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54章 归来
    五天后!

    青云宗宗门外的山林里分散着众多弟子,多数是中年弟子,他们都是边修炼,边警惕着森林里的佣兵、灵妖等,肩负着巡逻的责任。

    当秦命他们靠近青云宗的时候,三道黑影从林间走出,拦住了他们的路,密林深处还有许多人影闪掠,很快出现在附近,潜伏在茂密的树冠里。

    姜斌和叶潇潇立刻警惕,对峙着他们。

    秦命扬声:“青云宗,金翎弟子,秦命,请求回宗。”

    彩依也道:“青云宗,亲传弟子,彩依,请求回宗。”

    其他两位女弟子也报上名号。

    秦命回来了?中年弟子们放松警惕:“他们三个是谁?”

    “这两位是我秦家侍卫,这位是血邪宗妖儿,来青云宗做客。”

    妖儿?他们稍稍动容,都知道八宗茶会发生的事,当然知道妖儿是谁,多看了眼,没有阻拦,伸手放行。

    有位中年弟子却拦到前面:“妖儿姑娘可以进去,侍卫留在外面。”

    秦命直接走向他:“我不仅是金翎弟子,还是雷霆古城城主,我有权利带侍卫。”

    没等那人说话,叶潇潇一枪挑在了他的喉咙,快的像是道闪电,枪尖微微轻颤,锐气刺激着他的喉结。

    中年弟子浑身发冷,迟疑两下,慢慢后退。

    叶潇潇眼神犀利,表情冷肃,金枪顶着他退了十多米,直到让开了条宽敞的大路,才收回金枪。她可不是纯粹的武者,当年还是雷霆古城的守护将军,骨子里有股好战的冷酷。

    中年弟子们全部退回密林,不再阻拦。

    当秦命他们走到宗门的时候,宗门外守护的弟子们都很吃惊,秦命回来了?!

    秦命当天离开后就再没回来,转眼都过了三个月了。

    他们神色复杂的看着秦命走进宗门,没阻拦,没说话,更多的是感慨。秦命这个名字已经被青云宗所有青年弟子记住,虽然很多人不愿接受,却不得不承认是个传奇。谁能想到一场茶会竟然改变了他的人生,谁又能想到他竟然强悍到那种程度,让八宗弟子认可赞赏。

    他们很难接受秦命拿下茶会五强的事实,却不得不承认能取得那样的成绩真的需要绝对的实力和韧性。

    “秦命回来了!”

    “带来了血邪宗宗主的孙女,茶会五强之一,血精灵妖儿!”

    “秦命带着两位地武境的侍卫回来的。”

    青云宗热闹了!

    秦命自从茶会结束后就没有过多露面,也没故意宣扬他的胜利,没有打击当初羞辱他的人,回到宗门的第二天就离开了,很多人都没来得及见他一面。不过他虽然离开了,青云宗里关于他的议论从没有停止过,也一直期待着他能回来。终于,时隔三月,他重新出现在了青云宗。

    但秦命这次不是自己回来的,是带着两位地武境侍卫回来的,还带回了血邪宗宗主的孙女,同为茶会五强的妖儿,听说是个勾魂夺魄的绝世尤物!

    侍卫!美女!

    俨然是城主派头。

    众多弟子纷纷感慨,就是不一样了啊!

    只不过更多人惊讶秦命怎么把妖儿带回来了,是故意炫耀他跟妖儿的关系?还是有意要跟青云宗划清关系,加入血邪宗?

