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37章 残魂苏醒
    “你是怎么做到的?”彩依兴奋归兴奋,心里的惊讶不比其他人少,她知道秦命天赋很强,也知道他遇到机会就能崛起,可真没想到会这么强,强的有点小变态了。

    按之前的预期,秦命应该可以坚强的战到最后,但也是极限了,可没想到他竟然把穆子修给废了。

    “什么怎么做到的?”

    “五重天怎么废了七重天?”

    “技巧占大部分吧,是穆子修大意了。”

    彩依笑的灿烂:“我第一次看你满身是伤的样子不心疼。”

    “都是些皮肉伤,没伤到筋骨。”

    “你金刚无量多大的爆发力?”

    “差不多五千斤吧。”

    彩依恍然,怪不得呢。“回去好好休息,我去呼延卓卓那里给你拿点灵珠草。嘻嘻,我在他那里押了三株,一赔十的赌率,他欠我三十株。”

    “这么多?他能给?”秦命笑语。

    彩依眨个眼,俏皮道:“他肯定不会给,给多少算多少呗。”

    “你留着吧,我用那三棵就够了,别忘了我还是个仆役,不能接受武法和灵草。”

    “我就说是以你的名义压得赌注。”

    秦命没有过分在乎今天的胜利,回到仓库后就再次闭关,修炼生生决,吞纳天地间的生命之气。

    生生决第二段基本研究透了,恢复速度比以往快了数倍,十余道伤口在生命之气的滋养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愈合。

    玥晴真的等到穆子修的人送来灵珠草才放他离开,这份强势让很多人动容。

    穆子修离开演武场的时候已经半昏迷了,胳膊差点就保不住。

    这事虽然会惹来大长老派系的人不满,可放眼青云宗,真没有谁敢惹玥晴。

    第二天早上,张东那混球又送来了清单,故意加了‘量’。

    秦命经过整晚的修养,伤势已经恢复大半,举起石缸到处送货。

    表面上已经看不出伤势,气色也不错,神情很淡定,就好像昨天什么都没发生。

    他很淡定,路上弟子们可不淡定了,这小子真打不死?昨天都伤成那样了,过了个夜又生龙活虎了?看来这八年没把他折磨死不是没有原因的,这小子真心抗揍啊!

    路上还是有很多弟子嘲讽,但能明显感受到收敛了些。送货不及时的时候也没人骂了,是不敢了。这小子不怕罚,不怕揍,不怕麻烦,一身滚刀肉,现在又有实力了,就更什么都不怕了。

    秦命很平静,没什么值得骄傲的,他看重的是昨天战斗后的收获,以及自己武法里的不足。

    这些才是最珍贵的。

    五天后,秦命境界再次突破,晋入灵武六重天。

    玥晴带来的三棵灵珠草和彩依从呼延卓卓那里强行拿来的五棵灵珠草都帮了大忙。为了这次突破,前前后后用了六棵,还剩两棵正好用来巩固境界。

    秦命没有任何懈怠,昼夜不休的修炼,这种强度的修炼在别人那里可能扛不住,可秦命有生生决啊,天地灵气源源不断的汇聚,不仅总能让他精神饱满,充满活力,还能缓解疲惫,随时保持最佳状态。八年来终于等到了机会,他如果不好好表现都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苦苦等待中的雷霆古城。

    只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秦命偶尔也会瞎想,为什么今年家里没人来看我?

    以往每年都会来三次,今年都过了大半年了,为什么一次没来。

    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我什么时候能回去看看家里人,看一看受苦受难的城民们。

    深夜里,秦命正在盘坐冥想,巩固着六重天的境界,一声飘渺沙哑的声音凭空出现:“前辈……救我……”

    声音空空荡荡,好像非常的虚弱,弱弱的飘荡着。

    秦命惊醒四顾,哪来的声音?他第一时间回望仓库最深处,黑漆漆的堆满着杂物,寂静的夜里有些瘆人。

    “前辈……我是东煌战族……”

    “救我……救我……”

    沙哑的声音断断续续,虚无缥缈,像是从仓库哪里飘出来,又像是从昏暗的空间里传出来。

    “你是谁!你在哪?”秦命眉头紧锁,强作冷静。

    “原谅我……寄居修罗刀……”

    “无意冒犯……我太虚弱了……”

    “救我……带我回东煌天庭……”

    秦命惊魂难定,立刻凝神探查丹田气海。

    灵武境界现在还不能‘内窥’经络,但能感受到丹田里的异常。

    修罗刀?

