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78章 泣血归途
    “轰轰轰!”

    “吼……”

    从地底深处到地面的山河,方圆数千米剧烈的崩塌,怪响成片,场面震撼人心,妖兽和禽鸟惊散逃亡,很多佣兵和灵妖没能及时躲开,直接被裂缝吞没,随着巨石滚入地底,惨叫声凄厉瘆人。

    姜斌振翅远退,不敢触碰冲天的强光。

    混乱越来越剧烈,场面越来越惊人。十八座百米雕像完全‘复活’了,他们在地层间剧烈挣扎,斩碎岩石,轰裂上层的尘土,像是十八个发狂的蛮兽,硬生生的挣扎出来,爬出了尘封万年的地底王墓。

    “嗷吼!!”

    苍龙长啸,声动天穹,虽然是石像、虽然是龙魂、虽然沉寂万年,却依旧涌动着恐怖的龙威,它百米之巨的身躯最先冲出地层,狂暴的抖动龙躯,掀起漫天碎石,激起无尽的狂风。它在强光里扬天咆哮,宣泄着复苏的霸气。

    它的身上,王像威严雄壮,气势磅礴,铠甲寒光森森,像是真实的钢铁,他挥刀指天,刀气凌霄,卷动着光幕。

    轰!巨响若石破天惊,一座王像轮动巨锤轰开地面,腾空而起,翻腾着重重砸在地面,百万顿的重量,像是座山岳撞击。他扬头朝天,雄浑的吼声从喉咙喷薄,像是滔滔气浪贯穿天地,震得群山灵妖痛苦哀鸣,震得远方山群瑟瑟颤抖,更震得远处浪潮层层后退。他轮舞重锤,振指遥远的雷霆古城,战气冲天,威凛天地。

    女王雕像紧随着冲出地层,仪态威严,凤冠霞帔,虽然是雕像,却掩盖不住她盖世风华,王者威仪,众王里面唯一的女王,她的气势不比任何先王弱,她是永恒王国第三任王,曾经震颤过一个时代,她凤眸精芒若刀,三柄巨剑在身后摆开,暴起惊天铮鸣,像是要压制不住,要斩破这片山河,重现万古杀威。

    “吼!!”一位王像几乎跟女王同时现身,他看起来稍稍沉稳,然而他的半边头颅其实是骷髅,一半人面,一半鬼脸,他体型看起来相对消瘦,也稍稍低垂着头,可全身竟然涌动着真实的黑气,弥漫着荒兽般的恐怖气势,扭曲着空间。

    轰隆隆……

    接二连三,所有的先王雕像尽数现身,横穿地层,降临到埋葬它们万年的海岸和山林。冲天的强光照亮着密林,驱散着山河的黑暗,也把十八座雕像笼罩在强光里了,外面的人们什么都看不清,只能感觉到里面涌动的恐怖能量,以及模糊的影像。

    地底深处,一切都在崩塌,所有的痕迹都在湮灭,就连那些小兽都被王像们劈杀,它们显然不想让外界发现这里,要掩盖痕迹。

    只有白玉小龟清醒了,也亢奋了,嗷嗷怪叫:“我的!我的!都是我的!”

    它甩着小脑袋,张口吞吸,所有的灵果仙木,所有的生命之泉,都被它隔空吞到了肚子里,它甩着小脚丫,玩命的逃窜,在空中飞驰:“哈哈,爷爷自由了,自由了,呀呼嘿,唱起来,跳起来,耍起来。大河啊,海洋啊,嫩嫩的小龟妹子们,你们祖宗回来啦。”

    “谢谢啦,么啊,再见!”小龟朝着秦命扬扬手,一溜烟的消失。“爷爷我会想你的,我们后会有期,么啊么啊。”

    然而……

    就在众王全部离开地底,在秦命被锁链拖拽着冲向地面的时候,一道白玉锁链突然间凭空出现,一个拴在了秦命脖子上,一个镶嵌在了小龟的龟壳上,就这硬生生的把它拖了回来,挂在了秦命脖子上。

    秦命现在浑身剧痛,被十八条锁链贯穿身体,锁链不是简单的埋进去了,而是化作密密麻麻的细小锁链,成千上万,拴住了他全身的骸骨,哪怕是细小的关节,都跟锁链纠缠融合。

    秦命跟锁链群融为了一体,浑身骨头都像是被腐蚀了,难掩的痛苦让他差点昏厥,像是万千蚂蚁在啃咬着骨头,痛不欲生。

    这就是审判,也是最终的考核!

    “咦……”白玉小龟冷不丁耷拉在秦命胸前,愣了愣,扭头看着龟壳后面,明晃晃的白玉锁链分外刺眼,怎么回事?我做梦了?怎么会做这种梦,我这是受虐成瘾?不对,这是真的,这是锁链。

    它看看龟壳,又看看秦命的脖子,片刻后,一声嘶哑的哀鸣:“我问候你们大爷啊,还不肯放过我。”

    小龟悲从心生,整个龟瘫了,挂在秦命脖子上,目光呆滞,表情忧伤,无可恋。

    混乱的森林里,十八王像全体降临,它们被强光笼罩,像是团骄阳绽放着无尽的光辉,照亮着天河山林。一条条粗壮的锁链从里面伸出,延伸到前面的密林深处,那里有秦命半跪在地上,浑身冷汗,表情痛苦,身体微微颤抖着。

    锁链从粗到细,最终扎进他的后背,融入全身骸骨。

    “少爷!”姜斌飞道森林里,惊骇莫名,看着痛苦的秦命,看着他后背的锁链,目光顺着锁链延伸到后面‘骄阳’,里面像是封困着众多恐怖的猛兽,气势震颤山河,惊悚着夜幕,可怕的气息让他的心都在颤抖,这是……这是什么?

    “姜叔……”秦命声音颤抖,缓缓起身。

    “啊?少爷,它们是……”

    “帮我开路!”秦命咬着牙,全身肌肉蠕动,激起体内的蛮力,向前迈出几步,拉紧了锁链。

    “开什么路?”

    “遇山崩山,遇河填河,给我开一条直通雷霆古城的路,我要把它们……拖回古城。”秦命声音沙哑,表情痛苦而坚毅,他撕了上衣,露出精壮的身躯。他闷声低吼,全身肌肉绷紧,拉扯着锁链向前迈出一大步,锁链向后延伸五百米,深入浩荡的光潮里,分别镶嵌在十八座王像的胸口处。

    秦命一步迈出去,锁链拉扯着所有王像向前挪了一米,可那是千万吨的重量啊,这种强度的拉扯几乎要把他的浑身骨头都散架,痛苦,无法言喻的痛苦。

    秦命心里一阵悲凉,抬头望着昏暗的密林。一步都这么艰难,我怎么走回雷霆古城?我又要走多久?

    众王全体沉寂,像是普通的雕像,淹没在强光里,一座雕像都有超过百万吨,十八座雕像可想而知,想要把它们拖过两千公里,跨越山河密林,几乎不可能,但它们正要用这个来考验秦命,你能做到,我们重新复出守护,你做不到,抱歉,我们将会重回地底,永远沉睡,甚至……收回传承。

    “少爷,到底怎么了,你跟我说啊。”姜斌急眼了,几乎是吼出来。

    “姜叔!开路!为了秦家,为了古城,为了我们所有人的未来……开路……”

    秦命深深提气,咬牙嘶吼,全身绷紧,肌肉隆起,青筋吐出,他双眼爬满细小血管,泛着赤亮的金光,他不能妥协,不能放弃,不就是考验吗,我……接了!!

    不就是两千公里吗?

    不就是千万吨雕像吗?

    我……秦命……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