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32章 剑拔弩张
    “姐!!杀了他!!”薛北羽嘶吼,可是手臂被秦命反擒着,压在展台上动弹不得。

    薛婵玉不惊不恼,反而用饶有兴致的目光看着秦命,明知道我在这里,还敢欺负我弟弟,是脑袋进水了,还是真不害怕?“你不怕我杀了你?”

    “薛姑娘好大的威风,不愧是同父同母的姐弟,看谁不顺眼张口闭口就是杀?皇朝是你薛家的吗?再说了,你也得有那个能耐。”秦命一把推开薛北羽,本来没想闹事,可这孙子实在是太欠揍了,想不揍都忍不住。

    “混账东西,你要死了!你要死了!”薛北羽站在薛婵玉身后咆哮,眼睛发红,口水都喷出来了。他真的抓狂了,今天第二次被当众羞辱了,他本来打算在姐姐面前好好表现,让姐姐看到他的成长和变化,可现在倒好,全被毁了!

    “哼哼,一个男人站在女人身后叫嚣,你可真有本事。”妖儿甩着酸胀的手,嗤笑着站在秦命身边。

    “贱人,还有你,你也要死了!”薛北羽嘶喊着,披头散发,毫无形象可言。

    妖儿眸光微凝:“再说一遍?”

    “贱人,你……”薛北羽忽然一怔,定定的看着妖儿,熟悉!一种莫名的熟悉!

    薛婵玉更奇怪了:“你们哪来的自信心敢在我面前嚣张?花大锤,这是你们花家的供奉?”

    “这是我花大锤的朋友,那头小兽我们确实已经买下了。”花大锤心里叹口气,惹麻烦了,可表面上还是站在秦命身边,他花大锤虽然不如薛婵玉天赋强,可花家还真不惧薛家,都属于皇朝超级世家。

    “小兽归我,他伤我弟弟的事,我可以不追究。”薛婵玉平静的让人奇怪,目光有意无意的落在了秦命肩上的白玉小龟上。作为灵妖契约者,她对奇异的灵妖非常敏感。而她肩上的小妖也注意到了白玉小龟,只是神态更像是奇怪,静静地打量着。

    小龟安静地趴着,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小妖。这是条天玄蛟?不像啊,蛟无角!它头上那只金角哪来的?蛟更不会有翅膀,它这是杂交物种?可威势不比真蛟差。

    秦命道:“自我防卫而已,我没伤害他。小兽我已经买下了,就是我的,想要从我手里拿走……”

    “开个价。”

    “无价!”

    薛婵玉轻笑,缓缓摇头:“别不知好歹。”

    秦命回敬:“你也别太过分!你是世家子弟,在这皇城里有霸道的资格,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容忍你的霸道,在我这里,行不通!这里是商场,我买下的东西就是我的,你想要?得问问我同不同意,想硬抢?我奉陪到底。”

    花大锤微微皱眉,隐约感觉今天的‘陆尧’哪里不对,虽然平常也是有股热血无畏的精神头儿,可现在面对的是危险的薛婵玉。而且,秦命怎么会认出那头小狗崽不寻常的?能把薛婵玉引来,肯定是个潜力无限的异兽。

    “有意思,很久没碰到这种硬脾气了。”薛婵玉虽然是笑语,可没有谁会天真的认为她是真的欣赏,反而很可能是动杀心了。

    花清逸虽然看不惯薛家的做派,可不想事情闹大,到时候吃亏的是‘陆尧’和‘倾城’,她走上展台轻声劝道:“实在不行就开个价吧,大不了要个高价,我们陪着你到赤雷宫顶楼买几个最贵的。”

    “以前还有得商量,现在没得商量。”秦命坚决拒绝,冷眼看着薛婵玉,之前没见到真人之前确实有点钦佩和好感,毕竟任何成就的得来靠的不只是天赋,更有努力,而任何愿意为自己武道而努力的人,都值得敬佩肯定。可现在嘛,他真有点恼了,心里的形象完全崩塌。这俩姐弟看人的眼光完全是不把人当人看,他终于明白‘目中无人’是什么眼神了,这俩姐弟简直是在完美演绎。

    “你怎么就不明白了,这里是皇城,不是北域,薛家势力太大了,你惹不起。”花清逸急的悄悄推搡他。

    薛北羽忽然指着妖儿惊叫:“是她!!姐,今天脱了我衣服的贱人就是她!”

