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00章 它不是龟
    嗯?呼延卓卓愣了愣,还以为是秦命在挪揄他,可声音语气又不像。

    小白龟越看越乐呵,这胖子长的真喜相。“你全家都这样,还是你后天自己努力地?长得很有层次感嘛。”

    哈!呼延卓卓惊讶的看着小白龟:“它在说话?”

    秦命耸耸肩:“我请众王的时候,众王给我陪送的礼物。”

    小白龟轻咳两声:“小娃娃,注意说话语气。小胖儿,你先出去,我们有重要的事情要谈,很重要。”

    “我先出去?”呼延卓卓指指门外,还是很惊讶,能说话的灵妖?难道是头圣兽?秦命越来越牛气了,有了王像的守护,又有了圣兽!这是要逆天啊。

    “我先跟他聊会儿。”秦命对小龟也很好奇。

    呼延卓卓一步三回头的走出房间,轻轻关上房门。

    小龟只有拳头那么大,像是个精心雕刻的玉器,盈润有光泽,它晃着小爪子,活动着被压了五天五夜的身体:“那些老不死的对你很满意,你趁热打铁跟他们聊聊,把锁链去了吧。咱有事说事,有问题解决问题,不要总用这么粗暴的方式来限制我,对吧?”

    “你在王墓里住了万年了?”秦命还是很怀疑。

    “当初我年幼无知,被他们骗进洞里,一条锁链囚了我上万年。一万年啊,什么概念啊,我生命中才有几个万年啊,就这么浑浑噩噩的浪费了。”小龟扬头,悲戚摇头,说到情深处还差点掉泪了,它慢悠悠的爬来爬去,摇头晃脑:“这些过去了,不提也罢。小祖我宅心仁厚,不跟他们一般见识,就当帮他们守墓了。可现在是怎么个情况啊,王墓没了,他们离开了,也该放我走了吧,偏偏又把我拴在你脖子上了。有事说事,讲道理嘛,是吧?”

    小龟看起来很稚嫩,说起话来老气横秋。

    秦命把它拿到手里,托在脸前端详:“众王为什么要骗你进王墓?为什么不是其他的灵妖?”

    “我善良啊,我单纯啊,我当初刚满一千岁,年幼无知啊。”

    秦命哭笑不得,你丫一千岁还年幼无知:“我不信!”

    小龟一本正经的道:“我知道你很难接受,但无所谓了。咱俩做个交易,你帮我把锁链打开,我帮你做三件事。”

    “你很厉害?”

    “很?呵呵,那是相当厉害!小祖我英俊潇洒,武力滔天,智慧无双,天上事地下事人间事,只要你开的出口,小祖我保证帮你办了。三件事,你不亏。”

    秦命微微眯眼,脑袋里冷不丁蹦出个词,神棍?

    “怎么样?考虑考虑。你把我强留在身边,一来不方便,二来我心不甘情不愿的,遇到事就不帮忙,你也拿我没办法,对吧。”小龟强作正经,目光澄澈。可心里骂疯了,意识里像是有个小龟连蹦带跳,指着秦命鼻子奚落,赶紧表态啊,磨蹭什么。老子要自由!老子要浪荡天下,云游四海,老子要睡遍天下母龟,老子要播种,特么的,老子已经憋了一万年了!

    秦命不急不忙:“我还是很好奇你跟众王什么关系,为什么非要拴着你。”

    如果这小龟真的是被栓了一万年,秦命严重怀疑它是不是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又或是哪里得罪众王了,不然为什么要用锁链拴着它。王墓里栓了一万年也就罢了,现在又把它拴在黄金心脏上,明显是要跟它‘不死不休’,死磕到底。

    小龟无辜的看着他,伸伸爪子晃晃尾巴:“你看我这样子,像作恶多端的龟?你快联系那些老不死的,要么就给我解开,要么就给个准话怎么才能解开,总不能不明不白的挂着吧,把我当什么了?我也是个有自尊心的龟。”

    秦命眯着眼看着它,忽然感觉姿式怪怪的,我跟王八瞪什么眼。他碰了碰锁链,按了按龟壳。“你为什么能活上万年?”

