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26章 心冷血寒
    第126章  心冷血寒

    “父亲!父亲!!”南宫曜急慌慌推开南宫辰逸的书房。

    “进门先敲门,我教你多少次了!”书房里,南宫辰逸正在跟南宫凌宇商量眼下的难题,怎么把这件事情圆过去,怎么避免青云中的追究。现在城里城外闹得沸沸扬扬,到处议论着当晚的异象,越是制止越是轰动,好像有人在煽风点火,刻意制造着谣言。他们现在每天都胆战心惊,生怕引来青云宗的询问。

    “父亲,爷爷,青云宗来人了!”南宫曜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一路狂奔回来的。

    “什么?这么快?”

    “到哪了!”

    南宫辰逸和南宫凌宇呼的站起来,齐声追问。

    南宫曜又急又慌:“已经进城府了,父亲,怎么办?”

    “青云宗可能只是派人来调查情况,我们咬定什么都不知道。”

    “父亲,这次可能不行。来的人是……是……”

    “是谁?”

    一道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南宫凌宇、南宫辰逸,出来迎接!”

    书房里两人面色大变,这声音……这声音是……大长老?

    南宫曜面色发白,声音压到最低:“是大长老亲自来了!”

    南宫凌宇和南宫辰逸再难平静,他们神色慌张,连连吸气,在交换了眼神后,才用力咬牙,快步迎出去,强作欢笑:“大长老,您怎么亲自过来了,提前打个招呼,我们好出城迎接啊。”

    “你们有心情出城迎接?”大长老高瘦俊朗,气质儒雅,却给人种迫人的压抑感觉,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大长老您哪里话,我们从来不敢对您不敬。”南宫凌宇躬身行礼。

    南宫辰逸偷偷看着大长老和他身后的两位长老,还有正大步走来的青云宗弟子们,数量越来越多,几十、上百、几百,五百?这么多吗,大长老想干什么?

    青云宗弟子是强行闯进来的,城府的护卫们没有一个人敢阻拦,他们像是群煞星,闯到了这里,城府的供奉们纷纷躲了起来,不敢露面。

    “说吧,我给你解释的机会。”大长老面无表情的站在院子里,像是座巨山镇在了所有人面前,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南宫凌宇迟疑着张嘴:“大长老,我不太明白您……”

    大长老眸光微凝,抬手朝向南宫曜,五指大张,隔空掌控了他的身体。

    “父亲救我!”南宫曜惊叫,全身失去了控制,慢慢的飘向半空。

    “大长老息怒!”南宫辰逸惊慌,差点给他跪下。

    “我在等你们解释。”大长老冷眼如刀,像是要扎进他的心里。

    “大长老,我们真不明白您在说什么,还请明示啊。”南宫凌宇咬牙不承认。

    大长老冷冷看了他一眼,高举的右手突然挥手,五指紧握,控制着南宫曜飞向了后面的青云宗队伍。

    “父亲,救……”

    锵锵锵!

    三人拔剑,剑气冲天,刹那间分离了南宫曜,惊叫声戛然而止。

    南宫辰逸和南宫凌宇呆立当场,嘴巴微张。杀了?突然就杀了?

    院落里里外外死一般的寂静,城府的侍卫们僵在那里,定定的看着漫天洒落的少爷尸首,侍女们死死捂住嘴,被惨烈的杀伐吓得浑身颤抖。

    少爷……死了……

    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把南宫家的人全抓过来!”两位长老冷漠下令,声音冷得没有任何感情可言。

    南宫凌宇和南宫辰逸惊醒,浑身恶寒,他们好像突然间感受到了当年秦家面临惩罚时候的恐惧。大长老竟然如此的不近人情,平常时候关系还算不错,互有来往,可一旦出错,瞬间就变得无情无义,像是陌生人。他根本不跟你任何废话,该杀就杀,像是屠鸡宰狗般冷酷。

    一时之间,城府里哀嚎四起,惊叫声吵闹声响成一片,回荡在秀美气派的城府里。

    城府护卫根本不敢阻拦,只能眼睁睁看着青云宗队伍把南宫家族的直系和旁系的所有人抓起来,生拉硬拽的往这里拖。

    大长老面无表情,再问:“给我个解释。”

    南宫凌宇满头冷汗,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没发出来。

    “我的耐心有限,给我解释,事情还有缓和余地。不然……全城陪葬,一个不留!”大长老声音平平淡淡,却非常的冷,冷得让人心颤。显然,说到做到!

