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22章 烈焰如浆
    茶楼的环境雅静典雅,古色古香,布局考究,相得益彰。绿竹、小泉、青藤、乌木,还有树根雕琢的茶桌,都仿佛浑然天成,散发着自然的风味。清灵的琴声悠扬的回荡,缕缕茶香,浅浅细语,相比起喧闹的皇城,这里更像是个净土,没有浮躁之气,也没有喧闹之人,每个走进这里的人都会下意识的放轻脚步,以茶会友,浅谈闲事。

    紫陌四人坐在了顶楼靠窗的位置,点了壶普通的清茶,看着窗边外景。

    “好无聊啊,皇城明明很热闹,我们为什么会这么无聊呢?好奇怪哦。”凡心不满的摆弄着茶具,灵动的大眼睛有意无意的瞟几眼师姐紫陌和对面的星河宗男女弟子。

    三人摇头轻笑,这丫头总想着胡闹。

    紫陌给她倒杯热茶:“你啊,老老实实陪着我们,哪都别想去。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域的新秀们回到皇城,局势开始变得复杂了,有些新秀是在抵触外域的人,主动挑衅寻事。有些是中域新秀之间在对抗,谁都不服谁,都想挣个名气,证明自己。我们是来参加幻灵法天的,没必要现在就牵扯到这些复杂的事情里。”

    星河宗女弟子管玉莹温柔轻笑:“中域的新秀们都巴不得我们外域的人闹事呢,他们正好借机会出手,在幻灵法天开始之前就给所有外域人一个下马威。这些中域新秀虽然是嚣张了点,但天赋和实力确实太可怕了,就目前十八妖孽展现出来的实力就足以横扫外域,别说那些还没正式露面的十杰们。”

    “玉莹姐姐你怎么能长别人志气,你也是玄武境四重天啊。”凡心撇嘴,这位管玉莹是前一届八宗茶会的五强弟子,现在已经玄武境四重天,是他们四人组合里面最强的一位。

    “不是长别人志气,中域的新秀确实比我们预想的要强大很多。据说十大人杰里面已经有几位确定为玄武境六重天,二十岁左右的年龄,六重天的境界,我们北域何曾有过这样的天才,就连十八妖孽无一例外全部都是玄武境四重天,还都是非常稳固的境界。”管玉莹婀娜秀丽,似清风中的柔柳,给人种轻盈美感,她是个很安静的女孩,肌肤如雪,闪烁着晶莹的光泽,可她也是个坚强又好强的女孩,来中域之前,她认为自己的天赋和实力足以拍在中上游,可现在……真的没有多少底气了。

    星河宗男弟子庞炳很坦然:“我们不是来跟他们结怨的,只是来领教幻灵法天的魅力,寻找合适的机缘。低调点没什么错,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等进了那里,实力强的不一定能活得久,我们还要同心协力,共同应付。”

    凡心撇撇嘴,心里在嘀咕,没朝气,没气概,闹一闹怎么了,幻灵法天开始还早呢,一天到晚就这么溜达啊?‘木秀于林’那是无能者给自己找的借口,人不轻狂枉少年,年轻都不张扬,难道等老了再嚣张?“秦命那小子死哪去了?这都多少天了,还不见他露个面。”

    管玉莹打趣道:“凡心妹妹,你这小仙女是不是对秦命动了凡心啦?一路上总听你念叨他。”

    “怎么可能!”凡心大窘,急忙辩解:“我是在想我们北域也只有他那个不要命的疯子才能杀杀这些混蛋的威风,你可别想多了。”

    “我想多什么了?”三人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你们什么眼神,我跟秦命可没什么,我已经把他介绍给紫陌师姐了。”

    “你把他什么了?”紫陌一怔。

    凡心讪讪笑笑:“没什么,你就当我没说。”

    “紫陌姑娘,凡心姑娘,幸会幸会,本人炎罗,赏光一起坐坐?”炎罗走上顶楼,一眼就看到了窗边那靓丽的少女们,娇艳似鲜艳的花,青春动人,俨然成了顶楼的一道美妙风景,很多茶客都时不时的往那里瞟两眼,如此女子当真赏心悦目。

