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70章 游魂
    慕白长老来到了宗主闭关的秘境,但他没有急着上山,站在了山脚下静静的仰望山顶。

    山上正潜伏着大批来自黄枫谷和蟒王府的强者们,他们尽可能隐藏着气息,聚集在山顶附近。

    蟒王和闫髅都在洞府里设置了屏障,隔绝着他们的气势,等待着云慕白。

    他们做的非常小心,可还是低估了云慕白。

    云慕白在山下的密林里静静站了会儿,唇齿翕动:“游魂!!”

    一缕无形的气丝从体内缓缓飘出来,像是个透明的人影,回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走向山顶。

    山顶上,蟒王、闫髅、大长老,以及三方强者都在静静等待着,却谁都没注意到一缕气丝已经飘到了附近。

    云慕白在青云宗是个很特殊的存在,从不理会宗门事务,也不跟谁亲善,在收玥晴为长老之前,甚至很少留在青云宗,所以青云宗的多数长老对他都没什么了解,只知道他是圣武境,实力仅次于大长老。

    云慕白的游魂停在了山顶,没有靠近洞府。

    但三五百的队伍阵容已经让他惊讶,这些都是哪来的强者?为什么聚在宗主的洞府外面?

    他悄然漂浮在半空,看着洞府,却始终没有进去。

    很久很久,洞府里的大长老点头道:“他应该没注意这里,我们该走了。”

    “确定?”蟒王很谨慎。

    闫楼道:“这里是宗主修炼的地方,出点动静情理之中,又是在宗门最深处,没有谁会真的过来探望。”

    大长老道:“我留下几个人,如果云慕白真的来了,也能把他拖延住。我们速战速决,很快回来。”

    他们离开前再三确定青云宗宗主伤势很严重,挣不开锁链,这次啊急匆匆离开洞府,带着队伍往药山方向赶去。

    “蟒王!闫髅!”云慕白的游魂在看到他们神色大变,立刻远远避开。

    蟒王稍稍有些察觉,可凝眉扫过山顶后,什么都没发现。

    他们全部离开,沿着早就准备好的隐秘通道,往药山方向急赶。

    只要解决了宗主和药山长老,控制青云宗就轻而易举了。

    从行动到现在,一切很顺利,毕竟谁都不会想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长老会勾结外人进来叛乱。

    “药山长老比李宗主,谁更强!”蟒王问。

    “药山长老实力差不多被药山抽空了,他这些年是用自己的血肉在喂养八苦乾坤阵。”

    “阵里的残魂去哪了?”

    “这是我青云宗的秘密。”

    “什么残魂?”闫楼在后面追问。

    “只管拿下药山长老,其他的不需要过问。”大长老严肃提醒,催促他们尽快。还是原计划,先下药,再拖延,最后出手,一举拿下。

    山顶洞府外!

    一位长老被大长老安排守在洞府外面,他凝眉望着远山,脸上带着笑容。

    已经拿下宗主了,只要再控制药山长老,青云宗就完全落在大长老手上了,不久的将来,北域局面将会从青云宗开始正式打破,开启一场前所未有的混战。

    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比起常年留在宗里闭关静养,他更渴望联手强者征战北域。

    大长老亲口说过,皇室已经准备对北域出手,不允许八宗继续称雄,这就是时局!如果他们青云宗公开联手蟒王府打破北域局面,皇室那里定会全力支持,到时候……三雄联手,背靠皇室,扫荡北域只是时间问题了。

    大长老就是大长老,有魄力!有野望!这样的人才适合当青云宗的宗主。

    “赵长老,你怎么在这?”慕白长老沿着山路来到山顶。

    “慕白长老。”赵姓长老暗暗一凛,他真来了?来的够快的。

    “我好像听到这里有些怪响,过来看看。宗主呢?”慕白长老风轻云淡,从容淡定。

    “宗主在参悟他的灵宝呢,从海底王国拿来的那个。刚刚可能是参悟到什么了,闹出点动静,没什么的,不用担心。”

    “你在这是……”

    赵姓长老见慕白长老没起戒心,洒然笑道:“我刚刚正好在附近,也是听到声响赶来的,被宗主吩咐在外面守着,别让人打扰。”

    “辛苦了。”慕白长老颔首,转身就要离开。

    “我送送你,慕白长老啊,我听说玥晴灵武三重天了,你教导有方……”

    噗嗤!

    慕白突然扬手,寒光乍现,赤红长剑斩断了赵长老的脑袋。

    砍瓜切菜般干脆,杀伐果敢!!

    赵长老脸上表情还是微笑的,脑袋已经飞了出去,嘭嘭反弹,滚到了草丛里。

    无头的身体重重跪在地上,没了生息。

    慕白长老脸上没有了表情,提着赤红长剑,走进了洞府。

    青云宗宗主被五条锁链打穿身体,缠在了石柱上,三位中年弟子守在这里。

    “慕白长老?你怎么……”他们呼的站起来,可下一刻,三颗脑袋冲天飞起,连丝毫反抗的时间都没有。

    青云宗宗主慢慢抬头:“慕白……你来了……”

    “发生什么事了?蟒王和闫髅怎么会在这?”

    “大长老叛变了,还有很多很多长老,他们……串通了蟒王和闫髅。青云宗……毁了……毁在我的手上……”青云宗宗主痛苦的闭上眼,身体的伤痛远不如他此刻的心情,他恨,他悔,他悲痛。是我大意了啊,早知道这样,就该提前下手。

    “他要夺位?”慕白长老面色难看,为了得到宗主之位,竟然不惜联手蟒王府和黄枫谷,卑鄙可耻!

    “他不是要宗主之位,他是要……要众王传承……”他是刚刚才想通的,大长老不可能为了宗主之位就背叛,即便是背叛,也不会是现在,更不会是联手蟒王和黄枫谷,只有一个可能,他要得到众王传承,他是在利用蟒王和黄枫谷!

    他现在满心悔恨,也记起了那天在海底王国的时候大长老看他的眼神,或许那一刻,大长老就做出了决定。

    大长老是要得到众王传承,不惜背弃一切!

    “什么众王传承?海底王国的秘密?”

    “海底王国真正的秘密是众王传承,它在秦命身上,慕白,答应我,找到秦命,带他离开!快!”

    “秦命?”慕白长老再次一惊。

    “谁都别管了,也别管我,一天得不到众王传承,大长老就不敢杀我。保护秦命要紧,千万不要让秦命落到他手上。”

    “我带你离开!”慕白长老挥剑斩断了粗壮的锁链。

    “别管我,找到秦命,快!!”宗主虚弱呢喃,浑身血流如注。

    “我现在什么都不明白,一起走,路上解释。”慕白长老简单帮宗主止血,扛起他冲出洞府:“等等,他们是去追秦命了?”

    “他们现在还不知道众王传承在谁手里,蟒王和闫髅可能也被他蒙在鼓励。他们现在是去杀药山长老了。”

    “什么?”慕白长老面色微变。

    “晚了!!已经晚了。”宗主痛苦低吟。

    “现在怎么办!”慕白语气着急,他现在连情况都搞不太清楚。

    “走……找秦命……”宗主呢喃两声,陷入昏迷。

    慕白长老背着他离开秘境,着急着要去救药山长老,可是半路上突然感觉到药山山顶爆发出的剧烈能量,那里云雾滔天,倒灌长空,像是奔腾的洪流,在天穹和山顶之间汹涌,声势非常浩大。

    打起来了!!

    晚了?真的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