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52章 长大了
    第二天,当很多人还在寻找秦命的时候,皇室终于表明了态度。

    “幻灵法天开始之前,严禁出现任何形式的会武和迫害。一经查证,绝不姑息。”

    “世家子弟不得动用家族力量打压欺凌外域新秀。”

    “幻灵法天的参与资格定在三十岁以下玄武境六重天以下,尽快到指定区域报名,领取牌号。”

    “任何得到牌号的人都是皇室邀请的客人。”

    皇室的态度没有用文榜形势正式的公布,只是向皇城里各世家的家主传了话。

    如果用太正式的方式,反而像是皇室承认了之前中域的态度不好,存在欺压的做法,现在表明态度等于是来补救的,所以才用非正式的态度传告各世家。

    但这样已经足够了,皇室的态度足以缓和皇城里正在发酵的紧张气氛,也可以警告那些嚣张的中域新秀。

    如果说皇室在上午做出的态度在某种程度上是在偏向秦命,是平复外域新秀的情绪,那么正午发生的事则让本就已经复杂的皇城风云变得更微妙。

    霸王唐天阙今晚在霸王府设家宴,宴请五域所有新秀!

    不限人数,来者皆是客!

    特别说明,宴会前后绝不允许出现任何形式的迫害行为!

    唐天阙在中午亲自登门拜访了炎家,没有谁了解具体谈话内容,但在唐天阙离开后,炎家撤回了所有搜捕秦命的队伍。

    “宴请五域所有新秀,唐天阙这个‘五域’用的很巧妙,没有再区分中域和外域,想来也是要调和外域的情绪。”

    “五域的新秀终于要碰面了,你们猜他们会不会在宴会上打起来?虽然霸王唐天阙威势很盛,可哪个新秀不是年轻气盛?到时候真要闹起来,规模绝对小不了,也很难控制。不得不说唐天阙敢在府上设置家宴是个非常有魄力的决定。”

    “有魄力更明智,现在的皇城太需要这场提前的会面了,先不说能不能真的化解双方的敌对情绪,起码可以缓和很大部分,也能让外域新秀不再强烈的仇视皇室,等到幻灵法天开始,不至于真的形成围剿死拼的局面。”

    “嘿嘿,你说到点子上了。‘不再仇视皇室’这是个关键。皇室为什么等到现在才出面调和?其实吧,就是在等中域那些世家跟外域弟子相互仇视,让双方结怨死拼,皇室自始至终保持中立,直到局面快要失控了,再出面调和,两面都交好。这叫手段!策略!这叫……御国之策!”

    “闭嘴吧,你说的太极端了!”

    “我在想秦命会不会参加?虽然说皇室和霸王唐天阙都严令不得再有迫害行为,可是炎家真要是杀了秦命,皇室能怎样?还能灭了炎家满门?最多是惩罚罢了。”

    “炎家应该不敢公然违抗皇室的提醒,再说了,秦命手里握着众王战兵呢,谁都不确定他能不能隔空召唤。就算不能召唤,秦命死前会不会给众王下令复仇?这些都是要考虑的。不要把事情想得那么简单,我猜炎家也不敢真杀秦命,最多是要抓起来出口恶气。炎家能存在千年,不可能随便的意气用事,他们要维护的只是颜面而已。”

    “公然违抗皇令可是大罪,如果人人都抱有这样的想法‘我就做了你能咋?大不了惩罚我喽。’那皇家威仪何在,皇室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必要时刻,皇室真有可能拿炎家开刀立威。‘天威难测’这句话不是随便说说的,是要用无数突然又血腥的事件竖立起来的。”

    “我猜秦命会去,那小子就是个疯子,不管不顾。”

    “还有那个妖儿,更可怕。长得一副倾国倾城的模样,却有个狠辣无度的心。”

    “现在皇城里流传一句话,你们听过没?就是形容妖儿的,美无度恶无涯的尤物。”

    “美无度恶无涯?呵呵,很确切啊。”

    “尤物才确切。那种女人,如果谁能降服了,那可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哈哈。”

    “我很期待唐天阙能把五域新秀都召集起来,坐下来好好聊聊,相互认识,化解矛盾。毕竟这次幻灵法天太危险了,如果他们中域跟外域在里面内斗,灵妖们趁机反扑,保不准又会是场灾难。”

    “我个人感觉,外域新秀们去不去,秦命起着很大因素。他如果去了,外域弟子会陆续出现,他如果不去,外域也绝不会卖唐天阙面子。”

    “是啊,秦命和妖儿现在隐约成为外域的代表了。”

    “我要是唐天阙,会直接邀请秦命。”

    “得了吧,秦命在哪呢,全城都在找,有谁找到了吗?我真服了他们,竟然能藏得住。”

    “世家们找不到,皇室未必找不到。前提是皇室真的要找!”

    秦命正在旅店一楼大堂的角落里吃着午饭,听其他食客们‘激动’的议论。刑场事件还没‘尘埃落定’,唐天阙的家宴又再起风波。五域聚会,皇朝新秀的大集会,全是些天才人物,想想就让人激动,也难怪皇城的各个茶馆酒楼都在议论着。皇城里到处都是能人,一边议论还都一边分析着。

    “五域新秀集会?唐天阙是自己的主意,还是奉了皇室的命令?”秦命夹起块酱肉放到嘴里,若有所思。

    小龟在桌案上慢悠悠的爬着,尝尝这个,品品那个,时不时还咂口小酒,一点没在乎热闹的气氛。

    “有区别吗?”紫陌她们都在慢慢的吃着,注意力全在大堂的议论声里,竖着耳朵听消息。

    “如果是唐天阙自己的主意,宴会的目的相对单纯些,也说明他不是个纯粹的武夫,能看透现在的局势。如果是皇室的目的,宴会的目的就复杂了,还可能会有皇室其他人员参加,明显是针对我来的。”

    “我们参加吗?”凡心压低声音,向前倾了倾身子。

    “你们想去……”秦命正静静的思考了,目光没有焦距的看着前面,这会儿回神了,目光焦距恢复了,竟然意外的盯着对面凡心的胸前部位,小丫头往前倾着身子,挤压着桌边,也不知道是真材实料还是穿着厚衣服显得,总之那两团圆鼓鼓的东西非常凸出。他好死不死的竟然走神了,回想到了那晚跟妖儿的旖旎风情。

    凡心正盯着秦命看呢,忽然觉着眼神怪怪的,顺着他目光往下一看,小丫头俏脸一红,慌忙的坐正身子,羞愤的娇叱:“流氓!”

    “嗯?”几女都在凝神听着热火朝天的议论,没注意到发生了什么。

    秦命挠着头,咧着嘴,那叫一个尴尬啊。自从那天被妖儿调戏后,他发现自己好像不再那么纯粹了,脑袋……嗯……有想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