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38章 小情调
    桌子上很快摆满了丰盛菜肴,店家亲自抱来了一坛酒:“这是皇城才能尝到的好酒,英雄血!两位爷请慢用。”

    马大猛确实饿了,刚刚跟花大锤打了场恶战,消耗很大。他看着满桌子美味,肚子咕咕叫,用力抹了把嘴,拿起筷子:“我不客气了?”

    秦命倒上两杯酒,递给他一碗:“喝杯酒,暖暖身子。”

    “爷们喝酒要用碗!”马大猛倒满一大碗的酒,一口干掉,浑身都热乎了,正要举筷子,忽然一楞:“咦?不对啊!”

    “哪里不对?”

    “我是来挑战的!怎么吃起饭来了?”

    秦命哭笑不得,你心真大。“我不会接战的。这顿饭这顿酒是替花大锤请的,你们打归打,别记仇,也没什么深仇大恨的。如果可以,交个朋友,你们有这么多相似的地方,能遇到也算是个缘分,你说是吗?”

    “你们是朋友?”

    “我也是跟他路上认识的,一起当佣兵做任务,后来他邀请我来皇城,我们就一起来了。”

    “你这人不错。”马大猛伸个拇指,不再犹豫,举起筷子开始大快朵颐,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的道:“你真一拳轰退了乌金猿?”

    秦命抿着酒杯,顺便给妖儿夹了菜:“我练得体武,爆发力强点。乌金猿当时刚出来,还没做好准备,我占了个便宜。”

    “很谦虚,不错。你的拳头有多重?”

    “不到两万斤!”

    马大猛另眼相看:“可以啊!很不错啊!是男人就要练力量,你看看那些崇拜灵力至上的武者,都是些花里花俏的花架子,中看不中用。有些人施展个武法光酝酿就憋个半天,我看的都着急。”

    秦命不跟他争论这个。“你这样到处挑战,不怕他们报复你?”

    “报复?为啥?”马大猛抓个羊蹄筋,费力的啃咬着。

    “面子。皇城里的人,看重面子。”秦命一边吃着,一边观察着马大猛:“你落了他们的面子,在他们眼里这就是死罪,要掉脑袋的。”

    “我呸!不要个碧脸了?输都输不起算什么爷们,不找个地方好好修炼,还有脸出来报复?”马大猛嗓门很大,震的房间都微微颤抖。

    “话粗理不粗,说得好。”

    马大猛跟秦命碰碰酒碗,豪气道:“男人要爷们!要硬气!要有性格!什么事都缩手缩脚,活着有啥意思?潇潇洒洒活个五十年,也比缩头缩脑活八十年要好,你还年轻,你要开朗。”

    妖儿悄悄看看秦命,不着痕迹眨个眼,这傻大个好骗,拿下他。

    马大猛仰着头,扯着嗓子:“皇室召集外域新秀齐聚皇城,不就是为了五大域地之间的切磋会武吗?这是皇家谕旨,咱还怕他个卵,想挑战谁,直接上,输了咱认输,赢了换下一个。报复又怎么了,那是他们害怕了,连重新来挑战咱的勇气都没有,只能用下作手段。那种人不是爷们,没什么出息。”

    秦命暗暗摇头,说你纯粹呢,还是该说你淳朴。不过这个马大猛确实很对秦命胃口,而且有潜力。他举起酒杯跟马大猛轻轻一碰:“还是要控制好火候,保证能全身而退再出手。我们都是普通人,没那么雄厚的背景,想要立足首先要变强,你若更强,谁敢再狂?”

    “你若更强,谁敢再狂。”马大猛自己念叨了几遍,似乎很合他胃口。

    ………………

    深夜里,秦命趴在床上,看着安睡的虎崽。可能是因为终于找到安全感了,小家伙睡得很香,打着细微的鼾声,肉嘟嘟的小爪子还时不时撩撩它湿润的鼻子。要不是污龟的肯定,他真的很难相信这个只有巴掌大小的雪球竟然是只白虎。污龟虽然没有明说,可是能引起它的惊觉,虎崽的血脉应该会很强,就算不是真正的纯血,也差不了太多。

