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09章 剽猛
    “我叫陆尧!很高兴认识你。”秦命自我介绍。

    “我叫倾城。”妖儿也给自己起了个好听的名字。

    “有没有兴趣到我花家做事?”花大锤再邀请,二十多岁的玄武四重天,天赋很不错了,如果用花家雄厚的资源来培养,潜力无限。真正让他动心的是‘陆尧’表现出来的勇敢热情和那股子火爆的蛮力,实在是对他胃口!

    不管怎样,拉一把,成就成,不成就做个朋友,不亏。

    “我们闲散惯了,不喜欢受约束。感谢你们的好意,我看还是免了吧。”秦命委婉的拒绝。

    “无妨,交个朋友。我邀请你到皇城做客,这个不会拒绝吧?”

    秦命假装着迟疑了会儿,又跟妖儿交换了眼神,这才微笑道:“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哈哈,好,路上有个伴。”花大锤笑声爽朗,招呼他们进城。

    花清逸欢快的跟在花大锤后面,回头问他们:“我能问问你们年龄吗?我跟我哥哥打赌,你们最多不超过二十五。”

    “你们多大?”妖儿反问。

    “我哥二十,我十九。”花清逸不无骄傲的扬了扬头,哥哥二十岁就晋入玄武四重天了,自己十九岁也已经是玄武境二重天,就算是在浩瀚的中央域地,这种天赋足够自傲,如果放到其他四大域地,足以碾压一片。

    “我们俩都是二十三岁。”秦命和妖儿不想说的太夸张。

    花大锤点了点头,二十三岁,玄武四重天,境界和气息都非常稳固,不是刚刚突破的。很不错!比他期待的要好!

    “我听说中央域地有幻灵法天?还有一个月就开始了吧。”秦命看似随意的问了句。

    “我这次回来就是参加幻灵法天的,怎么样,有兴趣吗?我可以举荐你。”

    “参加幻灵法天需要什么条件吗?”

    “以前的条件是三十岁以下,不得超过玄武境五重天,只要有人举荐,再交五千金币就可以参加。但这次属于全面开放,皇室那边据说要强行控制屏障,把进入的条件提升到玄武六重天。”花大锤大步走过城门,随手扔给守卫们几个金币,也就没有谁拦下盘问什么。

    花清逸长相甜美,白净的肌肤没有丝毫瑕疵,像是出水芙蓉般娇嫩,这是她最骄傲的资本,她欢快的走在前面,白皙的纤手习惯性的抓着花大锤的衣角:“这次幻灵法天会非常精彩,中央域地里所有在外历练的新生代都会回归,还有四大域地的新秀们。保守估计今年会达到五千人,罕见的规模。你们一定要参加,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花大锤以前对幻灵法天不感兴趣,没想着会回来。但这次着实倍吊足了胃口,憋着股劲要疯狂一场。“陆尧,你是修炼体武的?”

    武者世界里有一类纯粹修炼肉身的类型,非常少见,对体质要求非常苛刻。

    体武追求肉身的极致,能展现出非凡的力量,一力破万法。

    秦命点头:“差不多吧。”

    “最强力量有多重?”

    “如果是施展全力,差不多有一万八千斤。”秦命真实的力量已经超过两万斤,全力以赴可以打出两万三千斤,极致力量或许可以直追两万五千。

    “一万八千斤?”花大锤当场停住,回头惊讶的看着他。

    花清逸也惊到了,大眼睛里忽闪着不可思议,或者是怀疑。皇城里有个体武家族,所以他们对体武有些了解,正常情况下,玄武四重天的爆发力能达到一万斤算正常,一万五算天赋,超过一万五那属于异类。眼前这家伙竟然达到了一万八千斤?

    “有这么夸张吗?”秦命心里嘀咕,我说多了?

    “改天跟你切磋切磋。”花大锤也非常怀疑,正因为了解体武,才知道这个数据的意义。这个陆尧可能是故意多说了几千斤来抬高自己吧?情有可原,年轻人嘛,谁没有个傲气和虚荣心。

    这时候街道尽头忽然传来阵阵吵闹声,从惊叫变成惨叫,此起彼伏,混杂着怒骂。

    一头雄壮的黑甲犀牛发疯的狂奔,嗷嗷低吼,瞪着眼喷着气,地面随着颤抖,它浑身黑甲像是沉重的钢铁,头上三支犀角非常尖锐,寒光森森。脖子上拴着锁链,可明显是被它挣断了。它在拥挤的人群里横冲直撞,三米高、五米长,雄壮的臃肿重达十余吨,面对如此凶残的野兽,人们惊恐逃窜,拥挤践踏,很多人躲闪不及,要么被撞飞,要么被踏碎,惨叫声此起彼伏,越来越乱,人们疯了似得往两边冲。

    “妈妈……”两个双胞胎孩童被撞倒在地上,旁边人们想要去拉扯,可黑甲犀牛已经冲了过来,凶残的气息扑面而来,地面剧烈颤动,那血红的眼睛让人浑身发毛。

    正要救人的人们一阵恶寒,连滚带爬的跑开。

    “不……”一个妇人慌忙扑过来,用力抱住两个孩子,不顾一切的要逃走。

    黑甲犀牛喘着粗气,甩着脑袋,轰轰隆隆的撞开人群,践踏过来。

    妇人和两个孩童脸色煞白,满眼的绝望。

    千钧一发,秦命凌空翻腾,重重落在她们前面,双脚狠狠按压地面,几乎要碾碎石板,他抡拳暴击,直取犀牛坚韧的脑袋。拳头紧握,骨节发白,拳罡嚯嚯生风,带着旋转的劲风,咔嚓声巨响,震得街道都是一颤,秦命脚下地面四散崩碎,溅起漫天碎屑,双脚当场陷入石板里。

    黑甲犀牛的脑袋剧烈颤抖,被硬生生的抗住了。巨硕的颅骨寸骨寸裂,刹那间粉碎,它狂奔的速度奇快,以至于在停住的瞬间整个身躯都不自然的扭曲波动,后面身体猛地高扬,连带着身躯轰然飞起来,在高空剧烈翻转,带着成片的阴影砸向了前面人群。

    人群惊呼,惊慌逃开。

    花大锤眉头紧皱,甩起重锤朝天一击,嘭的声巨响,狠狠地砸在了它的身上,雄壮的黑甲犀牛先是剧烈下沉,继而轰隆弹开,像是个黑色的铁球,划过高空,反弹着砸向了远处街道。

    花大锤低估了黑甲犀牛的重量,以至于踉跄后退了两步,重锤差点脱手。

    混乱的人群惊魂未定,直到蛮牛砸落在远处街道上,发出沉闷的巨响,人们稍稍回过神来。

    拥抱着双胞胎孩子的妇人千恩万谢,抱着孩子惶恐逃开。

    秦命甩甩刺痛的拳头,从石坑里拔出双腿,这犀牛好强的冲击力,差点把他撞倒。

    花大锤看着前面的秦命,倒是没意外他会出手,只是……他竟然纹丝不动,直接把黑甲犀牛掀飞了?这得需要多么巨大的爆发力和冲击力,真可能有超过一万五千斤的拳力,至于一万八嘛……待定。

    远处突然传来声悲鸣:“我的牛啊,哪个挨千刀的混蛋给我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