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67章 斗法
    秦命把他们安顿好,又去了药山。

    “决定了?”药山长老坐在山顶,云雾缭绕,山风轻抚,他像是颗沧桑的石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秦命欠身行礼:“感谢你们给我的机会,也感谢你们对我的认可,我很感动。可我可能不知好歹了,我……还有个问题。”

    “说吧。”药山长老背对着秦命。

    “你们怎么处置大长老?”

    “大长老有些事情做的过激,可毕竟没有真正损害青云宗,大青山屠杀你秦家一事也没有实质的证据指向他,我们会先跟他谈谈,看情况关一段时间禁闭。”

    秦命等了会儿,可药山长老没再说话。“就这么完了?那为什么把慕白长老召回来?”

    “为了以防万一。”药山长老从宗主那里得到个不好的消息,他们在秘密调查大长老后,发现了些非常严重的问题。宗里的长老竟然绝大多数都亲近了大长老,而且这些长老近段时间接触很频繁。

    他们很想直接拿下大长老,问问他到底想干什么。但他们不能,如果没有合适的理由就直接看押大长老,很可能会引发宗门的剧烈动荡。所以他们的计划是先约谈,开诚布公的谈一谈,至于具体怎么处置,到时候再定。

    秦命沉默着,显然不能接受。关个紧闭就完了?大长老心性歹毒,又秘密招揽亲信,不是善类。留着他在一天,自己就一天不得安宁,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做出伤害他,伤害秦家的事情。

    而且自己实力越来越强,对大长老更是个刺激。

    就像自己不容许他活着一样,大长老也不会允许他活着。

    “我们理解你的感受,但大长老实力和地位都摆在这里,我们如果没有可以服众的理由,不可能杀他害他。”

    秦命语气冷了。“等他那天杀了我了,你们是不是就有理由了?我很严肃的提醒你们,大长老不是善类,他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大长老是有野心,对你来说也是个威胁,但世事解决的办法不是只有一个杀字。”

    “你们给我个解决方案。”秦命不再客气。

    “我们会跟大长老谈,尽量给你个道歉。”

    “天下之事都用道歉解决,还要刀剑何用!”秦命直接转身离开。

    “等等!我的话还没说完。”

    秦命背对着他,态度坚决:“如果不杀了大长老,我对不起我尸骨无存的父母,对不起秦家和全城受的苦。”

    “如果全凭义气做事,宗主何以称之宗主。宗主不仅要有魄力,更要有公正,不然何以服众。大长老乃一宗长老之首,更是宗规执行人,地位仅次于宗主,除非大是大非的过错,否则绝不可能处置。”

    药山长老严肃两句后,语气稍缓:“大长老是我看着长大的,他善于隐忍,野心勃勃。如果定你为宗主,他绝不会罢休。”

    “你们到底是处置还是不处置。”

    “我们不会处置,但你可以。”

    “什么意思?”

    “你来跟他斗!我们背后支持。”药山长老能感觉到大长老有些怪异,也能预感到危险。可站在他的高度,不可能全凭喜好做事,不能凭借猜想做决定,他需要为大局考虑,需要循序渐进。

    如果直接打压大长老,难免会引起其他长老们的抵触,造成青云宗内部动荡。所以他在跟宗主商量后,达成了统一的意见。由秦命出手,对抗大长老,一来可以置身事外,避免内乱,二来磨炼秦命,三来借助秦命跟大长老的对抗来刺激青云宗沉闷的气氛,顺便看一看多少人是大长老的亲信。

    秦命很快明白他们的目的:“你们每次做事都要这么圆滑吗?”

    “站在我们的位置,做事要考虑周全,毕竟大长老这些年为青云宗做过很多事,功劳苦劳都有。”

    “你们怎么支持我?”秦命勉强接受,直接让他们处置大长老也不现实。

    “看你怎么斗了。”

    “我回去想想。但我还是想提醒你们,大长老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你们多加小心。”

    秦命辞别药山长老,下了山。

    这俩老滑头,还真想的面面俱到。不过从药山长老的话里,秦命还是隐约感受到了他处置大长老的决心,站在他的位置,能做出这样的决定,也算不容易了。这老头子比宗主更有魄力。

    在离开药山前,秦命去了趟凌雪闭关的药园。“凌雪师姐,我明天就走了,你有空到雷霆古城坐坐哈。”

    凌雪正在修炼,闺房里布满冷霜,连窗沿都结着冰晶,温度极低。她淡淡道:“跟师父谈妥了?”

    “不理想,也不差,基本就这么定了。”

    “你锋芒太盛,应该学学师父和宗主的智慧,循序渐进,沉稳处事,没坏处。”

    “十几岁的年纪为什么要活成几十岁?什么样的年纪就该有什么样的活法。”

    “歪理。”

    秦命笑了笑,趴在窗沿:“宗里弟子到了玄武境基本都会出去历练,你会出去吗?”

    “药山没什么事了,我会离开段时间。”

    “去哪?”

    “你很感兴趣?”

    “随便问问。”

    “待定。”凌雪凝神修炼,全身白雾缭绕,弥漫着冰冷的寒气。房间里温度很低很低,花瓶都结着冰晶。她安静的修炼了会儿,察觉到秦命的气息还停留在窗外:“有事?”

    “我想……我该来谢谢你。”

    “为什么?”

    “为你帮我做的很多事。”

    “我是为了你体内的残魂,不用谢。还有事?”

    “没了。”

    凌雪又不做声了,继续着她的修炼。

    “其实,我还有件事。”

    “你又要请我帮忙?”

    “差不多吧。”秦命笑的有点不好意思了。

    “说吧。”凌雪习惯了。

    “说说你师父?”秦命对药山长老没多少了解,也看不透他,想从凌雪这里多点了解。

    “我说的话,你会信吗?”

    “信。”

    “师父是个很严谨的人,很久以前就发誓把余生献给青云宗。你可以这么认为,青云宗上下真正为青云宗着想的人,可以为了守护青云中的荣誉而献出生命的人,只有他!”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信任他?”

    “要看你做什么事,如果你们的目的相同,又都是为了青云宗未来,你可以信任,如果是其他事情,我不敢保证。”

    秦命沉吟了会儿:“你师父对大长老是个什么态度?”

    “师父眼里有两种人,守护青云宗的人和危害青云宗的人。以前的大长老在前一类,现在正在划入后一类。”

    秦命心里有数了,道声谢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