    宗主、众多长老、凌雪、穆程、李念、丁典等等,都得到了消息。

    或许秦命也没想到,自己的回来会引起这么大的轰动。

    他回到宗里后没有急着拜访宗主,先回到了他住了八年多的仓库。

    仓库已经成了他作为金翎弟子的‘别院’,属于他个人领地,没有他的允许,其他弟子不得入内。但虽然是三个月没有回来清理了,仓库里里外外还是很干净,也没有什么杂草。

    “我一直在照看这里。”彩依微笑着走进仓库,里面很多没用的杂物都被她清理走了,腾出了宽敞的空间,还摆放了些花草,添了些简单家具。

    “辛苦了。”秦命看着熟悉的环境,露出了笑容。

    他从没有把这里当成什么苦难地,而是他成长的家。

    八年多的仆役生活,很苦很累,经常受到嘲弄和伤害,但每次回到仓库,看着熟悉的环境,看到熟悉的老爷子,都会感到安全和平静。

    “你就是在这里长大的啊。”妖儿好奇的到处看着。她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养成了秦命坚韧倔强的性格,又是什么样的秘密让他突然崛起。

    “少爷,您受苦了。”叶潇潇和姜斌心里很不舒服,现在算起来应该是九年前了,那时候的秦命只有七岁,是娇贵的王府少爷,生活富足,幸福又欢乐,却在一夜之间从锦衣玉食变成了粗粮野菜,从奢华的王府扔到了简陋破败的仓库。他们很难想象当时的少爷是什么样的心情,又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换成其他人,或许早就崩溃了,又或是变的懦弱,变得阴暗,但很庆幸,少爷没有!

    “苦累不算什么,坚持下来了,它是财富,坚持不下来,它就是噩梦。”

    秦命来到了孤坟前,向着无名碑深鞠三躬,挽起袖子大沥坟边的玉兰花。

    “那里面葬着谁?”妖儿正好从仓库里出来。

    彩依道:“有碑无名,没人知道里面葬着谁。老爷子陪了它很多年,一直没跟我们提起过。”

    “老爷子又是谁?”

    “不知道。”

    “去哪了?没见到人啊。”

    “走了。”

    妖儿给她个白眼,懒得问了。

    叶潇潇和姜斌也奇怪,仓库院子里怎么会有座坟?

    这些年里都是图卫陪着小姐秦颖来看望秦命,回去很少提这里的情况,他们都从没有机会来过。

    看秦命的样子,那里似乎葬着很重要的人。

    姜斌走过来看了看,有石碑竟然没刻字,怪怪的。“少爷,谁的墓?”

    秦命摇头,不知道里面葬的是谁,更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会在青云宗。

    他从残魂的话里能感觉到老爷子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也是属于很遥远地方的一类人,按理说不应该会跟青云宗有牵连。

    秦命以前没有问过,现在也没必要问,该知道的早晚会知道。

    “需要我们拜一拜吗?”姜斌问。既然对少爷很重要,对他们也重要。

    “不必了。姜叔,到后面挖些野菜,抓几只野味,今晚我下厨。”

    “啊?不去拜访宗主了?”

    “不着急,明天再去。”

    “你还会做饭?”妖儿惊讶的看着秦命。

    “不然你以为我这八年吃什么?”

    “多做几道菜,我好好尝尝。”

    姜斌跑到后面挖了些野菜,抓了两只野鸡,还幸运的逮到只野兔子。

    叶潇潇到外面捡了些柴火。

    秦命开始烧水准备做饭,各种作料都还摆在灶台边上,没人动过,他忙的不亦乐乎,仿佛又回到了以前的日子,满身的疲惫一扫而空。

    一群人忙碌起来,连妖儿都给秦命打下手。

    不到正午,浓郁的香味飘出仓库,一盘盘精致的菜肴摆到了外面石桌上。

    “少爷,喝酒吗,整两杯?”姜斌一边忙着一边吆喝,他有酒瘾,随身挂着酒袋。

    “我拿了些点心。”彩依跑回来,提着篮子糕点和灵果。

    秦命招呼着:“姜叔,里面有腌菜,乘两碟,下酒。”

    “好嘞!!”

    欢声笑语,气氛融洽。

    很快,石桌上摆了满满的酒菜,他们搬来些木头当凳子,围着石桌享受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