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19章 俺叫马大猛(四更)
    薛北羽眼睛一睁,眸光微凝:“真有不知死活的家伙!吞天鳄,又来吃的了!”

    嗷吼!吞天鳄肥硕的身躯猛烈抖动,粗壮的鳄尾左右摆动后刹那猛击。

    妖儿后发先至,速度奇快又轻若灵蝶,鬼魅般避开鳄尾纵步腾起,直取鳄背上端坐的薛北羽。

    与此同时,秦命冲到吞天鳄侧面强行刹住,脚掌撞击地面,崩起杂乱的碎屑,稳稳当当的控制住身体,双手紧扣,翻转着抓向了呼啸而来的粗壮鳄尾。那条鳄尾两米多长,肥厚沉重,覆盖着黑漆漆的鳞甲,还遍布刀刺,暴击的威力可想而知。

    嘭的声闷响,秦命双手强行抓稳了鳄尾的尖端,当双手顿时皮开肉绽,身体当场失控,踉跄着后退了三五步,差点被扫飞出去。秦命面色大变,这巨鳄好强的爆发力量。不过他的爆发力也够强,五步之后硬是稳住了身体,也顾不得双手剧痛,一咬牙,猛力前冲,要把它甩开。

    “嗷吼!”吞天鳄全身剧烈抖动,别看肥硕笨重,力量却非常恐怖,尾巴一抖,猛地朝天轮了起来。

    该死!秦命受不住这股力量,被强行甩向高空,翻腾着落向了前面。

    吞天鳄扬头咆哮,一股惊人的吞噬力量从身体里爆发,从喉咙奔涌,冲天而上,汹涌着笼罩了半空的秦命,没等他落下,吞噬力量便已经先一步撕扯着他冲向了吞天鳄巨硕又狰狞的嘴巴,血淋淋的舌头,成排的尖锐獠牙,触目惊心。

    周围酒楼窗边的食客们都被惊动,纷纷探头张望,哪个不知死活的敢挑战吞天鳄?找死的节奏很强烈啊。

    啊!很多女孩子惊呼的捂住眼,又要吞人了!

    “嘻嘻……”妖儿乐了,你也有被动的时候,可笑归笑,下手毫不含糊,奔袭着薛北羽,一系列的进攻行云流水般,让人眼花缭乱。

    薛北羽连连闪避,十余步后迫不得已的从吞天鳄的背上翻退撤离,不过他虽然嚣张,却有着非常玄妙的步伐,速度并不是多块,却总能巧妙地闪开所有攻势。像是油里泥鳅,怎么也抓不住。

    妖儿轻咦,有点本事啊。

    薛北羽第七次脱离妖儿追击,重新回到鳄鱼背上,怒不可遏:“你在磨蹭什么!给我吞了这臭娘们!”

    可是……

    吞天鳄遇到麻烦了,它明明可以一口吞了这个人类,事实却是……卡住了!

    秦命确实被吞了,却在千钧一发间控制住身体,半蹲在了吞天鳄的巨嘴里,牢牢的踩住它的石头,双手硬生生顶住了要闭合的獠牙,他浑身爬满青筋,满脸紧绷,磅礴的力量在全身每个关节涌动,一声闷吼,身体一点点的立了起来,撑住鳄嘴一寸寸的高抬。

    吞天鳄从没遇到这情况,猛烈的甩动脑袋,却怎么也甩不开。

    酒楼里很多人惊得站了起来,撑住了?这都能撑住?

    “吃了他啊!”薛北羽怒斥吞天鳄,本少爷竟然被个女人追的这般狼狈!

    嗷吼!吞天鳄喉咙里再次喷出股吞噬力量,那黑漆漆的喉咙后就像是个无尽的黑洞,要把秦命撕扯进去,里面更涌出股血腥的恶臭,让人头晕目眩。

    “开!!”秦命不敢耽搁,嘶吼间全身力量暴涨,一米八的身体硬是挺直了,伴着声咔嚓的脆响,吞天鳄嗷的声惨叫,健壮的颚骨脱臼了,眼珠子顿时瞪得溜圆,疼得它浑身都抽搐。

    街道两边无数人倒吸凉气,这都行?!

    “好!够爷们!纯爷们!”一个酒楼里,满脸胡须的粗狂男人拍桌而起,激动大喊:“俺马大猛就喜欢这种爷们!”

    一巴掌下去,桌子哗啦的碎了,正要上菜的店小二一声痛吟,娘咧,这是新桌子啊。

    薛北羽也是一怔,嘴巴微微张开,可是他忘了还有个紧追不舍的敌人呢。妖儿甩手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顺手扯住了他的衣领,嘻嘻一笑,猛地拉扯,连人带衣服的拖飞了出去。

    “混蛋!”薛北羽又惊又怒,正要反击,秦命突然从旁边出现,抓住了他的脚腕,猛力向反方向拉扯。

    就这样……

    一个扯着衣领,一个抓住一脚,在时间和画面仿佛定格的瞬间,一男一女往相反方向一扯,刺啦声脆响,华贵的白色长衫被当众撤掉了,露出个白花花的男人……身体……

    薛北羽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大街上被人脱了衣服,还是这种狼狈的方式。

    一声刺啦的脆响也成了街道这一刻唯一的声音。

    街道两侧、酒楼窗口,上百人都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嘴,瞪大了眼,看着半空中被强脱了衣服的男人,白花花的身体在阳光下非常惹眼,只剩一条短裤和一双靴子,短裤还是黑色的,靴子也是黑色的,跟他白色的皮肤一搭配,白的更白,黑的更黑,要多惹眼有多惹眼。

    薛北羽都懵了,眼看就要成型的武法在身体里卡住了,凉飕飕的冷意让他清楚的意识到,老子光了!

