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39章 激活白虎血脉
    妖儿整理完,裹紧浴袍依偎着秦命躺下。她看着蚕丝被里紧张的秦命,柔柔一笑,闭上了眼睛。

    虽然隔着单薄的蚕丝被,秦命还是能感受到妖儿身体的娇柔,像火一般热烈,像水一般柔软,女子特有地体香直接传入秦命地鼻端。夜深人静,同床共枕,这种暖昧的姿式实在勾人心弦,一丝丝微妙而旖旎的气氛,在宽敞的床上弥漫着。

    秦命从没像今天这么紧张过,按理说相处了这么久,不应该紧张的,可秦命还是脑袋嗡嗡的,紧张的额头都见了汗。他僵了很久很久,直到身后传来妖儿均匀的呼吸,才稍稍放松,从里面探出头来,小心翼翼的给她盖好蚕丝被。

    妖儿娇媚的玉颜近在眼前,白嫩嫩的肌肤滑腻诱人,俏丽的琼鼻、完美的脸蛋轮廓,红润的嘴唇,再次撩起秦命的心火,稍稍低头,还能看到她性感的锁骨,再往下……秦命赶忙收住目光,即便是这样他都一阵的口干舌燥。

    秦命缓缓的撑起身子,要抽身离开,妖儿却忽然依偎到了他怀里,拿着他的手落在了自己的细腰间,自己的双臂更是直接攀住了秦命地脖子。此刻的妖儿柔媚到极点,脸颊像是染上了红霞一般,细嫩红润地肌肤简直要滴出水来了。

    秦命分明感觉到,妖儿娇柔的身体轻微的颤着,似乎……也在紧张……

    静谧的夜里,两人似乎都能听到彼此的心跳。

    秦命缓缓躺回床上,呼吸急促,颤巍巍的伸出手,鬼使神差的抱紧了她。

    妖儿娇躯轻颤,稍微蜷缩,紧靠在秦命身边。

    秦命都能感受到妖儿的呼吸轻轻的飘过他的脖颈,睫毛在微微的动着,显示着少女此刻紧张情动的心境。他忽然发现自己某个部位在迅速膨胀着,浑身滚烫,一股蓬勃的热流在丹田绽放,向前身蔓延,像是决堤的洪流,一发不可收拾。

    秦命呼吸越来越急促,微微张嘴,轻轻的靠向了妖儿的脸颊。

    妖儿娇躯紧绷,呼吸也在急促。

    终于……

    秦命颤颤的嘴唇,印在了妖儿滑腻白皙的脸颊,虽然只是蜻蜓点水般的一碰,却让两人意识都要沦陷了,秦命再也忍不住了,或是意识已经空白,怀抱着妖儿娇嫩火热的身体,看着近在眼前的娇羞的玉颜,深深地埋下了头。

    突然!

    “你丫倒是上啊!急死我了!”枕边突然传来声急吼吼的声音。

    秦命和妖儿猛地惊醒,像是盆凉水从头浇到脚后跟,不仅身体凉了,心都差点凉了。

    秦命赶忙拉紧蚕丝被,扭头一看,小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正撑着前爪,瞪着眼珠,张着嘴用力摆着小舌头,像是个发情的小狗。

    虎崽被它惊醒了,也茫然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纠缠到一起的男女。

    气氛骤然凝固。

    咦?小龟表情一僵,对哦,我不应该出声的,该死的,好久没看这种激情场面了,一时没忍住。

    “别看了,小儿不宜。”小龟挡在虎崽面前,拍拍它的脑袋:“咱继续睡,等你长大了,小祖在慢慢教你。”

    秦命重重躺在床上,哭笑不得。

    妖儿娇羞轻笑,紧紧依偎着秦命。

    “继续啊,那里还挺着不?机会难得,别浪费了。”小龟又扭头偷看,被秦命一把抽飞,撞到墙上嘭的声反弹回来。

    第二天一早,秦命还没完全清醒就听到了呜呜的痛吟声。

    虎崽蜷缩在床头,痛苦的抽搐。

    小龟则绕着它慢悠悠的爬着,乌溜溜的眼睛仔细观察着什么。

    “你把它怎么了?”秦命醒了,赶忙抱起虎崽。

    虎崽艰难的睁眼,很快又闭上了,痛苦的蜷缩着,呜呜低吟。

    “我试试它血脉。”小龟若有所思的点着头。

    “怎么试的,它没事吧?”

    “最简单的办法,喂它吃灵果,极品灵果!”

    “你不胡闹吗?它刚出生怎么能消化掉极品灵果!”秦命大惊失色,赶紧要帮虎崽运气。

    “别碰它!它如果能消化,就说明它血脉足够纯正,就算不是完全的纯血,也差不多了。灵妖跟人类在体质上有很大的区别,血脉力量越强,体质越出色,承受能力越强,成长速度也会越快。有些灵妖是天生至尊,不需要像你们人类那样要修炼武法,强化体质,循序渐进等等,它们有着与生俱来的传承和非凡的优势,成长速度非常快。”

    “当真?万一承受不住呢?”

    “那就说明我们看错喽。”

    “结果呢?”

    “我给它吃的是极品灵果血精火枣,能最大程度的刺激它的血脉,如果成了,它的血脉会慢慢觉醒,如果失败了,它就被火枣反噬。”

    “然后……”

    “熔化!”

    “你真下得去手,有没有办法能保住它性命?”

    “别紧张,它已经吃了半个时辰了,如果不行早就死了。”

    “当真?”

    “小祖我诚实正直,说过瞎话?”

    外面忽然传来激烈争吵声。

    “是你?你怎么在这里!”

    “是你啊,昨天没打过瘾,今天还来?”

    “放屁!这是我花家租的房间,你怎么在这!”

    “小花啊……”

    “你叫谁小花,活腻了!”

    “花花啊。”

    “找死!”

    “大锤啊,陆尧昨天开导俺了,还请俺喝了酒吃了肉。咱们没什么仇怨,反而很有缘分,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吧。来,握个手,猛爷交你这个朋友了。”

    “少来这套!谁说我要交你这个朋友了?”

    “多个朋友多条路,别这么抵触,来,跟猛爷拥抱。”

    “起开,别抱我……起开……”

    “轰!!”激烈的金属铮鸣声,震得整座旅店都在颤抖,店家惊醒,手忙脚乱的往楼顶冲,亲娘咧,千万别打起来啊,小店经不起折腾。

    “呔!小花,别不知好歹,猛爷跟你拥抱是看的起你,别蹬鼻子上脸。”

    “昨天没做好准备,被你占了便宜,今天再来!”

    “不来!”

    “不敢了?昨天不是很狂吗?”

    “哼!你以为俺不了解你们大户人家?你昨晚肯定回去泡药浴吃宝药了,伤势恢复差不多了,猛爷俺昨晚醉了,没来得及恢复。你要趁人之危?哎呀呀,你这小花花不道义啊,看着挺爷们,做事挺奸诈呐。”

    “你……”

    秦命笑着摇头,把虎崽小心的放在床上,伸着懒腰起床。

    妖儿已经醒了,柔软的娇躯在蚕丝被里扭动,缠的紧紧地,给了秦命个娇媚又带点娇羞的媚眼:“你先出去,顺便把污龟带出去。”

    小龟正贼兮兮偷瞄呢,这会儿急眼了:“为啥?我这么纯洁善良,眼神都是欣赏……”

    秦命一把掐住它,塞到怀里。

    “粗鲁!”小龟挂在他胸前,无力的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