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50章 小世界
    “我们非要穿成这样吗?”凡心刚进房间就迫不及待地脱掉了外面的三层厚衣服,扑在柔软舒服的床上,搓着脸上厚厚的面具,很不舒服。这一天折腾下来,精疲力竭了,她趴在床上再也不想起来。

    “秦公子、妖儿姑娘,谢谢你们。”紫陌和管玉莹直到这时候才有机会行礼道谢。

    如果不是秦命和妖儿的奋力营救,她们不敢想象自己会遭受怎样的凌辱,到时候就算炎家不杀了她们,她们圣洁的名声被毁,也唯有一死了。

    “别那么客气嘛,说不定将来会成一家人呢。自己的肉怎么能让别人吃了,拼了命也得夺啊。”妖儿俏皮的调笑两句。

    管玉莹和紫陌乍一听没怎么明白,直到妖儿甩来个坏坏的媚眼,两女立刻霞飞双颊,窘的不知道说什么呢。

    秦命检查完房间的布置,说是五个房间,其实是被几个屏风简单的分开了:“要不是我们杀了炎罗和韩午杨,炎家也不会这样针对你们,算我们欠你们的。”

    “那天是因为炎罗意图非礼,你们才仗义出手的,还是因为我们。”管玉莹真诚的道谢,劫后余生的感觉只有真实经历才能体会,那一刻,她真的落泪了。

    “都别客气了,没有那么多地因为所以,见死不救不是我的做派。真要是仔细算起来,你们的宗主还都守护过雷霆古城,这恩我要记一辈子的。”秦命甩手抄起地上衣服,扔给床上凡心,喝道:“丫头!穿好衣服,万一进来人呢?炎家现在恨不得吃了我们,长点心。”

    “叫谁丫头,你比我大很多吗?”凡心撇嘴,不情愿的穿好衣服,臃肿僵硬,很不自然。

    “我们现在怎么办?一直这么藏下吗,还是离开皇城?”管玉莹疲惫的坐在桌边,虽然面具盖住了绝丽的容颜,厚厚的衣服缠住了美妙的身材,可举止间还是能感受到那份优雅。

    “不着急,先藏着。皇城不是炎家一家独大,事情现在闹大了,各世家都被惊动,皇室不会再坐视不理,等等吧,说不定明天就会有新的消息了。”秦命推开窗户,感受着皇城的热闹。炎家这次丢人丢大了,意外的是竟然激起了外域强者们的共鸣,如果皇家再不采取措施,幻灵法天开始后的第一场恶战很可能就是外域和中域的全面对决。

    妖儿来到窗边,轻声道:“有得有失,中域的新秀们从今天开始会警惕我们,不过各大外域的人应该会对我们有好感了。”

    “意外的收获。”秦命轻笑。外域力量绝对会比中域想象中的要强悍很多,他们现在只是身在皇城心存顾虑,不敢冒险挑战,一旦全部撒进幻灵法天,处于全封闭的环境,他们会肆无忌惮的露出獠牙。

    “要不要想个办法再来场刺激的?加深他们对我们的好感,这样等到了幻灵法天,我们行动起来会方便很多。”

    凡心忽然抬头:“你俩嘀咕什么呢?秦命你不是跟花家关系很好吗?要不先去联系联系他们?”

    “小丫头你要学会矜持,我们现在就急着投奔会显得自己很没骨气,也会让人看轻。先给花家些时间考虑,想好怎么接纳我们,等他们亲自来请。”

    “就你矫情。”凡心轻哼。

    “万一炎家先找到我们呢?”管玉莹还是很担心,这里离炎府太近了,虽然说‘越是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可心里实在是有些担心。她不敢想象再次落到炎家手里的场景,宁可自杀也绝不受辱。

    “别担心,有办法。”秦命从胸口提出白玉小龟,捋着它精致的龟壳:“神勇无敌英俊潇洒的小祖啊,帮个忙,用您强大的神识照看周围的街区,发现炎家强者靠近,立刻提醒我们。”

