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69章 卑鄙
    冷山笑呵呵的劝他:“师兄,别激动嘛,气大伤身。如果你能乖乖的让位,再帮忙昭告北域,说是要闭关静修,让大长老来代理宗主,岂不皆大欢喜了?其他七宗也不会有什么说法。”

    “滚!!”青云宗宗主怒斥冷山。

    “我是为你好,师兄弟一场,我也不想看着你死的太难看。今天这一难你是逃不掉了,你自己退位,我们都省的麻烦了,皆大欢喜,你好我好大家都好,青云宗也不会内乱。你如果强行反抗呢,我们的计划是这样的,先废了你,再假借你的名义对外宣告你闭关,让大长老做代理,然后过个三两年,事情平静了,大长老全面控制了青云宗,再说你闭关出了问题,走火入魔暴毙身亡,大长老顺理成章接任宗主之位。所以你是选择体面退位呢,还是落个暴毙的名声。”

    冷山笑呵呵的说着,轻描淡写,却满眼杀机。

    大长老提醒道:“我不想闹得太难堪,你自己选择吧。给自己的体面,也给青云宗个安宁。”

    “一群混账,就凭你们也想逼我退位……噗……”青云宗宗主正要发威,却张口喷出了股鲜血,脚步一阵踉跄。

    闫髅怪笑道:“这是我为您准备的见面礼,万年尸菌!”

    “你下毒!”青云宗宗主用力摇头,强行恢复清明,可浑身灵力剧烈翻腾,像是失去控制的洪流在体内横冲直撞,体表还慢慢泛起了红斑,一点一点,迅速遍布全身。毒性来的突然,而且猛烈。

    “毒发了!”闫髅笑容加深。这是个他黄枫谷里最强的毒药,从万年老尸上面提炼出的剧毒,经过各种毒药调和,无色无味,却具有恐怖的毒性。正常来说,以青云宗宗主的实力,一旦吸入毒气,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察觉,并强行逼出。可今天情况特殊,他们故意接连的现身,刺激青云宗宗主,让他情绪激动又愤怒,注意力全在他们身上了,也就不会轻易发现中毒。

    而且情绪的激动也会加速毒素在全身蔓延。

    “可悲!”大长老冷笑,突然后撤。

    刹那之间,蟒王在原地消失,晃出道道残影,出现在了青云宗宗主面前,一拳爆出,天地灵力暴走,空间崩塌,拳劲疾若雷霆,直取青云宗宗主面门。“李宗主,早就想领教了。”

    “卑鄙!!”青云宗宗主陡然惊醒,全身神辉绽放,磅礴的战威破体而现,尽管体内灵力失控,他还是展现出了强大的杀威。

    然而……

    闫髅不可思议的出现在青云宗宗主身后,双手交叉,十指僵扣,指尖全部燃烧着黑色烈焰,他狰狞冷笑,双手狠狠扣在了青云宗宗主的后颈。

    “噗……”

    干枯的指尖像是钢铁般深深插了进去,黑色烈焰拥有着恐怖的高温,像是岩浆般迅速向他体内下坠。

    “啊!!”青云宗宗主凄厉惨叫,而蟒王重拳在同时间落下,摧枯拉朽般崩碎了他的防御,结结实实轰在了脸上。

    咔嚓!青云宗宗主的头颅响起清晰地骨裂声,整个人被直线轰飞。

    蟒王、闫髅,同时暴击,像是奔驰的猛虎毒蛇,一左一右杀向了青云宗宗主。

    “留活的!”大长老急声催促,他还要从宗主手里得到海底王国的秘宝,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一场狂烈的虐战在秘境洞府里引爆,青云宗宗主虽然竭力迎击,却被体内剧毒牵制,频频溃败。一个霸道的蟒王,一个阴狠的闫髅,一个主攻,一个刺杀,绝妙的配合,完全限制了青云宗宗主的逃生机会,把他死死压制在秘境洞府里。

    青云宗宗主修炼的地方在青云宗三十余座大山的最深处,位置相对偏僻,没有谁会注意到这里的异常,就算有点动静,长老们也不会理会,毕竟宗主是在闭关修炼,偶尔闹点动静很正常。

    不过……

    “师父,怎么了?”玥晴正在跟慕白长老讨论新的武法,忽然发现他有些魂不守舍。

    “你留在这里。”慕白长老离开庭院,望着云雾缭绕的高山深处,那里能量波动非常奇怪,隐约能看到成群的灵鸟惊飞逃窜。

    是宗主闭关的方向吗,出什么事了?

    “师父,出什么了事吗?”玥晴跟着走出来。

    慕白长老凝望了会儿,古怪的能量波动很快消散了。

    “没事了,我们继续,就差最后一点了。”

    慕白长老没多想,又回到庭院里继续炼化宗主送给他的灵宝,从里面汲取武法转入玥晴的意识里。

    玥晴凝神盘坐,接受着复杂的武法传承,它们像是万千精灵,成片成群的涌入她的意识,这个古老的武法非常繁乱,也似乎本身就带着强劲的能量,不断冲击着玥晴意识。

    她已经坚持半天了,脸色苍白,额头挂着汗珠。

    许久,慕白长老平稳的炼化掉灵宝,把最后的那组传承转入玥晴意识里。

    玥晴沉浸在冥想中,全身心的接受着传承。

    慕白长老陪伴了会儿,观察着玥晴的状态,以免出现意外,可是……心里还是有点奇怪,就起身离开,要去看看宗主那里是不是真出事了。不过在离开之前,他还是谨慎的布了道禁制,把玥晴的别院里里外外守住,以免被外人惊扰。

    宗主秘境那里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青云宗宗主被五条锁链打穿了身体,绑在了洞府里的石柱上,痛苦的低吟:“你们瞒不住,你们会后悔的……”

    “后不后悔都跟你无关,从今天起,你不再是青云宗宗主,你也看不到我后悔的那天了。”大长老看着重伤垂死的宗主,终于可以放下心。虽然闹出些动静,总归是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

    “现在去药山。”蟒王不想耽搁,速战速决,才能把风险降到最低

    这时候一位长老忽然提醒大长老:“慕白长老回来了。”

    “什么时候?”大长老眉头一皱。

    “就在昨天,回来后就来了宗主这里,谈到很晚才走。”

    “出什么事了?”蟒王和闫楼脸色不善,

    “不着急。我们可能还有客人。”

    “谁?”

    “云慕白。”

    “云慕白是谁?”

    “我们宗里的长老,圣武境!”

    “是个危险,还是可以拉拢?”

    “他是个中立派,从不管宗里事务,经常外出云游。”大长老提议留下等一等。其他长老可能不会发现这里的异常,但是以云慕白的实力,可能会有所怀疑。

    如果云慕白过来了,看清楚直接杀掉,如果他不过来,说明他没有起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