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97章 爷不伺候
    第97章  爷不伺候

    一行五十人骑着青云宗的‘金角鳞马’上路。

    吴长老骑马冲在前面,领路赶赴大青山。

    守护弟子们分散四周,形成个宽大的扇形,在密林山路里全速奔驰。

    秦命故意落在最后,警惕着附近森林,也在警惕着守护弟子们。他可以肯定,这群家伙不怀好意。

    队伍移动的速度很快,可气氛压抑了点,自始至终没有谁说话,也没有谁做出格的事情。

    连何向天都没回头看过秦命一样。

    从上午开始,直到傍晚,队伍才第一次停下休息。

    金角鳞马速度很快,省了他们很多体力。

    “今晚在这里扎营休息,明天一早上路。到大青山的路还远,我们不用着急。”吴长老找了个安全的山谷,当做今晚宿营的地方,他示意队伍分开巡逻,确保附近没有危险。

    两位弟子到附近狩猎,准备晚餐。

    “我到附近看看。”秦命一开口,正在散开的弟子们全部站住,转头看向了他,眼神里闪过丝警惕。

    “凌雪师姐,想吃鱼吗,我给你抓几条。”秦命伸着胳膊活动着,像是没注意到弟子们的异样。

    “随便。”凌雪正查看山谷情况。

    “咳咳!”吴长老轻咳两声,挥手示意:“都看看周围情况,别跑远了。”

    “秦命,我跟你一起。”何向天向吴长老点点头,快走两步,跟上秦命。

    “不怕我一剑劈了你?”秦命轻笑。

    何向天眼角抽抽:“大长老说了,从今往后我们的恩怨一笔购销。之前的就都过去了,你跟我不管以后做不做得成朋友,至少不要再当仇人了。你觉着呢?”

    “我刚刚说笑呢,我跟你有仇吗?只是有点小矛盾而已。”秦命在前面走着。

    “对,都是同门弟子,哪有什么深仇大恨。”何向天笑着跟上。

    夜幕降临,山谷里燃起火堆,一只只肥美的野味架在火上翻烤,肉香溢满山谷,冒着金黄的油液,非常的诱人。

    弟子们围着火堆,翻烤着野味,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气氛总归不是那么沉闷了。

    秦命和凌雪没跟他们聚在一起,坐在了山谷最里面,烤着捉来的大鱼。

    “你把我带出来是做你的挡箭牌?”凌雪轻语,声音很低,只有两人能听到。

    “委屈了,以后补偿。”秦命试着撕下块鱼肉,尝了尝,味道不错,又撕下块递给凌雪;“来点。”

    凌雪接过鱼肉,轻品细尝,举止轻柔优雅。“如果他们真想制造意外杀死你,即便有我在,他们也不一定会有顾忌。”

    秦命的目光透过火堆望着前面的队伍:“我知道。”

    “森林危险重重,随便制造场意外就能置你于死地。就算是我在场,他们也可以否认是他们做的。”凌雪继续提醒着秦命,从离开宗门到现在,她都在悄悄观察着这支所谓的护送队伍,起初是以为秦命多虑了,大长老不可能这么明目张胆的伤害他,可慢慢的,凌雪明显感受到这些人真的不怀好意。

    难道大长老真要半路处死秦命,伪装成意外?

    大长老不在乎人言吗,不在乎其余各宗对‘秦命意外’的质疑?

    “我知道。”

    “你都知道为什么还把我带出来?”

    “他们多少会有点顾虑,不敢做的太直接,这就足够了。”

    “你有什么计划?”

    秦命吃了几口鱼肉,低声道:“你猜,他们如果出手,会在什么时候?”

    “以金角鳞马的速度,四五天可到大青山,如果是我,我会在明天深夜出手,最晚推迟一天。”

    “今晚不可能。”

    “对,你今晚可以睡个安稳觉。”

    “再次跟你道个谢,我其实没想到你会真跟我出山。”秦命又递给凌雪块鱼肉,自己也大口大口的吃着。“我就是去碰碰运气,没想到你竟然答应了。”

    “真想谢我?”

    “那当然,我秦命记仇更记恩。”

    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凌雪瞥他眼:“真想谢我就告诉我残魂的事。”

    “这个……我们先聊点别的。”

    “……”

    不一会儿,何向天提着块兽腿走过来,烤的油黄发亮,笑道:“来,尝尝!”

