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29章 危险人物,白小纯
    前面三棵老树的中间位置,安置着一座十米长宽的展台,固定着一个透明的琉璃笼,里面有头稚嫩的牛犊,蜷缩在那里瑟瑟发抖,看样子出生没多久,用惊恐的目光看着外面的人流。

    一个秀美的少年站在琉璃笼边,静静地看着里面的牛犊。他一身修身的白绸长衫,齐整顺滑,干干净净,做工考究,一头乌黑长发未绾未系披散在身后,光滑顺垂如同上好的丝缎。他模样秀气像个文静的女子,叶眉之下是一双灵动瑰丽眼眸,眼角微微上挑,更增添撩人风情。

    朱唇轻抿,似笑非笑。

    他不能用英俊来形容,美貌更合适!

    无论是衣角,还是细眉,亦或是发迹,都好像精心的修饰过,非常在乎自己的形象。

    商场里热热闹闹,人来人往,唯独他的周围没有一个人敢靠近,连兽笼的前面负责介绍的美丽侍女都远远地避开他,眼神里有倾慕更有忌惮。

    白小纯?秦命和妖儿都下意识的看过去。

    “花兄,别来无恙。”秀美少年红唇轻启,淡淡浅笑,只是注意力都在笼里的牛犊身上,头也没回,看也没看花大锤。他的脸简直美到让女人都嫉妒,从侧面看过去,高挺的鼻梁与薄薄的嘴唇都完完全全的巧夺天工恰到好处。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花大锤浓眉微皱,不是说这家伙过几天才回来吗?

    “刚回来,听说赤雷宫来了批新的灵妖,过来看看。”

    “怎么?你看重这头牛了?”花大锤走过去,但还是跟白小纯拉开一段距离。

    白小纯,中域十八妖孽排名第二的奇才,一个飘逸灵动的少年,一个美的让人惊艳的少年,也是个让无数人忌惮警惕的危险人物。

    “赤雷宫这几天前后运来六百头灵妖,审查上难免会有疏漏。花兄,你说……这头灵牛是不是其中一个?”白小纯的目光始终落在那头瑟瑟发抖的牛犊身上,好像那是世间最美的宝物,眼神一分钟都不想挪开。

    花大锤碰了碰琉璃笼边的牌子:“上面不写着吗?二级灵妖,青风牛。你以为它是头什么?”

    白小纯轻笑,并不说话,向着远处的侍女招招手,他的指甲都玉白盈润,细腻的修饰过,皮肤更是雪白有光泽。

    “白公子……”那侍女勉强的扯扯嘴角,往这里走了走,可还是不敢靠的太近,眼神里的忌惮多过倾慕。

    “多少金币?我买了。”

    “刚刚总管来过了,说您看好什么,就送您了。”侍女声音微微颤抖。

    “有心了,安排人送我府上。”

    “是!是是,这就安排。”侍女慌忙退下。

    花大锤已经见怪不怪,别说侍女了,连他都不敢靠近白小纯:“我不记得你喜欢灵妖,这头牛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花清逸也往琉璃笼里看了看,实在看不出什么特殊。他竟然喜欢牛!

    “不确定,以后再看了。听说你的死对头炎罗被杀了?花兄不去酒楼庆祝,怎么来了这赤雷宫?”白小纯又看了会儿牛犊,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

    “你的意思是我杀的?”

    “不要这么敏感,没人说是你杀的,再说了……你杀了又能怎样?炎家还能杀了你吗?”白小纯话里有话,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微笑着向花清逸颔首,彬彬有礼,举止间温文尔雅:“花妹妹,很久不见,越发漂亮了。”

    “谢谢夸奖,你也越来越漂亮了。”花清逸被他这么一看也有点紧张了,站在花大锤身边悄悄拉着他的衣角。

    “告辞了,幻灵法天再见。”白小纯浅笑,告辞离开,可是就在转身的时候,忽然注意到了秦命和妖儿,那双灵动而瑰丽的双眸微微一凝,定在了他们身上。

    秦命和妖儿坦然面对着他的目光,无波无澜,平平静静,可是……白小纯竟然盯着他们看了起来,两人的双手不由的缓缓攥紧,平静中带着警惕。中域十八妖孽里面,白小纯综合实力排在第二位,可是若论危险性,绝对第一!他们现在看不透白小纯的实力,应该已经是玄武境五重天了,应该有了抗衡十大人杰的资本。

    白小纯的危险不在于他的性格,而在于他的武法!

