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84章 攻城
    荒野寂静,死一般的静。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闫髅破碎的脑袋上,震撼的场面让很多人的心脏都好像在这一瞬间停止了跳动。连蟒王都停在了路上,定定的看着千米外的惊魂一幕。

    死了?!

    裘麟一拳轰杀了黄枫谷谷主?!

    黑暗中潜伏着的黄枫谷杀手队伍们骇然色变,源于谷主在他们心里无敌的形象,他们全部僵在原地,不可思议的张开了嘴。

    百花宗宗主柳眉紧锁,老东西越来越狠了,竟然连事情都没查清楚,问都没问,直接就把闫髅给杀了。悲催的闫髅,堂堂北域杀手之王竟落得这种下场,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裘麟会真的杀他,连点象征性的反抗都没来得及。

    青云宗宗主面色怪异,虽然狠狠出了口恶气,可还是被裘麟强悍的突杀给惊到了。

    “不自量力的东西。”裘麟的竖瞳冰冷残忍,闪烁着真实而妖异的冷芒。他抬手挥出重重血气,缠绕住了闫髅尸体,生生的吸干了他的血气,片刻的时间在他指尖汇聚成了颗腥红的血丹,拇指般大小,却涌动着惊人的血气能量。闫髅虽然老了,血圣武境的血肉还是很补的,给我宝贝孙女留着了。

    “裘麟!你敢当众炼血丹!”百花宗宗主冷叱,这种残忍的禁术在北域是明令禁止的,只是外界威慑于血邪宗的实力,只要他们不是做的太过分,没有谁真的管,可裘麟今天竟然当着众人的面把黄枫谷谷主给炼成了血丹,残忍的举动让她难以接受。

    “敢插手八宗五王的事,没把他剁碎了喂狗,已经是我开恩了。”裘麟冷冷扫了眼远处的荒野,那些潜伏着的黄枫谷杀手们全部趴到地上,浑身发冷,不敢吭声。他们不管平常多么高傲,多么的辉煌,这会儿真的怕了。

    远处凑热闹的人们也吓得不轻。

    “不愧是北域最可怕的人,大戏还没开始呢,直接就把黄枫谷谷主给杀了。”

    “以后都特么少惹血邪宗,一群疯子。”

    “黄枫谷不会轻易饶了血邪宗,他们不敢向裘麟报仇,但免不了会去刺杀血邪宗的其他弟子。”

    “血邪宗怕过谁?”

    “裘麟真猛啊!当着蟒王的面杀了闫髅!”

    “八宗之间同仇敌忾,有人不看重,像百花宗宗主,有人看的很重,像血邪宗宗主。”

    “百花宗里全是女人,本来就是与世无争。”

    蟒王恼怒:“裘麟,你滥杀黄枫谷谷主,不怕黄枫谷报复?”

    “你插手青云宗叛乱,不怕八宗活吞了你?”裘麟神色冷酷,言语之间杀气森森,他瞥了眼远处大长老:“有枭雄的野心,没枭雄的命,可怜的家伙。”

    “都是狼,何必装。秦命就在雷霆古城,你想要?也没那么容易。”大长老面无表情,没有因为闫髅被杀而慌乱,只有眉头皱了又皱,恼恨闫髅死的太快,己方的优势起码降三成。

    裘麟嗤笑:“不知羞耻,目无宗规,青云宗里竟然养了这么个东西,怪不得近些年来很少出俊杰人才了。”

    这话不仅骂在了大长老的脸上,也骂的李宗主面红耳臊。

    大长老冷叱:“要战便战!少在这里聒噪!你裘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李宗主,是我帮你清理门户,还是你自己动手?”

    “不牢裘宗主费心,让我修养几天,亲手杀了这贼人!”宗主稍稍宽心,起码裘麟不是奔着秦命来的。

    裘麟不冷不热的笑了几声:“也好,再等个三五天,等北域群雄齐聚,大家都来看看这个忤逆叛乱,不懂廉耻的人是个什么模样,让全北域都记住他这张老脸。”

    饶是大长老城府深沉,也被羞辱的面色铁青,这些话像刀子一样割在他的脸上心里。

    蟒王战气凌霄,气势攀升到极致,提醒大长老:“少跟他废话了,我来牵制住,你杀进雷霆古城,拿下秦命!”

