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50章 逗你玩(七更)
    凤亦轩躺在地上,满身伤口,他不敢相信自己又被秦命重伤了。突袭了两次,竟然全败了,败得没有任何悬念!但凤亦轩这会儿不敢想那些,他浑身发凉,惊魂难定,刚刚那一瞬间,何止是败了,是差点就死了。他完全相信秦命的剑如果再偏几分就会斩了他的头。

    “亦轩!”凤亦云惊呼,她只顾着制造幻象,都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

    凤亦轩艰难的撑起身子:“别管我!打败他!他已经施展了十多次武法,灵力差不多快用尽了。”

    “你先藏起来……”凤亦云正要发狠,突然感觉全身寒毛都竖了起来,一股不祥的预感出现在她的脑海中,接着感觉到莫大的危险笼罩了她!

    不仅是她,所有人都感到股寒意,像是被刺骨的杀气笼罩了。

    秦命站在兽场废墟里,双手捧在胸口,十指僵扣,一股黑色漩涡迅速成型,漩涡深处渐渐浮现出一柄黑漆漆的小刀,一把拇指宽、一指长,刀体冰冷,漆黑的像是个小黑洞。冷森森的寒意让人发自灵魂的战栗,刺骨的杀气袭遍凤亦云的全身。

    “修罗刀?!”圣堂弟子齐齐皱眉,凝重的关注着。他们在皇城听到传闻最多的就是秦命修炼的刀,据说是刀体完全是由秦命的杀气凝聚而成的,能侵袭人的灵魂,一旦打中,彻底丧失战斗力。秦命就是用修罗刀击败了铁家传人铁山河,拿下了八宗茶会五强的荣耀。

    凤亦云仿佛被定在原地,第一次感觉到了死亡的冰冷,距离自己如此的近。她不由自主的望着黑刀,恍惚间,那柄黑刀也在看着她,像是个小小的死神,对她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咚!咚!世界仿佛安静了,耳边只有自己沉闷的心跳声。

    “姐!!闪开!”凤亦轩惊叫。

    凤亦云豁然回神,可恶!我竟然被修罗刀迷惑了?她上百分身集体吟咏,浩大恐怖的毁灭幻术笼罩兽场,侵袭着所有人的意识,也试图侵袭着秦命。

    然而……

    “北域,修罗子,秦命,请赐教!”秦命低语呢喃,重申修罗子之名。双手突然摊开,锵,修罗刀刹那暴起,一股无形的杀气席卷全场,带来无尽的寒气,振开滔滔的杀气,恍惚间,修罗杀界仿佛要重现。

    噗噗噗,凤亦云所有的分身在瞬间湮灭,无影无踪,漫天的毁灭幻象成片的消散,风卷残云般全部清空。

    修罗杀界面前,所有幻象都是儿戏!

    不可能……凤亦云的真身惊魂后退,可是,修罗刀竟突然间出现在她的面前,像是跨越空间,带来无尽的冰冷与黑暗,在她视线里放大,打在了她的额头。

    凤亦云如遭雷击,仰面倒飞,修罗刀没有实体,却带来强劲的杀气,硬是把她打飞。半空中,凤亦云意识天旋地转,像是坠落了无尽的黑洞,冰冷、绝望、惶恐无助,又像是坠落到了死亡的战场,无数的手从四面八方伸过来,把她团团包围,要撕扯她。

    凤亦云发出凄厉的尖叫,像是从黑洞里绝望的呐喊,又像是在战场上挣脱着大手的嘶喊。

    这一瞬的体验,定会给她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

    噗通!!

    凤亦云落在地上,双眼圆瞪,嘴巴大张,满面惊恐。她还有呼吸,却躺在那里没了动静,仿佛还沉浸在无边的绝望和黑暗里。

    这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空旷的兽场里鸦雀无声。

    修罗刀!这就是修罗刀的威力!

