是那个‘小手’,然后五星好评,位置是主页面的封面下的‘读过’!这些都关系到本书的成绩,也关系到免费的时间和数量,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