    必须在其他各宗到达之前拿下秦命,越是往后拖延,来的人越多,想要带走秦命就难了。

    大长老看了眼雷霆古城,安排进去的杀手呢?怎么还没有动静,是已经带上秦命偷偷离开了,还是出现了意外?

    “大长老!”蟒王喝令,这时候了发什么呆?

    “你主攻,我破城!”大长老背在身后的手朝着森林边缘做个手势,那里潜伏着来自三方的强者。管不了那么多了,必须趁乱拿下秦命,不然来的人越多,事情越复杂,想得到秦命的机会也就越小。还有,他的脸皮也实在没有厚到在全北域强者面前被奚落,尽快拿下秦命,尽快撤离。

    冷山等人全部现身,从森林闯入荒野,朝着雷霆古城方向疾速猛冲。

    “要开始了!”远处观战的人们跃跃欲试,期盼着自己也能捡个便宜。

    “我看谁敢靠近雷霆古城半步!”裘麟傲立城门上空,漫天云层剧烈翻涌,像是血色江河盘亘,骇人的场景让人胆寒心悸。

    “大长老,速战速决,我尽量缠住他。”蟒王实力强势且霸烈,他有信心缠住裘麟,不用多久,半柱香足矣。

    “破城,屠杀,找秦命。”大长老高声喝令,隔空对上了李宗主,气势高涨,战意炽烈。后方荒野里的冷山等人全体加速,体内灵力翻涌,体外光华璀璨,他们释放着惊人的能量,风驰电掣般掠过荒野。

    他们都是些高级地武境的强者,数量多达五十余位,就算雷霆古城里再出现个圣武境,他们也有信心毁了整座城池,屠了全城,迫使秦家人交出秦命。

    “你是乖乖看戏,还是抢夺众王传承?”李宗主现在伤势严重,扛不住大长老的攻势,只能朝着远方的百花宗宗主求助。

    百花宗宗主依旧无动于衷,看不出表情,也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杀!!”蟒王看百花宗宗主在犹豫,立刻发起猛攻,卷起滔天战威,杀向了裘麟。

    “杀!”大长老阔步冲向李宗主。

    而荒野里的冷山等人全部散开,像是疾驰的箭头,划过荒野的枯草,避开圣武境战场,奔向了雷霆古城。

    “父亲!出手吧,不能再等了。”荒野深处,呼延卓卓哀求着父亲,呼延家族三百多人的队伍都潜伏在这里,虽然没有圣武者,可如果加入古城战场,也会是股不弱的力量。

    “秦命在古城里吗?”呼延家主凝眉看着远处战场,现在局面还没清楚,强行插手的后果难以预料。他早已经过了意气用事的年纪,越是复杂的局面越是要谨慎小心。他身后是庞大的呼延家族,一步走错,全族陪葬。

    “父亲!李宗主没有带着秦命离开,而是留下来邀战北域,里面肯定有蹊跷,我相信他们会有别的办法。”

    “确实有蹊跷,也可能是他们故意吸引目光,给秦命制造逃离的机会。”

    呼延卓卓突然跪在他面前,憨厚的脸上在没有任何笑容,严肃道:“父亲,孩儿用我的脑袋担保,秦命绝不会舍弃他的家族。我明白您现在出手面临的压力,可大灾大难对应着大富大贵。如果我们押对了,血邪宗、青云宗将会成为我们呼延家族绝对的盟友。”

    “如果败了,呼延家族将会面临蟒王的残酷打压。”

    “父亲!赌一把啊!”

    呼延家族三百多护卫都凝眉看着远方,也在等待着家主的决定。

    呼延家主的拳头攥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攥紧,眉头凝成个疙瘩。“再给我个理由!”

    呼延卓卓抬头:“我们预想最坏的结局,古城毁灭,八宗决裂,五王败退,北域从此陷入全面乱战。我呼延家族可能会损失一部分利益,面临危险和挑战,但同样有机会在乱世崛起,因为我们有秦命!秦命身后有血邪宗和青云宗,还可能会有……铁家!父亲,您生平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守成,还是突破!”

    呼延家主沉吟许久许久,幽幽一语:“呼延家族的发展已经到了瓶颈,确实需要一场大的变动。我就赌秦命的血脉传承,我就赌八宗不会轻易饶了蟒王府。出手吧,不惜一切代价,守护雷霆古城。”

    “领命!”以牛大海为首,三百呼延家族强者集体高吼,像是突然暴起的兽群,杀奔雷霆古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