    默契!妖儿朝秦命眨个眼,咯咯娇笑,扯着衣服,腾空而起,翻上了前面的高楼,随手一扬,挂在了楼顶的凸起上,迎风飘扬。秦命则抓住他的脚踝,甩向了前面的街道,也紧追着妖儿翻上了高楼,回头看了看嘭嘭落地的薛北羽,忍不住一笑,带着妖儿从楼顶消失。

    “别走!喂喂!别走!”马大猛从五层窗口翻到街上,提着巨斧纵步狂奔:“俺叫马大猛!爷们,交个朋友,啊?!”

    马大猛?秦命和妖儿交换目光,怎么把这货吸引来了?而且这粗狂豪放的声音可不想十九岁的!不管了,撤!这里可是皇城,万一被薛家长着盯住,可就没得玩了。

    直到这一刻,半条街道都沸腾了。

    惊呼声,大笑声,口哨声,此起彼伏,一片欢乐。

    “啊啊啊!”薛北羽羞愤余狂,手忙脚乱的要捂住身体。

    吞天鳄还趴在远处打滚,嘴巴脱臼让它痛苦不堪,嗷嗷的低吼,眼泪都出来了。

    “这是哪位英雄啊,简直为民除害啊,哈哈。”

    “咱们北羽公子的身体好白啊,真想摸两把。”

    “喂!!北羽公子,卖衣服喽,我用我这身外衣,换你的吞天鳄,要不?”

    “太可恶了!简直太可恶了,脱一次怎么不脱干净呢?”

    “嘻嘻,真是太坏了,坏的太可爱了,那是哪来的英雄?”

    酒楼上的公子哥们都亢奋了,各种笑声此起彼伏。街道上的男男女女也都抿着嘴指指点点,这种场面千载难逢,必须得多看两眼。

    薛北羽抓狂了,疯也似的扑向旁边人群,硬是从一个男人身上扯下衣服,不管不顾的套在身上,朝着两边怒吼:“不管你们是谁!老子早晚抓住你们,我要把你们凌迟处死,我要把你们撕成碎片喂鱼!”

    这时候,马大猛从旁边胡同翻出来,气势汹汹的冲到街上,没追上人。可能是巨斧太沉了,震得街道都微微颤抖,那柄宽厚的乌金巨斧反射着妖异的乌光,他指着痛吟的巨鳄吹胡子瞪眼:“你特么倒是追啊!都把你嘴巴脱臼了,你怎么不追啊?”

    巨鳄哪有心思理他,痛的嗷嗷低吼,一把鼻涕一把泪,养尊处优的它还没受过这种痛苦。

    “孬种!”马大猛一瞥眼,发现了秦命丢落的黑袍,抓起来跑到巨鳄面前,往它鼻子上塞:“闻闻!快闻闻味,赶紧追,再不追就没影了。”

    薛北羽在前面一怔,破口大骂,去你奶奶的,我那是鳄,不是狗!闻个屁啊!

    哈哈!周围再次暴起阵狂笑,第一次见人把鳄鱼当狗用,今天是薛北羽被黑的最惨的一次。

    吞天鳄也怒了,欺鳄太甚,我闻你大爷,它肥硕的身躯猛地打滚,甩着粗壮的尾巴抽向了马大猛。

    “呔!要你何用!”马大猛眼珠子一瞪,单臂一挥,巨斧一轮,朝着那扑面而来的粗壮鳄尾抽了过去,锵!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响彻街道,所有人耳膜嗡的声,纷纷露出痛苦的表情。

    吞天鳄盛怒之下的暴击何等猛烈,这一刻竟然被巨斧狠狠的劈开,厚重的鳞甲都成片的崩碎,鲜血四溅,它肥硕的身体噌噌退了三五步,跺的地面隆隆震响。而马大猛竟然纹丝不动,巨斧顺势再舞,哇呀呀怪叫着,劈头盖脸的斩向了吞天鳄的脑袋:“孬种!”

    吞天鳄没等稳住便怒吼着暴击,肥硕的身体几乎半立而起,磨盘般雄壮的爪子狠狠地抽向了巨斧。

    轰的声巨响,整条街道再次一颤,吞天鳄的爪子被猛地劈开,又是一次皮开肉绽的震撼场景,半立的身体离地飞起,撞向了旁边的酒楼,五米长的身躯剧烈翻转,粉碎了正门,横扫着大堂,里面一片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