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18章 无限嚣张
    “是谁?滚出来!”白衫少年眼神阴鸷,扫过附近的楼顶。谁敢打扰本公子的兴致?

    “薛北羽,差不多可以了。”附近酒楼的顶楼窗口,一个青衣少女看不下去了。

    白衫少年安抚懊恼的巨鳄:“要你管?幻灵法天是有面向四大域地开放,可不至于什么都能参加,这样只会拉低档次。我今天就得教训教训这些四大外域的人,让他们清楚中域的力量。”

    青衣少女不屑的轻笑:“呵呵,你以为你薛北羽很强吗?不就是因为你姐姐薛婵玉要回来了,以前也没见你敢这般嚣张?”

    “哈哈,没错,我姐姐要回来了,我还不怕告诉你,我姐姐已经玄武境六重天!”白衫少年傲娇的仰着头,无限嚣张。

    六重天?人群里响起阵阵惊呼,酒楼里很多人都动容。

    薛婵玉,中域十杰前三甲的传奇女子,也是圣堂的核心弟子,五年前就已经名动中央域地,据说完美的继承了薛家血脉,比之当代家主都有过之,受到悉心的培养,连圣堂都非常看重。

    薛婵玉两年前就独自去了南域最残酷的赤川沙漠历练,一直没有消息。

    楼上的青衣少女也是一惊,跟她同桌的人们都面面相觑,目露惊容。他们虽然隐约得到了消息,可还没最终确定,既然从薛北羽嘴里说出来,看来定是真的。

    好一个薛婵玉,二十岁的玄武六重天,这在中央域地的历史上也是罕见的。

    秦命和妖儿也都惊讶,十杰里果然有人晋入了六重天。薛家,契约家族,一个与灵妖签订契约,共同成长的神奇家族,天赋越强,可以控制的灵妖越强,有些天赋特别强悍的族人还能控制两个灵妖,甚至是两个以上。

    “看看我们中域的新生代,再看看四大域地的新生代,哈哈,他们就是个笑话,就算那什么狗屁修罗子,也不足为虑,说不定这次会死在幻灵法天。”薛北羽极尽嚣张,言语间完全是在羞辱挑衅。

    附近有些来自四大域地的新秀,恨得咬牙切齿,可终究没有谁现身挑战。幻灵法天还没开始就惹怒薛家,实在不是个明智之举。有些气盛的人气不过,可还是被同伴们强行压下。

    “刚刚那几个小贼,你们也就偷偷摸摸做点事了,谅你们也不敢出来。吞天鳄,走,不跟他们一般见识,到城门迎接我姐姐。”薛北羽坐到巨鳄宽厚的背上,很享受周围惊讶的目光。薛婵玉是薛家的骄傲,也是他的骄傲,父亲不打算让皇城里的各域地新秀提前知道薛婵玉的实力,可他认为应该早早公布出去,让四大域地感受中域的强盛。

    他要亲自去城门外迎接薛婵玉,让姐姐看看自己这些年的成长,看看吞天鳄的实力。

    妖儿微微凝眉:“不行了,受不了了,这货嚣张的我想吐,我得……”

    “秦命?妖儿?”一声惊讶又好听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声音不大,可此刻的街道安安静静,都沉浸在薛婵玉即将回归的惊讶里,所以当即传遍街道,很多人的目光齐刷刷转向了秦命和幺儿的楼顶。

    秦命和妖儿也是下意识的回头。

    两个娇嫩如花的美丽少女在后面的楼顶,惊喜的看着他们。

    一个恬静温婉,紫色长裙,长发如瀑,修长的双腿尤为惹眼,高挺秀美,过目难忘。一个青春靓丽,一身蓝色小衣,俏丽可爱,亮晶晶的大眼睛忽闪着灵动,还有几分狡黠,五官精致,像是个完美的瓷玉小人,没有丝毫瑕疵。

    完全不同的风情,却都让人眼前一亮,站在屋顶像是道美丽的风景。

    百花宗的紫陌和凡心!