    一种灵魂秘术,能把人活生生的炼成傀儡。

    白小纯仔细打量着他们,笑意微微加深。“两位朋友,外域的?”

    “北域,陆尧(倾城)。”

    “你们是花兄的朋友?”

    “这是我在北域结实的朋友,怎么了?”花大锤很少见冷漠的白小纯对谁感兴趣过。

    “花兄能结实到这样的朋友,当真好福气。白家,白小纯,幸会了。”白小纯主动向秦命表达了善意,温和的举止、绝美的容颜、修身的衣着,无不让人心生好感,当然了,前提是不了解他的人!

    花大锤看看白小纯,又看看‘陆尧’和‘倾城’,更奇怪了。

    “我们在哪见过吗?”妖儿试探他。

    “我见过你们,你们没见过我,不过现在算是认识了。”白小纯的笑容意味深长。

    花清逸咦声道:“你见过他们?什么时候?”

    白小纯笑而不语,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抬手压胸,微微颔首,告辞离开。

    “他好像认出我们了。”妖儿趴在秦命耳边轻语。

    “神神秘秘的。”花清逸撇嘴,很不喜欢这个人,跟他相处很没有安全感,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他控制,所以皇城里流传着一句话,千万不要与白小纯为敌,更不要靠近白小纯十步以内,不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很低调,低调到没有谁能确定他真实的实力,十大人杰公认的危险人物。”如果十八妖孽里面真有谁能挑战人杰的地位,当属前两位妖孽级人物封飞雪和白小纯,其中尤以排名第二的白小纯为最,而这句话连封飞雪都默认。

    “我们不招惹他就是了,走,前面看看。”

    秦命没往心里去,只要不招惹我们,什么都好说。他在白玉小龟的指引下走到前面的拐角,有几位工作人员正把新来的灵妖转运到展台的琉璃笼里,都是些看起来很普通的灵妖,有两头狼崽、一条幼蟒、三头熊崽,还有一头毛茸茸的白毛‘狗崽子’。

    小龟趴在秦命肩膀上,微微眯眼,盯着那头狗崽子看。

    “你指的是它?”秦命站在展台外,看着那头正被扯进笼子的狗崽,它毛茸茸的,没有一缕杂毛,像是团软乎乎的雪球,看起来像条可爱稚嫩的小白狗,仔细看看又不像,说不出是什么物种,它出生应该没多久,非常的幼弱,可傲娇的仰着头,剧烈挣扎,要把脖子上的锁链挣脱。

    “老实点!”一个负责安装琉璃笼的男人扬起鞭子啪的声抽在它身上。

    小狗崽稚嫩的闷哼,狠狠撞到琉璃笼上,疼的它浑身抽搐,可还是挣扎着倔强的站了起来,一抹戾气从那双灵动的眼底萌动,跟它可爱又雪白的模样完全不搭。

    小龟动容:“虎!是虎!”

    “什么虎?”秦命仔细看看,真有点虎的模样,可又不是太像。

    “白虎!纯血白虎!”小龟用力伸着脑袋,盯着它看。是遗传了白虎血脉?还是真正的白虎?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如同蛇与龙!

    “确定?”秦命不是太了解纯血二字的意义,可很清楚的记得当初在守望海岸看到过一头白色猛虎咆哮青云宗宗主,声威惊人,杀势滔天,在他脑海里留下过很震撼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