    “现在知道说好话了?虚伪!!”小龟给他个白眼。

    秦命哭笑不得,给点面子。“帮个忙,救命呢。”

    “你不是有皇室诏令吗?谁敢碰你。”小龟抖抖龟壳,舒服的伸个懒腰,慢悠悠的爬到秦命肩膀上。

    “不怕君子,就怕小人,他们要是来个先斩后奏,皇室也拿他们没办法。”

    “呀!你的王八能说话?”三女惊讶的捂住小嘴。

    “龟!!是龟!什么眼神?”小龟很是不满,看在你们都是女人的份上,小祖我不跟你们一般见识。

    “不要太担心了,皇城势力错综复杂,各世家明争暗斗上千年,很多人愿意看到炎家出丑,说不定会暗中阻止他们调查。你们好好歇息吧,一人一个房间,别害怕被非礼,我帮你们看着秦命。”

    秦命给她个忧伤的眼神,我是那种人吗?

    管玉莹和紫陌都被逗笑了,俏脸微红,心情不由的轻松了些。

    ………………

    深夜里,秦命悄悄离开旅店,来到了内城的刑场附近。

    不过不是白天闹事的第三刑场,而是最古老的第一刑场。

    这里行刑处死的人数并不是所有刑场里最多的,但囚犯的境界和身份却都是非常特殊的,甚至斩杀过皇子,世族老祖之类。

    秦命站在刑场外最近的那条胡同里,静静地看着夜幕下寂静而阴森的刑场。

    这里没有谁看护,也不需要看护,甚至没有谁敢在深夜里靠近刑场,周围的街区早早就安静了,连个人影都没有。

    苍白的月光洒在刑场每一块灰暗的石板上,没有泛起任何荧光,好像是被幽幽的吸收了。刑台饱经沧桑,边缘很多地方已经坍塌破坏,黑石间的缝隙很宽,都是岁月的痕迹。刑场已经不再有当年的威严,上面血迹斑斑,暗红的血迹好像在缓缓地流淌,像是幻觉,又像是真实的发生着,说不出的诡异。

    刑场很静,惊得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看着看着,好像忍不住要走进去,要在那冰冷阴森的地板上沉睡。

    秦命没有理会刑场的阴冷邪恶,而是静静地看着。

    白天发生的场景在脑海里挥之不去,修罗刀竟然‘惊醒’了刑场,引发了连他都惊讶的恐怖场面,而那些阴气、怨念、魂影,以及刑场特有的气息,都给了修罗刀强悍的增幅效果。

    如果修罗刀更强,是不是就会完全的惊醒刑场,把数千年来积攒的怨念全部释放?

    如果修罗刀在其他凶地施展,是不是也会受到增幅,产生极致的威力?

    如果修罗刀在神圣的光明之地施展,又会不会被消弱杀气,减弱威力?

    秦命心里盘旋着很多的‘如果’,所以在深夜悄悄来到这里。

    “修罗刀不是一柄真实的刀,它是个……小世界……”残魂从沉寂中苏醒,只是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把秦命给镇住了。

    “世界?”

    “修罗杀界!有人说,他把修罗刀炼成了世界,也有人说,他把世界融入了修罗刀。各皇族的普遍认为是,修罗刀不是真实的刀,是修罗杀界的凝练形态。据说他历经百年,走遍了天下各种凶地、各类战场,吸收残魂、杀念、怨念等等,喂养着修罗刀,反反复复锤炼,最终变成了绝世妖兵。天下共有五大妖兵、九大神兵,修罗刀就是五大妖兵之一,随着他战天庭、战皇族,为修罗殿的崛起立下赫赫战功,只是他淡漠孤僻,不愿做殿主,最终选择了归隐,浪迹天下。”

    “你的意思是,我现在施展出来的修罗刀其实就是修罗杀界里的部分杀气?”

    “应该是吧,我了解的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