    只是这一幕美景和静谧都被突然上楼的炎罗等人破坏了,嘹亮的声音在雅静的茶楼里格外刺耳,很多人都皱起眉头,可是碍于对方身份,理智的保持了沉默。

    炎罗?紫陌她们很快想起来了,炎家的公子,也是皇城的风云人物,更是个风流的浪荡公子。她们不希望跟这种人有牵扯,可是在看到他身边左右走上来的韩午杨和曹无疆后,尤其是在注意到两人嘴角那抹冷笑后,都知道今天恐怕很难脱身了。

    “抱歉,茶桌已经满了。”庞炳起身拦住他们。

    “你是谁?哦,算了,无名小卒,没必要知道你名字。”炎罗眼里只有紫陌和凡心,闻名不如见面,果然美妙!紫陌恬静温婉,由内而外散发的优雅气质,柔美的坐姿,能感觉到她的修养,也能看到玲珑的侧面曲线,还有那条裙摆间若隐若现的修长雪白的美腿,每个弧度每个凹凸,都是那么的诱人。他玩弄过很多女子,都不及眼前这位的十分之一,这一刻,真有点心动了。

    再看她旁边的凡心,娇俏玲珑,灵秀纯美,红红的樱桃小嘴最是诱人,稍稍稚嫩了点,可给人种含苞待放的韵味,让人忍不住要亲昵享用一番。

    不错不错!两种风情,两种味道,都很合我胃口。

    韩午杨稍稍留意炎罗的眼神,心里一声哼笑,就知道他会喜欢。虽然他故意说了‘出了事算我鹰王府’的,可真当出了事,你炎家跑的了?

    “这里虽然是皇城,也容不得你炎罗为所欲为。”庞炳是队伍里唯一的男人,虽然平常沉默,可遇到事的时候还是拦在了三位女孩面前。

    紫陌、凡心、管玉莹都站起来:“我们已经满座了,请你们离开。”

    “你们刚刚说什么?”炎罗忽然注意到星河宗的女弟子也不错,婀娜多姿,风华正丽,给人种又柔又美的飘逸感,最诱人的是她的肌肤,仿佛微微闪着荧光,白白嫩嫩,不知道全部脱了会是怎样的美景?抱在怀里把玩一番定会回味无穷。哈哈,不错不错,他稍稍给了韩午杨个眼神,我很满意。

    韩午杨微微颔首,你满意就好!别说你满意了,我看到都心动。等你享用完了,我也尝尝。

    “茶桌已经满了,请你们离开。”庞炳按住炎罗的肩膀,要他保持距离。

    “满了?呵呵……”炎罗突然出手,一把掐住了庞炳的喉咙,火热的烈焰喷薄而出,像是粘稠的岩浆转眼包裹了他的喉咙脑袋,迅速向全身蔓延,浓烈的高温腾起满屋子的热浪,烘烤着空间。

    庞炳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更别说是闪避,被滚烫火热的烈焰淹没,整个人转眼间消失了,连点灰烬都没剩下。

    茶楼顶层的茶客们悚然一惊,惊慌失措的站起来。

    管玉莹等女脸色煞白,下意识的后退几步,难以置信的看着正慢慢散开的火焰,庞炳呢?没了?

    韩午杨和曹无疆都稍稍动容,够狠!直接抹杀了。

    “呵呵,现在不满了,正好空缺一位。”炎罗散开了粘稠又高温的烈焰,甩开衣袍,坐在了茶桌的座位上,笑意盈盈的抬手示意:“三位美丽的姑娘,请坐?”

    管玉莹脸色苍白,还是有些怔神:“你把庞炳杀了?”

    “刚刚那个吗?呵呵,不用理会,小小人物,死不足惜。”炎罗无所谓的摆手,好像那根本不是人命,而是件没有用处的杂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