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60章 霸王唐天阙
    霸王府的晚宴正式开始!

    有了温天城的插曲,唐天阙凭借强硬的做派向外域表明了态度,也不需要再多说些什么,简单的寒暄后,请众人自行用餐,相互认识。

    秦命都不得说说声漂亮!虽然激怒了温天城,可赢得了外域的赞赏,也维护着皇室的权威!而且借用了秦命的计划,就算凌霄宗不满,也没有闹事的借口。

    外域的新秀们相继走进了花苑,他们对唐天阙有了好感,但对其他中域的人还是抱有很深的成见。有些人走向了酒桌,聚到一起用餐喝酒,有些人则相互寒暄着认识着,客气的自我介绍。他们里面很多人并不打算主动跟中域人交往,只要能多认识些同属外域朋友就可以了,等到了幻灵法天可以相互照顾,起码见了面后不至于当敌人。而且但凡有胆量来这里,有资格来这里的人,都是些有背景有实力的,境界起码在三重天往上,都值得相互结交。

    中域的人们更傲气,都站在原地,相互说笑着议论着,用余光瞥着外域的人。

    花苑里形成了两个很明显的阵营。

    不过并不代表所有中域人都傲气,也不代表所有外域人都冷漠。

    当马大猛拖着花大锤大步流星走进外域阵营的时候,花大锤也不好再冷脸,带上笑容主动跟人打招呼。在外域新秀们的心里,花家还是很不错的,不仅结交秦命,还跟马大猛‘称兄道弟’,而在刑场事件上花清逸更是怒斥温天城和炎家,赢得了很多人的好感。所以花大锤主动走向他们后,他们也都微笑着回礼,相互间客套着。

    再然后,中域部分世家的弟子也主动地走向了外域,而外域有些人也主动走向中域队伍,虽然都是很少的部分,可毕竟是两股阵营开始了‘交融’,宴会时间还很长,等都喝点酒助助兴之后,或许‘交融’的圈子就会慢慢扩大。

    “一起走走?”唐天阙邀请秦命。

    “请!”秦命抬手示意。

    两人离开正在热闹的人群,走到了花苑外荷塘中心的石亭里。

    薛婵玉等人都有意无意的往那里看。

    唐天阙器宇轩昂,气势压人,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却威严冷酷,看不到丝毫地感情。他常年在杀场拼搏,统领千军,既有皇室尊贵之气,又有挥斥方遒的王霸之气,无论是谁跟他走在一起,都会感受到股强烈的压迫感。如果是个实力稍弱又意志不稳的人跟他走在一起,恐怕都要自动落后几步,弯腰敬畏了。

    连秦命都不得不承认唐天阙有种外放的气势,像是奔腾的洪流,雄浑之气扑面而来。这是秦命第一次从别人身上感受到这种气势,这还是简单的散步,如果真正战斗起来,这股气势会有多惊人?单单一吼之威,就足以震退强敌。

    “秦城主对北域局势有何见解?”唐天阙也在探查着秦命,俊秀健硕,面部线条很清晰,身材高挺,既不仰头也不低头,视线自然而然的平视着前方,给人种很硬朗的感觉,眸光澄澈明亮,嘴角勾着淡淡的笑意,看起来很好相处。可是想想关于他的传说,全是‘心狠手辣’、‘残暴弑杀’、‘疯狂野蛮’等极端而又野性的词语,实在很难想想身边的少年就是北域修罗子。而且并不雄壮的身躯有着惊人的爆发力,竟然能伤到超他两冲天的战兽乌金猿。

    所谓相由心生!弑杀残暴之人的眉宇间的神态往往会带着抹戾气,可秦命……没有……

    唐天阙习惯在心里评判一个人,单就秦命现在而言,跟他想象里的大不一样。要么善于伪装,城府深沉,要么就是纯粹的‘真’,该善则善,该恶则恶。

    “殿下问错人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只是想守护我的家人,不会为祸一域。至于北域局势如何演变,取决于你们皇室的态度。”

    “秦城主谦虚了,十八战兵足以称雄一方,再有五宗拥护,两族相佐,你的雷霆古城已经有了一统北域的绝对力量。”十八战兵、五大宗门,外加巨富呼延家族、隐世铁氏家族,以雷霆古城为中心,一个庞大到惊人的势力在一夜间傲然崛起,雄踞皇朝北域。这股力量之强,已经让皇室感受到了威胁,关于秦命的各种资料也在第一时间传向皇宫。

    如何处置这股力量?皇室内部争议很大。

    北域动荡已经持续很久了,也是皇室的心病,但由于八宗联盟对北域的统治力非常强,皇朝西面北边东边又连年承受敌国威胁,战乱不断,皇朝内部许多世族繁衍千年,明争暗斗,关系又错综复杂,皇室实在是没有过多的力量和精力全面运作北域,只能是不断封王,制衡八宗。这种策略从千年前开始,一直延续到了现在,毕竟八宗从没有对皇室不敬,皇室也没有理由过分的制裁。

    只是谁都没想到,这种延续了千年的平衡竟在一夜之间轰然崩塌,八宗联盟破裂,一个更强更紧密的联盟傲然崛起。在皇室很多人看来,是时候全面控制北域了,趁近期周边列国还算平静,抽调强者云集北域,彻底解决那片不尊皇室的野蛮之地。

    但是说起来容易,行动起来牵扯太大了,那是北域,是相当于皇朝八分之一疆域的地方,想要彻底解决,需要动员多少战斗力量?

    皇室受到的资料上面罗列了北域新联盟主要人物资料。

    雷霆古城城主秦命,残暴弑杀,疯狂野蛮,心理可能还很扭曲;血邪宗宗主裘麟,那是皇朝诸位世家老祖都认识的危险人物;土灵宗宗主,野蛮狂暴,战斗力极度剽悍,更是个把北域视为家园的顽固派;再有就是铁家,不仅跟中域很多世家有联系,跟皇朝外的很多势力也有交集,而且全是战斗狂徒。

    对于这么一个联盟,一旦惹急了眼,绝对是不死不休的反抗。

    到那时候,会有多少人战死北域,会有多少世家的强者和老祖命丧北域,会影响多少世家的生存,会激起多少的怨怒,如果处理不当就不单单是内乱了,而是更严重的皇朝动荡,如果周围国家抓住机会全面猛攻,皇朝会承受数千年来最残酷的威胁。

    牵一发而动全身!北域势力庞杂又强势野蛮,解决北域不是个小事,必须慎重再慎重。

    倒不是皇室惧怕他们,而是有没有必要,是不是真的符合皇家利益。

    思前想后,皇室决定利用幻灵法天的机会,把秦命招进皇城,先暗中观察,再见面谈话,最终再做决定。

    想要解决北域问题,秦命是关键。

    皇室对皇城的监控已经达到了滴水不漏,超过外人的想象,所以在秦命和妖儿进入皇城的那一刻,皇室的情报人员已经盯住他们了。就这些天的表现来看,确实对的上‘凶残’二字,这让皇室某些人动了杀心,也让征战北域的声音越来越多。但同样有些人在质疑,秦命的某些做法虽然‘凶’,却并没有‘残’,绝没有滥杀,也没有作恶,只是在该出手的时候出了手,仅此而已。

    所以皇室最终委派唐天阙亲自见一见秦命,给皇室个评价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