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56章 见面礼
    王府里,很多人都开始失望了,夜空都挂满星星了,饭菜基本都凉了,秦命还是没有出现。他们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说说笑笑,看起来很热闹,可已经多多少少有些心不在焉了。如果秦命真的不来,他们也没有留下去的必要。

    不过他们这些客人们最多是失望,唐天阙那个主人会是丢人!

    他们已经知道唐天阙派亲卫给秦命下了请帖,如果秦命这样都不来,就是没打算给唐天阙面子。相比起唐天阙前几天宴请中域新秀的‘一呼百应’,这次秦命如果不来,就等于甩了他个向两耳光。他们很期待唐天阙会做什么反应,是震怒?还是亲自去找秦命?唐天阙可不像温天城那么能忍。

    薛北羽是最着急的那个,不停地张望。怎么还不来啊?好不容易做通了那群蠢货们的工作,都已经在各条街道布置好了,他是真的期待秦命他们能过来。到时候秦命和他的女伴们都已经中了情药,不管量多量少,肯定会有影响。这里又云集了很多俊男美女,再喝点酒助助兴,哈哈,那场面简直不要太美!

    “你好像很激动?”有同伴奇怪的看着他。

    “你说秦命会来吗?”薛北羽望着府门方向,随口问道。

    “那谁知道,不过都这个时间了,应该不会来了吧。”

    “我猜他会来,一定会来。”

    “你盼着他来吗?”同伴更奇怪了,那天脱你衣服的就是秦命,你应该恨他啊,怎么还‘翘首以盼’了,搞不懂这丫脑袋在想什么,该不会是受虐上瘾了吧?

    “当然!这么精彩的宴会,怎么能缺了他。”

    “你们薛家该不会有什么行动吧?跟我先透个底?”

    “怎么可能!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薛家都是有教养有素质的人,怎么可能在公共场合闹事。”

    “……”那人真想说句不要脸。

    “咦,看……”薛北羽忽然注意到有个黑甲兵卫快步跑来,绕过花园,进了偏殿,唐天阙就在那里面。

    很多人都注意到了步履匆匆的黑甲兵卫,精神暗暗一振,难道秦命来了?

    连圣堂的人都望向了偏殿。

    不一会儿,偏殿里大步走出一位俊朗的男子,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眼角和眉角都上翘,给人种迫人的气势,更有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正是皇朝的霸王,唐天阙!

    唐天阙走出偏殿,花苑里慢慢安静了,二百多位中域新秀们都看向了他。

    “确定秦命不来了?”

    “唐天阙脸色不好看啊。”

    “瞧你这话说的,他哪天脸色好看了,除了战场杀人的时候,就没见他脸上有过表情。”

    “我刚看见有个虎卫的兵卫跑进去了,到底是秦命来了,还是不来了?”

    “不来也好,我们跟他不是一路人。到底是我们中域的人过分了,还是外域的人嚣张了?欺负他们怎么了,外域就是外域,野蛮之地,就需要狠狠敲打,打怕了,敲懵了,也就老实了。现在还敢叫嚣耍脾气,那是打的还不够狠。”

    很多事世家弟子低声的议论着,表情各异。

    唐天阙深邃的目光依次扫过了众人:“我唐天阙三年没回皇城了,三年,不长不短,大家都快二十岁了。年龄长了,本事涨了,傲性也涨了,脑袋也应该长点了吧?三年前,我离开皇城前说过一句话,有些人,你们永远无法超越,有些人,注定你们只能仰望,这些人里,就有我唐天阙!三年了,谁还记得这句话?”

