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14章 暗藏杀机
    嘭的声闷响,整条街道都安静了,很多人双手捂住嘴,满脸的不可思议。

    别说他们了,王府侍卫们都有点懵,在看到‘陆尧’抓住雷角翼马后蹄的时候,他们其实是在冷笑的,这可是灵妖!不把你带到天上就不错了,你还想扯住它?愚蠢至极。可是他们的冷笑还挂在嘴角呢,雷角翼马竟被猛地甩了出去,连点反抗的动作都没有,这怎么可能?

    “让你扮酷!活该!强行装逼,后果自负。”

    妖儿满眼星星,打的爽!打的漂亮!她就喜欢秦命这股狂暴的劲儿!

    稳若静涛,动若山崩!

    韩午杨被撞在地上差点背过气去,喉咙被死死掐着,他隐约都能听到骨头的碎裂声。一瞬过后,他眼神骤冷,眉心部位闪现纹路,全身衣衫猛烈飞扬,一股惊人的光潮眼看就要从身体里炸开,如此近距离,绝对能重创秦命。

    秦命却纵身闪开,退到了百米外,虽然可以用修罗刀刺伤他的灵魂,留个后遗症,可现在还不是暴露身份的时候。“小王爷,你这么轻敌是怎么活下来的?平常都要侍卫守着吗。你这样不行啊,进了幻灵法天谁来保护你?堂堂鹰王府小王爷,万一死在了里面,太可惜了。”

    “小王爷!”侍卫们惊醒,冲到韩午杨身边,手忙脚乱的扶起他。

    “都给我滚开!”韩午杨用力甩开侍卫们,长发凌乱,脖子红肿淤青,好不狼狈!哪还有刚刚的俊美形象和冷漠气质。

    “我们是继续再打,还是让你的侍卫们替你出面?”秦命讽刺着韩午杨。

    “混账东西!你活腻了?”

    “小小散修,也敢挑战鹰王府,你好大的胆子。”

    “你这是偷袭,还有脸嚣张?”

    侍卫们恼怒,也很羞愧,竟然眼睁睁看着小王爷在他们面前被欺凌了,是他们失职了。如果让鹰王知道了,绝轻饶不了。

    “都给我闭嘴!”韩午杨冷叱,恶狠狠的盯着秦命,杀意在心中涌动。他来中央域地是要教训秦命的,是要踩着秦命的脑袋向北域宣告秦命不过如此,可是还没等进到皇城竟然被个无名小卒羞辱了?奇耻大辱。

    “我看差不多了,切磋而已,没必要闹得太僵。等到了幻灵法界,你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没人拦着。”花大锤知道自己该出面了,提着重锤走到了秦命身边,跟他并排对峙着韩午杨。小王爷这个名号在北域很唬人,在他面前都不如炎罗有分量。

    “让开!”韩午杨眉心的纹路越来越亮,气息在汹涌的提升,长发衣衫猎猎飞扬,隐隐有着明光要破体而出,他的身体里面像是封存着什么强悍的力量,正在随着眉心纹路的完善和明亮而解封。【零↑九△小↓說△網】

    咦?秦命暗暗惊疑,这股气息不简单。

    “我说到此为止!你听不明白?”花大锤向前跨了两步,怒目一瞪,气势盛隆,镇住全场,他甩着重锤指了指韩午杨身边的侍卫们:“他们里面有几个高级玄武境吧?有他们守着,随时可能插手,真打起来对陆尧不公平。”

    “他们不会出手。”

    “如果你要死了,他们不出手?”花大锤嗤笑,很是不屑那些走到哪都带着护卫的人。在他心里,连自己闯荡都没勇气的人,即便有再高的境界再强的力量,也不值得尊敬。出门在外讲求排场的人,更不值得尊重,修炼武道需要的是磨砺和苦难,而不是享受!

    炎罗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难得的平静。他在眯着眼睛打量着‘陆尧’,攻势看起来很粗鲁,也没什么精妙之处,像是头发狂的野兽横冲直撞,可是仔细琢磨,里面似乎不是那么简单。单是那股力量就够惊人的了,竟然用肉拳撞碎王忠的锁链集群,这不仅是要足够的力量,还有无所畏惧的心智,更有强大的自信,不然任谁碰到新的对手都不可能直来直去的猛冲,还是用拳头,起码要稍微有点试探。

    正当他以为这是个体武的时候,却在半空中展现出强劲的雷电武法,而且形成席卷上百米的漫天雷潮也需要足够精妙的掌控力,雷潮撞开韩午杨的攻势表明武法不弱于韩午杨,也就是地级武法!虽然韩午杨是随便出手,没有用全力,可依旧能够感受到这套雷电武法的威力。

    最让他感兴趣的是‘陆尧’最后的那一击,竟然轻而易举的把雷角翼马甩飞了,雷角翼马好像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到现在才晃晃悠悠的爬起来。所以这看似随意的一击,定有玄妙的地方。

    有点意思,花大锤从哪找到的帮手?

    攻势看起来粗狂实则处处暗含杀机,粗中带细,狂中有计,或者说是他故意展现出的粗狂和野蛮?如果不仔细的琢磨,真可能被他骗了。

    “小王爷,我看算了吧。一个无名小子,你赢了他不值得骄傲,输了……呵呵……可不怎么光彩啊。”炎罗又看了几眼‘陆尧’,这人好像从开始就针对韩午杨,流露出来的气势明显是有过节。难道鹰王府以前欺凌过他的师父?很有可能。鹰王府在北域没少招惹敌人,只是没有谁敢向这北域第一王府挑战罢了。

    “我会输给他?!”韩午杨心里窝火,可炎罗一句话点到他心里了。当着这么多人面,如果赢了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可别说是输了,即便赢得不干脆不漂亮也会让人嗤笑。毕竟这只是个无名小子,名不见经传。跟他打起来,反而会成就他的名声。

    这可能就是这个混蛋的目的吧,要在进皇城之前给自己赚个名声,也可能是要在花大锤面前表现。

    可恶,不敢打炎罗注意,欺负到我头上了?

    韩午杨越想越冷静,心里的杀意也越重。

    秦命还想再刺激刺激他,可是眼角余光忽然瞥到前面的酒楼的顶楼,一道高挑的身影站在窗口,黑色斗篷遮住全身,只有那张白净的娇颜半隐半现。

    秦命眉头微皱,这一次看的更清楚了,就是她,可是她到底想干什么?

    韩午杨最终没有再出手,等到了幻灵法天再慢慢折磨他!可是,当韩午杨要用眼神警告他的时候,却发现这混蛋竟然在往其他地方看,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要不是韩午杨还有点定力,差点又要出手,非要弄死他不可。

    “我们走。”炎罗没兴致跟花大锤较量了,驾驭雷角翼马腾空而起:“陆尧是吧?我们皇城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