    秦命也回以微笑:“不了,我怕死。”

    山谷里的弟子们齐齐转头,看向了秦命这里。

    何向天表情僵了僵,举着兽腿:“这可是美味,真不尝尝?”

    “不了,你们吃吧,我跟凌雪师姐到附近走走。”

    “去哪?”何向天稍稍紧张。

    “不会走远的,就旁边的山顶坐坐。”秦命指了指旁边土山,没几棵树,看起来光秃秃的。

    凌雪看了眼秦命,正好对上了秦命明亮的目光,她没有犹豫,接受了邀请。

    “别走出我们的视线,不然出了意外我们担不起。”吴长老不着痕迹的提醒,向众人点了点头示意别紧张。

    其他弟子继续埋头大吃,不再理会。

    秦命和凌雪悠闲地散着步,走到了旁边土山,找了块石头坐下,静静地欣赏着夜幕笼罩的森林风景。

    吴长老等人时不时用眼光飘向那里,距离不远,基本能看清楚他们。

    “秦命跟凌雪到底什么关系?”一位弟子忍不住了,悄声问道。

    “凌雪是出了名的冷傲,像是朵雪莲花,很少与人交往,更别说男人了,怎么突然跟秦命这么亲密了?”

    “难道雪莲开花,春心萌动了?”

    “不可能吧,凌雪如果那么容易动心就不叫凌雪了。”

    “不可能?你看他们两个亲亲我我的样子,以凌雪的性格,如果没好感,连正眼都不会瞧你一眼。”

    “嘿,这小子艳福真不浅啊。玥晴一直对他青睐有加,现在又多了个凌雪。”

    “他到底有什么好?”

    弟子们好像突然找到话题了,嘻嘻呵呵聊得起劲,时不时往山顶忘记眼,两道背影在月光下紧紧相依,这特么简直就是小情侣玩浪漫的套路啊。

    吴长老也奇怪,两人怎么还靠到一起了,就差搂搂抱抱了。他忍不住问何向天:“茶会的时候,他俩住的院子是紧挨着?”

    “茶会的时候两人就有点不对劲儿,秦命每次受伤,第一个上去的就是凌雪。”何向天也觉着奇怪,没道理啊,凌雪怎么突然就对秦命上心了?茶会的时候只是感觉有点小微妙,今晚竟然毫不避嫌的散布赏月了。这是要公开恋情的节奏?

    “是不是秦命用了什么卑劣手段?”吴长老忽然想到。

    “您的意思是,秦命已经偷偷把她……”何向天感觉荒唐,可转念一想,什么事能让凌雪这类冰山女子融化?真可能是生米煮成熟饭了。

    难道是茶会期间秦命在某天晚上潜入凌雪房间,行了不轨之事,凌雪极度在乎自己的清誉,不敢声张,然后秦命又用软磨硬泡等等手段讨好,安抚住凌雪,又在八宗茶会证明自己的天赋,凌雪迫不得已就……

    这思绪一打开,立刻就活跃了。

    何向天自己都差点信了。

    吴长老倒不在乎秦命怎么拿下的凌雪,在乎的是两人的关系,如果真的非常亲密了,等于秦命有了药山长老那个靠山,以后谁还敢碰他?这小子不简单啊,出手又准又快,轻轻松松就给自己找了靠山。怪不得大长老说秦命是个威胁,要尽快铲除,决不能拖延。

    现在看来,还是大长老有先见之明。

    “明天晚上,按计划行事。”吴长老低声提醒。

    “明白!!”众弟子齐齐点头。

    “凌雪怎么处理。”

    “到时候支开她。”

    夜深人静,山谷里篝火都快熄了,众人都开始有了倦意。可是,秦命和凌雪还在旁边山顶上’腻味’着,秦命那死不要脸的竟然趴在凌雪身上了,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要多暧昧有多暧昧,就差趴地上了。

    “没完了?起码注意点影响。”

    “我以前怎么不知道凌雪还有这么奔放一面,完全把我们当空气了啊。”

    “要不说冰山美女一旦融化,那可真是……嘿嘿……不得了……”

    弟子们轻轻调笑着,时不时往山顶瞟两眼。

    吴长老忽然凝眉,起身望着山顶,好像哪里不对。

    “长老,怎么了?”何向天打着哈气。

    吴长老越看越不对劲儿,快步冲向土山。

    其他弟子面面相觑,也跟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