    一句一顿,一句一停,不快不慢却沉甸甸的压人,浑厚的声音飘荡在宽敞地花园里,让很多人没来由的一阵紧张。

    叶江离、薛婵玉等人稍稍交换眼神,不明白唐天阙要表达什么,可隐约预感到要出事了。三年前?三年前唐天阙回来过皇城,挑战了皇城所有新秀,除薛婵玉和温天城之外,全部败在他的巨刀下,有几个特别狂傲的人还被他当众斩杀,惹怒了世家,只是最后不了了之。

    离开皇城的那天上午,唐天阙回望皇城,说出了那句低沉而霸道的话,至今留在很多人的心里。也正是那天起,皇城所有新秀陆续离开皇城,分散到皇朝各地历练成长,探寻武道,努力成长。

    正在全场安静,暗暗揣摩唐天阙话里意思的时候。

    远处忽然传来阵阵嘈杂,伴着清脆的锁链声。

    一位虎卫的小队长领着秦命穿过六道拱门,来到了王府深处的花苑。隔着很远便高声吆喝:“贵客五位!北域,秦命、妖儿、管玉莹、紫陌、凡心!”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转向了远处,来了?架子够大的,一群人等到你现在!

    秦命穿过片树林,沿着碎石路走来,脚步一定,朗声笑道:“各位朋友,久等了,特地给你们准备了礼物,耽搁了些时间。”

    “来就来吧,不需要带礼物。”有人轻哼,很是不满。都要散场了才来,你真够可以的,不愧是蛮荒之地的人,没礼貌。

    他就是秦命?更多人静静地打量着,第一次见到真人。

    “不不不,应该的,第一次参加王宴,不知道准备什么好,路上碰到了,随手就拿了,各位……不要嫌弃啊。”秦命大步走出来,右手猛地一扯,哗啦啦,锁链声清脆刺耳,三十多个黑衣人被粗鲁的扯了出来,踉跄拥挤,前面几个重重扑在地上,来了个狗啃土。

    花苑里的人们都莫名其妙,怎么带了一串人来?

    “来来来,都来领礼物了,看看都是谁家的。”妖儿咯咯娇笑,手里突然腾起股血气,化作三米长的血鞭,当空一振,甩起响亮的鞭花,啪的声抽在了前面一个用力低头的少年背上,那少年啊的声惨叫,仰着头跳了起来。

    “赵斛!”花苑里一个世家子弟认出了跳起来的那个少年。

    “哥!!救我!!”那少年管不了那么多了,惊声尖叫,用力扯着锁链。

    啪!妖儿的血鞭当空暴击,狠狠地抽在了他的脑袋上,那少年如遭雷击,浑身僵硬,摇摇晃晃几下,重重跪在地上,低下了头。

    “你干什么!”花苑里那世家子弟又惊又怒,扔下酒杯要冲出来。

    妖儿血鞭再次甩起,朝着那跪地的少年又是一鞭,啪的声脆响,皮开肉绽,被强劲的力量冲出三米多,趴在地上已经没了动静。“信不信我再来一鞭要了他的狗命。”

    “你……放肆!这里是霸王府,岂能容你逞凶,虎卫的人呢?拿下他们!”

    花苑里很多世家子弟都认出了那些黑衣人,有自己的族人,有自己的朋友,还有自己的亲弟弟。

    “秦命,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劫持世家子弟。”

    “不知好歹的疯子,我们好心邀请你来赴宴,你竟然趁机劫掠我的族人。”

    “真以为我们怕你了?”

    “这里是皇城,不是你雷霆古城!”

    他们真的怒了,秦命竟然抓着世家的人来参加宴会,这是挑衅!赤果果的挑衅!

    薛北羽的脸色却变得惨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不是自己安排的人吗?怎么被秦命抓来了!

    秦命按着一个少年的脖子,拖到前面,笑对全场:“看来你们都认识啊,我这礼物还真送对地方了。”

    “你先把人放了!”花苑里有人怒斥,秦命掐着的人就是他弟弟,同父同母的亲弟弟。

    “先别急着叫,我想问问霸王,既然邀请我们来赴宴,为什么路上设埋伏?是你主意呢,还是这些是世家的主意?”秦命掐着少年的脖子,让他脑袋朝前,对着花苑里的人们。

    埋伏?一个词让花苑彻底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