    “小祖我是不死不灭的。”

    秦命忽然道:“众王传承里关于永生的奥秘,是不是与你有关?”

    小龟眼珠一晃,接着道:“怎么可能!”

    “你现在具体什么实力?”

    “想当年小祖我可是翻云弄海,叱咤天地的王霸级人物。怎么来形容我好呢,我想想……嗯……对了,一个大写的镶金边的牛逼。”小龟扬头,好像真想起万年前的自己了,小眼睛亮晶晶的,非常傲娇。

    “我说现在。”

    “肯定也不差啊。能交到我这么一个朋友,你祖坟冒青烟了,偷着乐吧。”

    秦命不饶他,再追问:“你跟众王到底什么关系?你告诉我,我就帮你。”

    “没什么……”

    “说实话!不然你就在我脖子上挂着吧,我不介意戴个饰品。”秦命拨了拨锁链,笑呵呵的看着他,意识在跟气海里的残魂沟通:“你能看透它的实力吗?”

    “它好像……不是龟……”残魂已经苏醒了,或者是很久前就苏醒了,一直在悄悄观察着这只龟。在当天小白龟挂到秦命身上的那一刻,气海里的修罗刀发出剧烈的铮鸣,把他强行震醒了。

    “不是龟?那他是什么?”秦命心神一凛。

    “我猜它的龟壳是个封印,要么它不是龟,要么它龟壳里封着别的东西。总之,这妖不简单,别被它表象迷惑,小心应付。”残魂提醒着秦命,他也看不透这龟。在他的认知里,没有什么妖物能活到上万年,更不会有真正的不死不灭,连天庭和古族里都没有这样的事例记载。

    要么,这龟是在胡言乱语,要么,这龟身上牵扯着大秘密。

    白玉小龟支吾两声:“万年前的事了,我睡了这么久,都迷糊了。你把心放在肚子里,我不会伤害谁的,这样吧,我先给你点好处。”

    小龟说着,小爪子缩回龟壳里,嗖的掏出个跟它一般大的灵果:“要吗?我有很多!我还有生命之水!”

    嗖嗖嗖,从龟壳里掏出七八个灵果,晶莹剔透,灵气氤氲,都是上品灵果,被它随意的扔到床上。“只要你帮我解开锁链,我交你这个朋友,灵宝有多少要多少。”

    秦命惊讶,这龟壳好大的容量。这真是个封印?

    “你稍等,我试着跟他们沟通。”秦命躺在床上,闭上眼。

    “哈,么啊么啊,小爷我要自由了!自由!自由!”小龟连蹦带跳,嗷嗷的叫。

    秦命趟床上,尝试着沟通众王纹戒,他很想知道这小龟是个什么东西,又为什么封在自己身上。小龟看起来很不正经神神叨叨的,但这都无所谓,千万别是个威胁。

    小龟眼巴巴看着他,恨不得现在就扯断锁链。

    秦命沟通了很久,可是失望了,纹戒始终没有回应,众王好像真的陷入了沉睡。“他们不搭理我。”

    “啊?再试试。”

    “你还不了解他们吗?他们想回应自然就回应了,不想回应,怎么叫都不搭理。”

    “啊!!你不能这样对我!”小龟抓狂,他想自由想疯了。

    “我有个办法。”

    “说!”小龟嗖的窜到秦命脸上,抱着他的鼻子,小脑袋伸到他眼前,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众王纹戒早晚会有苏醒的时候,到时候再问问。你就先委屈委屈,在我身边待着,怎么样?”

    小龟定定的看着他,脑袋一耷拉,欲哭无泪。“我就想要点自由,就这么难吗?我不想活了,我要去死。”

    秦命把它从自己脸上拿下来:“别啊,好不容易出来了,总归比在王墓里要好。我其实挺佩服你的。”

    “哪?”小龟抬起头。

    “你竟然在一个暗无天日的洞里活了上万年,你不寂寞吗?不孤独吗?我想想都害怕,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小龟突然嚎啕大哭:“我想自杀,可我不敢,啊啊啊。”

    秦命哭笑不得,这丫好像还有点神经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