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53章 王宴(1)
    “你们想去吗?”秦命强作镇定的避开凡心凶凶的目光。

    紫陌没注意发生了什么,也没在意,沉吟了会儿:“我感觉我们应该去。”

    “为什么?”秦命说话间,凡心突然在桌子底下踹了他一脚。小丫头还气着呢,敢偷看本姑娘。

    “我们总躲着也不是办法,躲得了现在,躲进了幻灵法天,可幻灵法天结束后呢?总归是要面对。如果皇室真有心要调节,我们避而不见反而显得小气了,会让很多人感觉我们不知好歹,也会引起更多中域新秀的反感。还有,幻灵法天要开始了,我们可以借着宴会的机会结识一些外域的强者,顺便缓和跟中域其他新秀的关系。”

    管玉莹点头:“紫陌妹妹说的有道理,唐天阙虽然举办的是家宴,可是打着皇室的招牌,也有意缓和五域之间的关系,我们又是里面的关键人物,如果不过去不仅会惹恼皇室,也会让很多外域的人失望,这是个关键点。等到了那里,我们如果发现中域不好相处,可以直接不跟他们过多交流,利用机会跟外域的人多接触,尽量交个朋友,等到了幻灵法天不至于处处被动。”

    凡心憋着嘴:“鬼知道唐天阙跟炎家说了什么,万一两家合起伙来坑害我们呢?”

    紫陌笑道:“你以为是过家家啊,皇室有皇室的威严,这种公开形式的邀请不可能儿戏的。再说了,唐天阙是皇室的皇子,是皇室非常看重的族人,真要是要坑害我们,完全没必要动用这么大的阵仗。”

    “你的意见呢?”妖儿问秦命。

    “去!是皇室邀请我来参加幻灵法天,到现在还没正式见过面呢,正好借机会跟他们谈谈,看他们对待雷霆古城和北域的态度。还有那些所谓的妖孽人杰们,我们最起码要在幻灵法天开始之前认个全面。”

    “你不担心炎家啊?”凡心还是对炎家有很深的成见。

    “有人分析的很多,既然皇室下了明确的指令,炎家就不敢玩什么‘先斩后奏’的把戏。到时候就算皇室不把他们怎么样,其他敌对家族也会趁机闹事,让炎家吃不了兜着走。相比起炎家庞大的家族利益来说,我们只是几个孩子,是些小人物,炎家不至于因为我们而直接抗衡皇室。”

    管玉莹和紫陌都点头,同意秦命的说话。既然皇室下了命令,唐天阙又亲自拜会了炎家,他们就没必要太在意,当然了,小心点还是有必要的。

    在这时候,大堂忽然安静了,所有食客都抬头看向门口。

    两个黑甲士兵大步走进来,高挺着胸膛,腰跨重刀,目光凌厉,他们的气势很迫人,有股强烈的杀伐之气。

    有点眼力的人都认出来了,他们不是皇城的士兵,而是霸王的虎卫部队,也就是亲卫队。

    他们怎么来这里了?难道旅店里住着某位外域的强者,他们是来下请帖的?

    可不对啊,谁值得他们亲自来下请帖。

    两位黑甲士兵的目光在大堂里转了圈,最后落到了角落里,径自走了过去。

    “咦?朝我们来了?”他们奇怪。

    “秦公子,幸会了,霸王令我二人前来邀请,请您今晚务必到王府赴宴。霸王特地让我们告诉你,炎家、凌霄宗、北域众王府,都不会伤害你和你的朋友。”

    两人声音清冽,中气十足,说完后颔首行礼,躬身退走,留下秦命他们面面相觑,怎么情况?被发现了?

