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64章 强者的基本素养
    “薛姑娘找我们有事?”秦命忍着笑,对付薛北羽这种狂的智障的家伙,就得马大猛来收拾。

    “那只白兽呢?”薛婵玉眼神不善的回敬妖儿一眼。

    “薛姑娘还挂念着呢?别人的东西就那么好吗?”

    “它是什么物种,这么多天了,你应该查出来了。”

    薛婵玉确实对白色小兽念念不忘,能让她肩上宝贝儿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就紧张的灵妖,绝不是普通的凡品,她通过赤雷宫追查过白兽的来源,据说是个猎户在山里发现的,感觉很可爱又有灵性,就卖给了经过的商队。而那片山区也是个普通的地方,既不是什么古老雨林,也不是浩瀚的山脉,活动的灵妖等级也都偏低。

    可这反而让她更好奇了!

    “查出来了。”

    “看来你对灵妖也有研究。它是什么物种?”

    “跟你有关系?我劝你还是少打它的主意,不是每个你看上的东西都必须是你的。我们关系现在闹得还不是太僵,有缓和的余地,劝你保持好这个度。”

    “不愧是修罗子,说话的语气就是不一样。可是,我有说过要跟你缓和吗?”薛婵玉嫣然轻笑,火辣的娇躯荡起微微的波澜,由内而外散发的野性美感让很多男人暗暗吸气,这是朵妖艳的野玫瑰,虽然撩人,却碰不得。

    薛北羽骄傲的仰起头,哼哼,姐姐终于要宣战了!秦命,你的死期不远了!

    周围看戏的人们都交换着期待的眼神,温天城肯定饶不了秦命,这边薛婵玉又正式下战书,中域三大顶尖强者有两个跟秦命交恶了,就是不知道唐天阙会是什么态度?嘿嘿,这秦命还真不怕事大啊,真敢惹!

    “那更好了,都没必要拘着了。等到了幻灵法天,我们慢慢斗。”

    “你一定要带着你的两只兽崽都过去哦,姐姐陪你玩到底。”薛婵玉眨个媚眼,莲步款款的走开,她要定了秦命手里的白兽,还有他随身带着的神秘小龟。

    “别嚣张,有你们哭的时候。”薛北羽故意从秦命他们身边走过去。

    “这人脑袋真有病?到底是谁在嚣张?这蠢货命里欠揍吧!”马大猛嗓门很大,更不避讳,还探着脖子问旁边的公子小姐们,可谁会理他,甩个白眼全部走开。

    “乡巴佬你活够了……”薛北羽咽不下这口气,可薛婵玉轻飘飘一个‘走’字就让他乖乖闭上嘴,跟在后面离开了花苑。

    “白兄,幸会了。”秦命没在乎薛婵玉的挑战,像是什么都没发生,微笑着向前面白小纯打招呼。

    白小纯身边的少男少女这才注意到身边竟然站着他,一个激灵全退了,转眼让出个空白区。白小纯早已经习惯,也浑然不在意,微笑颔首:“又见面了。”

    “你那天就认出我们了?”秦命问道。

    那天?赤雷宫?花家兄妹诧异的看着白小纯,怪不得他那天出手阻拦了。

    “差不多的。”白小纯温雅青秀,给人的感觉很舒服,当然,是在不考虑他武法和手段的情况下。

    “怎么做到的?”妖儿也奇怪。

    “你能透视?”凡心说着赶紧抓紧衣领,藏到秦命身后。

    秦命无语,这丫头脑洞真大。

    “看人先看魂,再看脸。”本来是很优雅的一句话,从白小纯嘴里说出来,让很多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感谢你那天出手相助。”秦命向白小纯伸出手。

    “如果我不出手,可能会更精彩。”白小纯也伸出手,轻轻一握便松开了。

    气氛融洽,只是马大猛冷不丁的一句话让所有人不淡定了。“牛弟,他们好像都很怕你?”