    “我……我们……”南宫凌宇之前想过了无数个应对青云宗的场面,也都想出了应付的办法,但真没想到大长老的问责会来的如此突然,又是如此的残忍果决。

    大长老是有确凿证据了吗?不!他是宁可错杀不会错过!

    好狠!好狠啊!

    “杀!”大长老抬手。

    身后两位长老全部举手,当空一握。

    第一批被压过来的南宫家族子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押送的青云宗弟子手起刀落,斩杀在院落前面的草地上。

    “不!!!”南宫辰逸悲吼,差点扑过去。

    “站住!不想满门抄斩,最好给我冷静点。”两位长老全部向前,拦住了南宫辰逸。

    “大长老,求求您手下留情啊。”南宫辰逸压着心里悲愤,向大长老哀求。

    “大长老,您要什么解释?我真不知道。弄错了,弄错了啊。”南宫凌宇也在哀求。

    “别装傻充愣,我没功夫跟你们废话,再杀。”

    “大长老!”两人浑身一寒。

    大长老来到南宫凌宇面前,冷漠的看着他:“给你唯一一次机会。我问,你答。八年前,是谁劫走了古剑!”

    “什么?不……不是我们……我们真的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南宫凌宇咬牙否认,他不敢承认,大长老越是狠辣,他越不敢。

    “杀!!”大长老再次抬手。

    “不要。”南宫辰逸着急,却被两位长老镇住。

    第二批被押来的南宫家族的家人当场按在地上,一时之间,男男女女,哭成一片,各种尖叫,响彻庄园。

    “住手!不要再杀了!”南宫辰逸先扛不住了,红着眼尖叫:“是我们!是我们干的!!”

    “再说一遍!”两位青云宗长老齐声怒喝,他们缓缓攥紧拳头,骨节嘎吱脆响。

    南宫辰逸不得不承认了。“是我们干的,是我们劫了秦家的队伍。”

    南宫凌宇痛苦的闭上眼睛,完了,全完了。

    “为什么?”大长老面无表情,眼神却更冷更锐利。

    “我们当年正好在监控秦家,知道了你们的合作,所以就……”

    大长老再问:“古剑在哪!”

    “被人抢走了。”

    “谁!!”

    南宫凌宇无力的摇头:“不知道,我们真的不知道。那天晚上,城府里响起了微弱的呼唤声,古剑像是突然苏醒,冲向了夜空,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们追查了几天,一直找不到线索。”

    说着,他惨然一笑:“八年啊……八年……我小心翼翼的守了它八年啊……到头来……一场空……”

    大长老又问向南宫辰逸:“古剑在哪!”

    “真的是被人拿走了,你就算杀光了全城,我们也交不出古剑。”

    “为什么会是现在被盗走?”一位长老问道。

    南宫凌宇摇头:“我们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连人影都没看到。”

    大长老又问:“秦命父母是生是死?”

    “死了,全杀了。”

    大长老回头看了眼正不断押过来的南宫家族族人,残忍的下了杀令。“一个不留。”

    “大长老……求您了……给我们机会将功赎罪。”南宫凌宇和南宫辰逸跪地哀求,今天终于领教了大长老的残忍,他们……怕了……

    “现在知道后悔了?”

    “我们可以为你做任何事,求求你,放过南宫家。”

    “给你们十天时间,查到古剑下落。两天杀一批,十天杀完,能救多少就看你们自己的心意了。”

    “谢大长老!我们一定竭力追查。”两人咬着牙,红着眼,心里恨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