    两女身后也走出两位男女,男的俊俏,女的美丽,都有种出尘的气质,两人都是来自星河宗的弟子。

    秦命和妖儿在转身的时候都巧妙地隐藏了眼神和表情,故作惊讶又很随意的看着他们。

    “认错了?”凡心郁闷的撇撇嘴,看满街的人都望过来,她吐吐小香舌:“认错人了。”

    “抱歉了,你们继续。”紫陌尴尬的赔笑,也赶紧拉着凡心离开,这里可不是北域,百花宗的影响力几乎没有,而且中央域地的很多新秀好像很抵触四大外域的弟子,真要闹起来占不到便宜,所以她们和星河宗的弟子来到这里已经五天了,都小心翼翼的,从没主动挑衅过谁,尽量的平静,顺便找秦命和妖儿。

    很奇怪,他们越是在皇城里住的久了,越有点想念秦命和妖儿了。只有那两个‘疯子’才有胆魄蔑视中央域地的新秀,什么都敢干,什么都不畏惧,也只有他们敢教训这些目中无人的中域新秀。如果能尽早的跟他们回合,或许心里还能稍微有点安全感。

    “你们是北域的弟子?”吞天鳄上的薛北羽却忽然叫住她们。

    “百花宗,紫陌。”紫陌不想惹麻烦,简单的回了句。

    “呵呵,都说北域盛产美女,今天一见,果然不假。”薛北羽的目光在紫陌和凡心身上转着,也撩了眼她们背后故意躲避的另外那位少女,不掩饰自己惊艳又欣赏的目光,三个女人各有风情,美艳不可方物,据说北域的女子往往外柔内坚,不好驯服。“不知道我薛北羽有没有兴趣邀请三位妹妹共进午餐?”

    凡心很不满他肆无忌惮的眼神,轻哼:“你不是要去迎接你姐姐吗?”

    “不着急,我想我姐姐如果看到我能邀请到这么美丽的三位女子共进午餐,一定会非常高兴地。”薛北羽言语里稍稍带着几分挑逗。

    街道上众人纷纷厌恶,刚刚还嚣张呢,现在看到美女就这幅模样了?可是忌惮着他薛家的地位和身份,没有谁在说什么,从外围开始陆陆续续散开。

    “我们走!”紫陌拉着凡心他们离开。

    薛北羽轻呵呵的笑了声,坐在吞天鳄身上,继续往城门走。只是吞天鳄体型肥硕沉重,走的非常慢,一步一步的往前挪着,粗重的鳄尾缓慢的摆动,他又端坐在上面,一动不动,微仰着头,闭着眼,这一幕多多少少有点诡异。

    街上的人群都自觉地给他让路,没有谁愿意招惹这个嚣张的世家弟子,尤其是他故意放出他姐姐即将回来的消息后,更不愿意跟他对抗。皇城里的人都知道薛婵玉非常宠爱这个同父同母的亲弟弟。

    “瞧他那傻样!恶心!”

    “真希望有谁来教训教训他,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那吞天鳄是个异种,据说有着上古血脉。”

    “特么的,我不服,这种灵物怎么会跟他签订契约。”

    附近酒楼上的世家弟子们都不满的嘀咕,只是没有谁敢大声说而已。这小子虽然纨绔了点,可天赋不俗,也是中域十八妖孽之一,他还有个更逆天的姐姐,确实有嚣张的资格。

    妖儿刺激秦命:“上!收拾他!这也太嚣张了,脸上就差写俩字——欠揍!他姐姐是薛婵玉,你虐了他,他姐姐肯定来找你麻烦,我很期待到时候谁收拾谁。”

    秦命哭笑不得:“别胡闹了。”

    “他这么嚣张你都能忍?我们来这里就是闹的,管那么多干什么。我收拾薛北羽,你控制吞天鳄。”妖儿潮秦命眨个眼,嘻嘻一笑:“每人只出两招,看谁效果好。”

    “人家又没招惹你,至于吗?”

    秦命嘴里说着,手上毫不含糊,纵臂一挥,厚厚的斗篷呼的缠住全身,连脑袋都罩在里面,第一个从屋顶飞跃而下。

    “你……”妖儿紧随着缠住斗篷,翩若惊鸿,凌空翻越。

    人群基本散开,街道两侧的酒楼里也没有谁再关注妖骚嚣张的薛北羽,就在这时候,两片‘黑袍’翻舞着从天而降,宛若黑鹰展翅,俯冲落地,下一瞬猛地暴起,追击百米外的吞天鳄和薛北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