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196章 苍天绕过谁
    城府里所有人都在沉默,只有呼延家族的族长亢奋了,真想大笑三声,押对了!赌对了!看着狼奔豸突的北域群雄,看着四散逃窜的鹰王和天道宗宗主,再看秦命的冷酷杀伐,他竟然有种说不出的亢奋感觉。北域的局面要彻底改变了,谁敢再小瞧秦命,谁敢再染指雷霆古城?

    此战过后,没有谁能阻止秦命的崛起,北域都会记住他的名字。雷霆古城有十八座王像坐镇,会变得绝对安全,没有谁敢来这里撩虎须。皇室?呵呵,看看秦命现在表现出来的疯狂和凶残,不管是谁来挑战,他都会不要命的死磕到底。

    如果把呼延家族迁移到这里呢?把商会总会迁移到这里呢?

    我渴望已久的安全不就轻而易举的解决了吗?谁敢来这里抢我呼延家族的财富?

    哈哈,我呼延家族要崛起了!

    云罗森林边缘的山林里,彩依、丁典、韩千叶,以及青云宗众多弟子们都陷入深深地安静,神情恍惚的看着荒野的乱战,有种做梦般的不真实感觉。秦命的三声杀令不仅惊悚了荒野,也刺激了他们。

    他们终于明白什么是‘众王传承’了,它不仅是赐予了秦命超强的潜力,更让秦命拥有了十八尊王像的控制权。从今往后,谁还敢小瞧秦命?谁还敢看不起这个曾经的仆役?谁敢轻视这股注定名动皇朝的力量!

    蟒王死了、天罡王死了、玄心宗宗主死了、天水宗宗主死了,鹰王他们能不能逃走还是个未知。北域八宗五王的格局被打破了,一个全新的势力将强势崛起,甚至超越八宗联盟!

    曾经的曾经,青云宗不愿意给秦命提供守护,曾经的曾经,青云宗都质疑秦命的潜力。

    今天过后,秦命不再需要背景来守护他,他就是自己的背景!

    今天过后,秦命将摆脱曾经的枷锁,以全新的面貌站在世人面前。

    今天过后,修罗子之名将会拥有更重的分量,重的所有人都要敬畏。

    “杀出去!”鹰王、武王、靠山王强行汇合,拼尽全力闯出包围圈,向着远处飞逃。三位王爷浑身浴血,伤势严重,靠山王的后背几乎要碎裂,而鹰王左臂血肉模糊不成样子,差点就被废掉。他们从成名至今,从没有受过这样的重伤,怒极攻心,飞驰中大口咳血,眼睛都发红了。

    天道宗宗主联手圣堂两位长老强行突破王像的劈杀,为了脱身,他们联手把鹰王麾下那位圣武给坑了,把他推到了最后面,牵制了王像的追杀。

    “混蛋!我跟你们势不两立!”鹰王回头的时候,正好看见那位圣武被王像联手剿杀,连点喊声都没发出来,就变成血雨,惨死战场。

    天道宗宗主管不了那么多了,正是抓住这微妙的机会,飞驰撤离。

    荒野的屠杀持续到天黑,至少有五千人死在王像的践踏和摧毁下,遍地尸骸,触目惊心。其余人逃得干干净净,连头也不敢回,生怕王像突然从天而降,一脚踏碎了他们。这一刻,他们的心里只有恐惧,恐惧着王像,更恐惧着下达三声杀令的秦命。

    秦命冷酷的站在高空,金色眼神冷的像是寒冰。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阅读

    九年了……

    终于可以向过去说声再见了。

    从今天起,谁还敢欺凌我秦家,谁还敢染指我雷霆古城?遍地尸骸就是你们下场!

    从今天起,谁还敢觊觎我的众王传承,谁还敢小看我秦命?想想死在众王手里的蟒王、天水宗宗主!