    关于虎崽的身世,秦命更倾向于它父母只是普通的虎妖。

    不然谁能轻易的得到它?又怎么会当成普通的兽崽送到赤雷宫。

    “运气不错。”秦命笑着点点虎崽的鼻尖,顺手把已经熟睡的污龟放到枕边。

    “想什么呢?”妖儿从浴室走出来,甩弄着湿漉漉的长发。

    刚刚泡完花浴的妖儿浑身散发着阵阵香味,似出水芙蓉,肌肤娇嫩,白里透着处子红晕,吹弹可破,卸去伪装面具现出她美丽地容颜、精致完美的五官,让人感叹造物主的神奇。眸子似水波般在流转,灵动又勾魂夺魄,双唇虽未涂抹口红,却鲜艳红润无比,雪白柔滑的香肩,性感的锁骨,都是那样的诱人。

    秦命只是下意识的看了眼,就被牢牢吸引住了。浴袍缠住出浴的娇躯,凹凸妖娆,s型的轮廓简直让人喷血,露在外面的肌肤滑腻莹白,没有任何的瑕疵,让人忍不住要去抚摸。蛮腰纤细,盈盈不足一握,前面的挺翘高耸,后面的浑圆丰满,都随着那款款莲步,而轻微摆动,当真是说不出的诱惑。

    那双修长的玉腿,从浴袍下面伸出,白嫩嫩地晃来晃去,惑人无比。

    妖儿梳理着齐腰长发,给了秦命个千娇百媚的眼神,轻轻啵了口。“我美吗?”

    秦命这才回神,尴尬的搓了把脸:“你怎么来我房间了。”

    “马大猛占了个卧室,我当然要来这喽。”马大猛块头很大,可酒量是真差,五碗下肚,直接栽在桌子上了,秦命只能把他拖到闲置的那个卧室里。幸好花家给他们安排的是个套房,有五个房间。

    “三个卧室呢。”

    “万一他耍酒疯,晚上冲进去呢?本姑娘可降不住那头野兽。我今晚就住你屋里了,不然睡不踏实。”妖儿以前从不吝啬展现自己傲人的身材,但在认识秦命后明显的收敛了很多,她还是喜欢穿紧身的衣服,展现青春动人的身体,可至少不再暴露,也总在外面披个斗篷,有意无意的阻止外人的目光。可今天晚上是刚洗完澡,又缠着短短的浴袍,火辣性感身材再次展现在秦命眼前,直让人血脉喷张。

    秦命正值青春年少,血气方刚,是最容易躁动的年纪,哪能经受得住这种阵仗,鼻孔一热,差点就流血了,赶忙避开目光。可不受控制的又多瞄了几眼,完美的轮廓,雪白的肌肤,红润的嘴唇,还有修长的美腿,美妙无比。这简直就是个妖精,专门为勾人魂魄而来地。

    “你偷看我了。”妖儿逗他。

    “没!”

    “明明就偷看了。”

    “我是看看门锁了没。”

    “门在那边呢。”

    “我看看窗户关了没。”

    “窗户在这边。”

    “我……我就随便看看。”秦命自己都说的尴尬。

    “啧啧,我们家命儿长大了啊,会偷看女人了,跟我说说,看哪了?”妖儿来到床边,温润的体温、撩人的香味,都让秦命神魂颠倒,浑身发热,差点就醉了。

    “矜持,我们还是孩子。”

    妖儿笑的风情万种,性感的红唇闪烁着惑人的光泽,轻轻在秦命耳边吹了一口气。“我们都定亲了,你忘啦?将来要结婚的。”

    秦命挠挠耳朵,往旁边挪了挪:“那是你爷爷闹着玩的,不算数。”

    “你心里想它算数呢,还是不算数呢?”妖儿继续挑逗秦命,娇躯几乎完全赖在秦命的身上,阵阵体香传来,她细语柔声地道:“跟姐姐说说你的真心话。”

    秦命招架不住了,赶紧往旁边挪了挪:“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睡吧。”

    “这么急色了?”妖儿给他个千娇百媚的坏笑。

    秦命一翻身,撩起蚕丝被蒙住头,认输!装睡!

    “你竟然能忍住。是姐姐没有魅力,还是你还没发育?”妖儿柔柔的娇笑,手指按着蚕丝被点在秦命腰上,撩的他轻轻一颤,不满的回叱。妖儿娇笑:“咱俩谁是女人谁是男人?这可不像是我认识的秦命哦,你不是很勇猛嘛。”

    “我们还小,要固守元气,早点睡吧。”秦命隔着蚕丝被认输,他真有点躁动了,恨不得猛地翻身把她扑倒,可刚刚生出这个想法就被他狠狠压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