    牛弟?无数目光聚在马大猛身上,又落在白小纯俊美似女人的脸上。这称呼……够火辣啊……

    花苑外那座雅静的偏殿里,两位少女站在顶楼窗边,看着花苑里发生的一切。

    她们穿着华丽富贵的宫装,遮住了高挑而完美的身段,头戴金银发饰,荧光闪烁,尽显优雅与光彩,如瀑的长发秀美柔顺,及腰散落,与华丽的宫装相得益彰。只是她们都戴着轻柔的面纱,遮住了倾城绝丽的玉颜。

    左边少女双眸澄澈而清冷:“锋芒太露,气势凌人,这类人往往狂傲不羁,鲁莽固执,难成大事。”

    右侧少女则轻灵浅笑:“姐姐是想看到什么样的秦命?阿谀谄媚、四处陪笑,还是低调示弱、阴险狡诈?面对皇朝这样的局面,五域新秀云集,他又是焦点人物,不拿出点强势和姿态,谁还会看得起,皇室都会看轻他。”

    “可以盛不可以傲,可以强不可以狂。人不可以阴险,但要有城府。”

    右侧少女声音灵动好听,脆而不腻:“真实不好吗?树欲静而风不停,有人逼,当然要迎面而上,不然……他退一步,敌进一丈,退着退着,终究会无路可退。与其那时候再狼狈反击,还是一开始就灭了敌人气焰。”

    左边少女讶异的扬了扬漂亮的柳眉:“你对他有兴趣?”

    右边少女反问一句:“八年沉寂,一朝绽放,之后又名动皇朝,真是因为上天垂怜给他的机缘?三姐,你信吗?我猜,他身上还有秘密。”

    唐天阙来到顶楼,挥手示意所有侍卫和侍女退下,负手来到窗边,看着远处花苑里正在跟人热情交谈的秦命。“怎么看?”

    左边少女坚持观点:“张扬跋扈,难成大事!但对我们皇室是个好消息,这样的人呢没有城府,可以试着控制!”

    右边少女却道:“看看现在的他,清雅俊朗,谈笑风生,再想情报里所指的刑场事件、雷霆事件,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静如行云流水,动若山崩地裂,这样的人往往会有常人难以想象的爆发力,真要我给个评价——危险!”

    唐天阙不置可否:“他有野心!他的野心比所有人预想的都要大。”

    “他有意谋反?”两位少女都是一惊,难道北域战争无法避免了?这其实是皇室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一旦爆发,定会演变成皇朝史上最大规模的内战。

    “他志不在皇朝,在天下!”

    “什么意思?”

    “他只要一个保证,确保他的家人安全,幻灵法天结束后,他会离开皇朝,游历天下,一直往前走。他有死在路上的觉悟,他要的是精彩。”唐天阙很少欣赏一个人,可在走回偏殿的这几百米路上,他再次回想了秦命说的话,还有说话时候流露出的神情,再次触动了他的心!他坚信一个观点,没有谁会随便成功,那些在未来惊艳一个地区一个时代的人,往往在少年时期就头角峥嵘,展现出不凡的胸襟和志向。他不能判定秦命未来会是怎样,至少现在有了一个强者基本的素养。

    右边少女看着花苑里的秦命,眼波流转,更感兴趣了。

    左边少女眸光闪烁,追问:“他会带走十八王像吗?”

    “应该不会。在确保雷霆古城绝对的安全之前,他也不会轻易离开。”唐天阙能从秦命的言语里感受到这一点,他不是个只顾闯荡的浪子,他心里有责任,守护家人的责任感。

    “太好了!我们可以在秦命离开后想办法控制十八王像!”左边少女激动地捧紧双手,十八座百米巨像都是圣武的境界,还没有痛感,简直就是超级战争武器,无论投入哪个边疆,都足以掌控战争走向,就算坐镇皇城,也能绝对的震慑各大世家。

    “不可操之过急。现在各域地各世家都在等待我们皇室对北域的态度,首要解决这个问题。”唐天阙个人很欣赏秦命,但军国大事不是儿戏,不能因为自己欣赏就完全依着秦命。

    “你有什么办法?”

    “封王!联姻!让皇朝所有人都知道,秦命是皇家的人,他的十八战兵也就是皇室的武器,这是最简单的办法。”

    左边少女缓缓点头:“倒是可行,秦命参加个宴会都带着四个女人,定是个好色之徒。如果皇家赐婚,他应该能心动。”

    唐天阙看着她:“既然你没意见,我去禀告父皇。赐婚之人,就你了!”

    左边少女正沉吟着,闻言一怔,回头看着唐天阙:“谁?”

    “你!”若论美貌,面前两女冠绝皇城,有智慧又有天赋,有心计也有眼界,而且是双胞胎,选谁都可以。但是,一个反感秦命,一个有好感,选谁?当然选反感秦命的那个。派过去是要控制秦命的,控制雷霆古城的。如果派个有好感的,他俩再真好上了,皇室岂不赔了夫人又折兵?唐天阙几乎不需要多想,直接选定了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