    寄存在修罗刀?

    东煌战族?

    什么跟什么。

    秦命压住情绪正要询问,声音忽然又虚弱的响起来:“不对……不……你的境界……为什么……你……你不是他?”

    秦命搞不清状况,更不确定‘声音’的善恶,他强作冷静的道:“你说的那个他,应该是我师父!”

    “他在哪?让我见他!”声音紧接着响起。

    “他有事离开了。”

    “带我找到他,我必有重谢。”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身体里?”秦命现在可以肯定,这声音就是石头里蹦出来的那家伙,竟然真藏到我身体里了。

    声音突然消失了,修罗刀也很安静。

    “你在干什么?”

    “请你先从我的身体里出来。”

    “你要见的人不在这。”

    秦命不安,身体里突然多了个怪东西,任谁都会感觉不自在。

    声音沉默了很久:“十五岁的年龄,灵武六重天的境界,你这种平庸的天赋,怎么有资格成他的弟子!你从哪里得到的修罗刀,你又是谁?”

    声音还是很虚弱,可不再像开始的敬重,逐渐变得严厉。

    “他收什么弟子,还需要征求你的意见?”

    “他是谁?他属于哪方势力?他有过什么事迹?他现在的年龄!你,知道吗?”‘声音’连续发问。

    “不知道。”秦命直接回绝。

    “不知道?你怎么会有修罗刀!”

    “我不止有修罗刀,我还有大衍剑典,大衍古剑,我有的是东西。”

    “你到底是谁?”

    “你管我是谁,不服弄死我?”秦命强作傲气,心其实提到嗓子眼,这怪东西好像脾气不怎么样。

    声音沉寂了很久,突然发出声虚弱的嘶吼,修罗刀剧烈震动,黑雾弥漫,卷起滔天灵气,震得秦命气血翻腾。

    他恨!他恨啊!

    他是察觉到修罗刀的气息,以为那位传说中的人物就在附近。想到双方族群间的关系还不错,他才竭尽所能的召唤,不惜代价的挣扎。

    最后为了逃出八苦乾坤阵,他耗尽了仅存的力量,现在非常虚弱。

    本以为离开就好了,能求助修罗刀的主人,重新回到战族,回到天庭,可是,百般努力竟换来一场空?

    秦命忍着翻腾气血,由着他发泄完:“你到底是谁?”

    “你又是谁?”声音非常冷漠,也有很深的敌意。他耗尽自己最后的力量和希望,却换来个资质平庸的娃娃,杀人的心都有了。

    “我说了你又不信,你先说说你是谁。”

    “小家伙,注意你的语气。”声音一冷。

    “老东西,注意你的处境。”秦命毫不客气。

    “混账东西!”

    “少在我面前狂,你不经我同意闯进我的身体,我还没找你算账。”

    “小家伙,要是以前的我,你现在已经死了。”

    “这话说得,要是我很强,你现在也死了。”

    “狂傲无知的小辈,你也配跟我说话。”

    “不配吗?请你出去,你爱往哪藏就往哪藏,别赖着我。”

    两人一声比一声高,一个比一个硬,说话越来越不客气。

    “我留在你的身体里是你的荣幸。”

    “受不起,请离开!要不,我去找找青云宗的长老,让他们把你请出去?”秦命心里基本有数了,这东西可能很虚弱,没什么威胁,不然不至于这么刺激他都没点反抗的意思。

    ‘声音’忽然沉默了很久,悲凉轻语:“我堂堂战族传人,竟沦落至此,难道……我此生注定身死魂灭难回天庭吗。”

    秦命半天没说话,静了很久,忽然问道:“天庭在哪?”

    本来是句关心的话,‘声音’却黯然神伤,竟是个连天庭都不知道的蛮夷小民,我还有希望回去吗?

    “不管你信不信,修罗刀和大衍古剑都是一位老人给我的,我不知道他什么身份,什么来历,又跟你是什么关系,我只是陪伴了他八年,这是他临走前给的礼物。”秦命感觉有必要提醒下它,万一它绝望发狠,来个同归于尽呢?

    ‘声音’却没有再回应,沉在了修罗刀里,可能是在考虑,也可能是太虚弱了。

    秦命呼唤了很久,‘声音’都没有再理会。

    怎么办?

    由着它藏在修罗刀里?

    还是去见见药山长老?

    思前想后,秦命暂时选择‘接受’,不接受也没办法,总不能跟药山的长老说,有东西藏在我的修罗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