    什么?全场惊愕,顺着他的手看向了妖儿。

    妖儿依偎着秦命,浅浅笑语:“小纨绔,别乱指哦,我可是正经的良家女孩,怎么可能随便脱别的男人的衣服。”

    “姐姐,没错,就是他们!好啊,你们羞辱了我,还敢在我面前露面。”薛北羽虽然跟妖儿只是交手几个回合,也没看清楚具体模样,可模糊的印象还是有的,怪不得刚刚看着面熟,原来今天袭击的人就是她!

    “饭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讲,薛北羽你可要看清楚了。”花大锤表情严肃的提醒。

    “错不了!我就说嘛,谁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当众羞辱我,原来是你花大锤指使的!”薛北羽气势汹汹,把花大锤一起算进来了。

    “我花大锤跟你们薛家无冤无仇,不可能做这种事。”花大锤没有多解释,而是看着秦命和妖儿,等待他们的回复。袭击薛北羽的是他们?那斩杀韩午杨和炎罗的人呢,也是他们?

    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这可比看灵妖有意思多了,只是事情的发展越来越出乎人们预料了。

    “有证据吗?”秦命突然暴起一拳,重重击碎了面前的琉璃笼,扯住白虎幼崽的锁链,强行带到了自己怀里。

    小白虎倔强的挣扎,可很快被秦命肩上的小龟吸引了,乌溜溜的眼睛满是好奇,还试探的伸着嫩嫩的爪子要去碰它。

    “狂傲!”薛北羽气的不轻,薛家什么时候被这般轻视过。这人真以为攀上花家就可以有恃无恐?还是花家给了他什么保证,故意指使他放手做?

    “你有脸说别人狂傲?”妖儿嗤笑,既然秦命不惜为了小狗崽对抗薛家,她更没什么好顾虑的,大不了被识破身份喽,有皇家诏令在那放着,薛家不敢把他们怎么样,炎家更不敢,两家只能是憋着到幻灵法天再动手,这一点,妖儿把控的很透。

    “姐!你要容忍他们到什么时候,杀了他们!”薛北羽奇怪,今天的姐姐好像特别有耐心。

    薛婵玉勾了勾红润的嘴角,笑意盈盈的看着秦命:“最后给你个机会,开个价,把你手里的小兽和你肩上的小龟,一起打包卖给我。只要你开得起价,我都能答应,也保证事后不再找你麻烦。”

    “无价!不卖!”秦命断然拒绝,该圆滑的圆滑,该退让的退让,可是该强势的地方绝不退缩,这是秦命的处世态度。

    “好好想清楚了,机会难得,别最后灵妖没保住,命也搭上了!”薛婵玉盈盈笑语里已经流露了杀意,她很少有这么好的脾气,可你竟然不知好歹?

    “奉陪到底。”秦命已经做好战斗准备。

    “我们奉陪,不过也奉劝一句,别最后灵妖没得到,搭上了你弟弟的小命。”妖儿依偎着秦命,枕着他的肩膀,缓声笑语,杀机毕现。

    现场气氛骤然紧张,周围人群不断后撤,拉开距离,生怕被波及到。人们都很惊讶,这俩人到底什么来头?竟敢公然叫板薛婵玉。难道真是花家指使的?

    赤雷宫的总管已经闻讯赶来了,可是看到双方剑拔弩张的气氛,暗暗叫苦,躲在暗处不敢出面,如果是些外人和薛婵玉对抗,他会毫不犹豫的站在薛婵玉这边,然后再商量神秘小兽的事。可是多了个花家,事情就麻烦了,谁敢插手就是找不自在,也是给赤雷宫惹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