    圣堂弟子们怔怔的看着倒下的凤亦云,耳畔久久回荡着那声凄厉的尖叫声。

    那是刀?还是死亡!

    三位长老深深地凝眉,杀气,真实的杀气!他真的把杀气凝结成了实体的刀?他是怎么做到的,是武法?

    他们有惊讶也有疑惑,怪不得能镇住八宗茶会,单凭这一刀,就足够他在人杰辈出的皇朝里赢取一个名号。

    中央域地之外果然卧虎藏龙。

    秦命是否有资格挑战圣堂的圣炎弟子?

    圣堂弟子们很庆幸自己没有挑战秦命,不然会败得很惨,可心里多少有些羞愤。两位圣堂内堂的弟子联手,竟然没能制伏北域的宗门弟子,是秦命太强,还是整个北域这些年又变强了。

    曹无疆面色凝重,先败韦长空,再拜凤家姐弟,秦命好像重现了当初八宗茶会闯入前十的奇迹,而且明显比当初更轻松更强大,连败三人,游刃有余!如果说秦命在八宗茶会的表现惊到了他,现在则让他有危机感了。不行,决不能让秦命成长起来,他天赋本来就很强了,再有血邪宗配合,将来真可能威胁到很多人。

    对了,曹无疆忽然想起来了,在他陪着圣堂弟子离开蟒王府之前,好像看到有青云宗的人请见冷山。青云宗为什么找冷山?要言和?还是要做什么?

    “圣堂弟子,还敢小瞧北域?”妖儿笑着拍手,很精彩,非常的精彩。虐了圣堂这些骄傲的弟子,更是大快人心。嘿嘿,将来如果有机会,我得带着秦命到皇城溜一圈,会会那些自傲自大的天才传人们。

    图卫他们长长舒口气,很险,很精彩!

    圣堂弟子们搀扶起了凤家姐弟,一个伤势严重,一个灵魂受创,都已经陷入半昏迷。

    他们不甘心,恨不得跟秦命再打一场。再打?他们仔细打量着秦命,果断放弃念头,不行,这小子好像真的还能再打!

    “我是赢了吗?”秦命迎上圣堂弟子们冷漠的眼神。

    圣堂弟子们不说话了,承认赢了就等于承认秦命修罗子名号,也承认圣堂的内堂弟子不如他。

    这话怎么说得出口?等他们回到圣堂怎么面对其他的内堂弟子。

    “输不起了吗?”妖儿站到秦命身边,故意刺激着他们。

    三位长老的脸色也不好看,圣堂代表着皇朝最强武道,圣堂弟子也应该代表着新生代的最强实力,他们今天的目的是摘了秦命修罗子的名号,间接的羞辱北域八宗,谁能想到会是现在的局面,非但没能摘了秦命的封号,还损了圣堂的名声。

    “都哑巴了?”妖儿不管他们的脸色好不好看,嫣然一笑:“要不我再陪你们玩玩?两个一起上!实在不行就三个!你们要是脸皮够厚,四个也行。”

    狂傲!!圣堂弟子们羞怒,有几位玄武境二重天的弟子冷眼盯着妖儿,向她挑战吗?他们握了握拳,提了提气,鼓了鼓紧,最后硬是没说出挑战的话。算了,不打了,听说这女人更狠更凶。秦命手下留情不敢下死手,这娘们可不管不顾,真要是发了疯,真杀了谁,他们也不能报仇,除非要跟血邪宗宣战。

    妖儿忽然惊喜的向前面招手:“爷爷!你终于回来了!”

    圣堂众人齐齐动容,下意识的望过去。血邪宗宗主,久仰大名了!

    三位长老压下不满,恢复从容,转身要打招呼。“裘麟宗主,多年不见,还记得我们……”

    可是……

    人呢?

    哪呢?

    图卫他们都跟着望过去,血邪宗宗主?在哪?

    “逗你们玩!瞧你们这傻样!”妖儿乐了,靠着秦命笑的花枝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