    凡心吐吐舌头:“好尴尬!原来我们一直都在被皇室盯着。”

    秦命笑着摇头,不愧是皇室,世家找不到,他们能轻松找到。

    秦公子?秦命!会堂里所有目光齐刷刷转向了角落,气氛静的出奇。

    ………………

    天色渐暗,霸王府周围街区被强行戒严,全部由唐天阙的虎卫部队接管并控制,负责巡逻、警戒、驱逐所有可疑的危险人员,做法可能有些夸张了,可考虑到今晚宴会的重要性,任何差错都会有损霸王威严,所以不得不小心谨慎。给外域的新秀们营造个安全的环境,让他们放下戒心。

    而温天城、薛婵玉、徐枭、李寅、墨血翎、叶江离、樊晨等人杰榜的人杰们相继在天黑前动身,提前赶往霸王府。第一妖孽封飞雪、第二妖孽白小纯,两人的相继动身,也引领了其他妖孽榜的新秀们,两大超级榜单的集体行动也等于给中域新秀们一个信号,我们中域一方愿意参与这次宴会。

    没等天色完全黑下来,霸王府已经开始了热闹。

    虽然唐天阙已经在前几天邀请中域新秀们聚会过,也讨论过很多事项,但今天的意义完全不同,他们要面对的不是早就熟悉的彼此,而是五大外域的所有新秀团体。今天究竟会是场友好的见面,还是场冷漠的对抗,又或是加剧矛盾,谁的心里都没有底,或者说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算计。

    宴会还没开始,霸王府表面的热闹景象下面已经暗流涌动。像薛婵玉等人的到场到底是给霸王面子,还是另有其他目的?到时候就算他们闹事,霸王未必能压得住。

    只是……

    从傍晚到天黑,当中域新秀的重要人物们基本都到场的时候,始终没有见到一个外域的人来到霸王府。

    不,只有一个,马大猛!

    所有人都分散在景色秀美的花苑里交谈,只有他自顾自的坐在桌案边胡吃海喝,连花大锤都一个劲给他使眼色,老子带你来的,你长点脸行吗?搞的像是我饿了你十天半月了。

    “哥!白小纯想干什么?”花清逸陪着花大锤站在池塘边,指着前面竹亭。白小纯正静静地站在那里,周围没有一个人靠近他,一是他没几个朋友,二是他太危险,三来……他嘴角正勾着抹淡淡的笑意,看着远处猛吃的马大猛,那眼神里若有似无的明光让很多人心生忌惮。这家伙该不会是在打马大猛的主意吧?

    花大锤也注意到了,强行咳嗽声,朝着马大猛强甩眼神,赶紧离开那里。万一白小纯‘相中’你了,你丫就要被他炼成傀儡了。

    “瞪什么眼?一会功夫瞪俺七回了!咋的!不让吃啊?”马大猛很不耐烦的顶了句,嗓门很大,声音洪亮,惹来周围很多人捂嘴憋笑。

    花大锤郁闷,怎么碰到这么个货,他强作微笑,招呼他:“宴会还没开始呢,待会再吃,过来,我给你引见几个好朋友。”

    马大猛不领情,抓起串灵果混着糕点往嘴里塞,含糊不清的吆喝:“不行!现在多吃点,吃饱了好干活。”

    “干什么活?”旁边有人忍不住回了句,眼神怪怪的打量着他,浑身黑毛,满脸胡子,粗狂雄壮,像是头成了精的黑熊。这丫真的只有十九岁?这特么得二十九了吧!

    马大猛突然噎住了,呜呜咳嗽,轮着拳头碰碰捶胸,咚咚的声音像是敲鼓,正在热闹的花园稍稍安静,都往这里张望,结果马大猛咕噜咽下去,嗷的一嗓子:“打架啊!小花说今晚可能会有场恶战!多吃点,干起来有劲。”

    静!!

    花园彻底安静了,人们定定看看马大猛,又齐刷刷看向花大锤。恶战?

    花大锤眼角抽搐,满脸黑线,恨不得抡起重锤敲晕他。坑货!气死我了!

    花清逸也觉着俏脸发烫,突然意识到带他来就是个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