    夜幕降临,黑暗笼罩着破败狼藉的荒野,方圆百里都变成了生人禁地。

    轰动北域的围城之战在震撼的追杀中落幕了。鹰王、天罡王战死,天水宗宗主、玄心宗宗主战死,天道宗宗主、圣堂、鹰王、武王、靠山王狼狈逃跑,等消息传向浩瀚北域,可以想象会引起怎样的轰动。

    深夜里,众王相继回归,坐镇雷霆古城。

    十尊王像站在了外城的城墙外,分居十个不同方位,五尊王像站到了内城的城墙外,三尊王像则镇守在了城府。它们恢复了沉寂,像是普通的雕像,却栩栩如生,巧夺天工,它们保持着站立的姿态,威严的望着远方,守卫着古城。

    满城的民众纷纷聚到雕像脚下,跪地祷告,感谢它们在最后时刻的降临,祈祷它们守护着雷霆古城。虽然古城被碾成了废墟,只有三分之一还算完整,但他们却有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不再担心,不再害怕,从今往后,我们可以正常的生活了,从今往后,没有谁再来欺负我们了。

    大长老已经绝望了,也彻底的放弃了,没有再做无谓的挣扎,任由王像控制着:“杀了我吧!我无话可说!”

    事已至此,没什么好说的了,要杀就杀,要废就废。

    秦命目光冰冷的看着他,扯了扯嘴角:“想一死百了?没那么容易!”

    “你想让我道歉?省省吧!你只是比我幸运,仅此而已!”大长老扭着头,不去看秦命。他并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成王败寇而已。

    “道歉,杀了你,都不足以消我心头的恨。”秦命向王像示意。

    很快……

    大长老被王像强行压制着跪在了秦命父母的坟前,从双腿开始石化,迅速往全身蔓延。他愤怒挣扎,跪?下跪?这比死还难看:“混账东西,给我个痛快,你没必要这样羞辱我。”

    “痛快?你也配!”秦命抓着他的头发,让他扬头看着昏沉的夜空:“你想过会有今天吗?善有善报,恶有恶惩,你抬头看看,这苍天饶过谁!从今天起,跪在我父母坟前,跪在这雷霆古城的城府,用你永生永世来为这九年赎罪!”

    大长老半边身体已经石化,失去了知觉,也失去了灵力,石化的封印像是蛛网一般扩展:“秦命!我败了,我认,给我个痛快!”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长老,即便是现在,也有着他的高傲,岂能能忍受跪着被封印?

    耻辱!奇耻大辱!

    “你也有怕的时候?我真该让全宗弟子都来看看你现在的表情!”

    “秦命……你混蛋……”

    “呵呵……哈哈……”秦命笑了,眼角却在朦胧,父亲,母亲,看看吧,看看跪在坟前的人是谁!

    院里院外的聚着很多人,却都在此刻沉默,没有谁向前劝半句,这样的人就该有这样的下场,只是听着秦命的笑声,他们都有种莫名的心酸,九年了……他承受了太多太多……谁又能明白他心里的苦,他所受的压力。都看到了他破茧重生的蜕变,有谁能明白他在茧里承受的黑暗。

    大长老表情痛苦而狰狞,终于不能再淡定:“别高兴得太早,你以为威慑了北域就能保住众王传承?太天真了。天外有天,北域之外有皇朝。圣堂死了一位长老,也绝不会善罢甘休,你嚣张不了几天的。”

    “带着你可怜的美梦封印吧,永生永世跪在我父母面前,为你当年的丑恶赎罪。我会在青云宗给你筑个石像,跪在青云峰之巅,受全宗唾骂!想想你的一生,看看你的现在,是你的丧心病狂造就了你的遗臭万年。”秦命压着他的头用力下垂,强行叩拜他的父母。

    “我恨……我恨……”大长老表情开始痛苦,发出怪叫,石化的纹路像是条条毒蛇,爬过脸庞,爬进了嘴里,鼻子里,向着内脏涌入,最后的怪叫变成了咕咕的声音,舌头和喉咙都开始石化,他拼尽最后力气要抬起头来,却被秦命死死压着:“父亲,母亲……为您报仇了……”

    咔嚓……

    大长老的姿式定格在了下跪低头,狞着脸,张着嘴,瞪着眼,全身石化。

    秦家人都走到了秦命身后,默默看着两座坟茔。他们抱着双手,双眼朦胧。安息吧,我们都会好好地,永远好好地。

    图卫等秦家侍卫相继下跪,向着主公主母叩拜。大仇已报,您该瞑目了。

    外人都轻轻离开了院子,没有人来打扰他们,把时间留给他们。

    这一刻,外人无法理解他们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