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74章 烤鳄鱼
    五天前的那场兽潮揭开了生死界历练的序幕,残酷的恶战让所有人真切感受到了全新世界的危险,尤其是那些平常仗着自己背景而傲娇的人,都有些后悔来这里了,他们真正明白接下来的历练全部要依靠自己,没有谁来帮忙,也没有谁会来替他复仇。

    近两万新秀伤亡惨重,无一例外都带着伤,这些天里基本是藏在了某些地方修炼调养,顺便躲避兽潮的搜捕。

    直到现在,随着灵妖们陆陆续续回到各自的领地,藏匿的新秀们也都开始行动。

    秦命在雨林里谨慎活动,观察着强悍的灵妖,也感受着雨林的神秘。

    这里灵力非常浓郁,远远超过了青云宗所在的云罗山脉,所以灵妖数量非常多,树木普遍又高又粗,以至于秦命都感觉自己是不是变小了。

    他看到了神奇的异兽站在山顶唱歌,歌声清脆灵动,让附近的灵妖和树木都变得安宁。

    他看到了山一般的地龙在林间出没,巨硕的爪子都有房屋般大小,沉重的脚步声像是恶魔的低吼,惊退着灵鸟和猛兽,坚锐的鳞甲骨刺乌光闪烁,轻易地碾碎着古老的树木。

    他看到了只神奇的玉兔坐在古老的祭台上,望着远方,像是在沉思着什么。周围竟没有任何灵妖乃至是虫蛇,像是忌惮着它和它下面的祭台。

    秦命甚至看到了整座高山以惊人的速度衰败,树木枯黄,巨石龟裂,完全褪去了色彩,像是突然间被什么东西吸走了元力。惊得秦命展开羽翼,往前面飞速逃离。

    ………………

    神奇的雨林,无处不在的危险。

    “给你个机会证明自己,帮我查探周围的危险,顺便寻个灵宝异兽什么的。”秦命在林间腾挪跳跃,往前疾驰,精神高度紧张,戒备着林间的危险。就在他落在枝杈上的瞬间,茂密的树冠里突然爆出条粗壮的蟒蛇,蛇头大张,咬向了秦命的脑袋,尖锐的獠牙喷出血色浓雾。

    秦命率先出手,提剑奔袭,凛冽剑气绞碎血雾,劈碎了巨蟒。

    小龟稳稳地躺在他肩膀上,四只晶莹剔透的白玉爪子抱着大号的灵果,正吃的津津有味:“想得美。赶紧死,你早死,小祖我早解脱。”

    “太无情!”秦命提剑向前,从树枝间飞射出击,杀向了前面前面出现的黑熊。

    “嗷!”黑熊浑身长满怪异的纹路,怒吼暴起,纹路竟然自动打出层层波纹,像是灵力盾,守护住本体。

    秦命强势拼杀,恶战上百回合才把它斩杀,凶残的战斗方式让周围其他灵妖仓皇逃窜。

    “熊血大补!喝两口!”小龟瞥了眼地上的黑熊。

    “不渴!”秦命抹了把脸上血水,再次往前冲,寻找下一个合适的猎物对战。

    “浪费。”小龟四仰八叉的躺着,晃悠着龟壳,忽然一指树顶:“看,有鸟蛋!弄两个尝尝!”

    “没兴趣!”

    秦命一路拼杀,避开危险的同时恶战了五头异兽。

    高强度的历练,磨砺着战斗技艺!

    幻灵法天只有短短百天时间,他要充分利用每个机会。

    可是,正当秦命准备到湖里抓点东西当午餐的时候,竟发现了个意外的‘朋友’。

    在一处狭窄的小山谷里,杂草丛生,老树扭曲怪异的生长着,光线很暗,位置也隐蔽。

    里面竟然趴着头肥硕的鳄鱼,五米长的身躯半埋在草丛里,黑漆漆的鳞片泛着寒光,看起来很有视觉冲击力。它伤势严重,浑身的鳞片碎了大半,鲜血淋漓,还断了只爪子,正痛苦的低吟着。

    “吞天鳄?”秦命蹲伏在百米外的老树上,认出了那头巨硕鳄鱼。

    “真是嗳!”小龟灵活的翻正身体,小眼睛滴溜溜的转着。

    “怎么只有它自己,难道杀出重围的时候跟薛北羽走散了?”

    “有可能!”

    “附近有人吗?”

    “没发现。”

    秦命眯眼盯了会儿:“好肥!!”

    “是啊!”

    “饿吗?”

    “饿!!”

    “炖了?”

    “烤吧。”

    烈阳当空,雨林生机勃勃,各种灵妖在林间出没,充斥着摄人心魄的巨吼与厮杀,甚至引发着局部的暴雨雷电场景,有些是灵妖跟灵妖的厮杀,有些是新秀们的战斗,都在不同的地区激情上演。

    秦命和小龟安逸的坐在谷里,燃起了火堆,架上了鳄鱼腿。

    “嗯!味道真不错!不愧是珍贵的物种!”

    “好吃!来来来,撒点盐,更出味。”

    “小祖,来点灵果搭配一下。”

    “我这里有点生命之水,咱们当酒喝,来,抿一口。”

    “好香!赶紧把另外那条腿都架上!吃完这个,正好接上。”

    “把腰子烤了。”

    “这玩意什么功效?”

    “美容。”

    两人吃的津津有味,怎么吃怎么香。吞天鳄啊,具有上古血脉的超级战兽,浑身都是宝贝,肉质肥美,油而不腻,一口下去浑身都热腾腾的,像是喝了烈酒般,需要炼化一会儿才能继续吃。最重要的是,这是薛北羽的契约兽!哈哈!!怎么吃怎么爽!

    “契约兽跟主人之间会不会有联系?”秦命一边吃一边问。

    “肯定!!”

    “薛北羽为什么不来找它,会不会也死了?”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他死不了。”

    “你在说你?”

    “找抽??”

    一人一龟竟然足足吃了大半只烤鳄鱼,全部在体内炼化,仰躺在地上打饱嗝,简直比吃了个极品灵果都舒坦。

    “这才叫生活啊,生命在于静止,吃饱睡睡了吃。”

    “生命在于运动,战斗经验跟武法同样重要。就像这头吞天鳄,如果在雨林里野蛮生长,实力绝对比现在强了无数倍。”

    “认真问你个问题,你这么狂躁,是不是真有心理问题?”

    “好战不是病,懒才是。你有病,得治。咦,这是什么?”秦命正要处理余下的鳄鱼肉,结果从里面掏出个拇指大小的血球,硬邦邦的,像是个石头,它晶莹剔透,迷蒙着纯净的血气,放到阳光下看,里面又好像有着完全血丝。

    “呀!血精!”

    “什么是血精?”

    小龟凑过去闻了闻,查了查:“很多血脉强大的灵妖会在体内缔结一种血精,是它们血脉力量的精华。对灵妖来说,血精的价值超过一切灵宝,因为吃了它能粹洗自己的血脉力量,觉醒传承。”

    “哦?”秦命惊讶,好宝贝,留给虎崽!

    “血精太珍贵了,几十万头灵妖里都不一定会有一个,只有血脉特别强大的灵妖才有可能缔结血精。今天赚大了,竟然得到颗血精。给虎崽吃,我保证它的实力能在短期里突飞猛进,超越你都不在话下。”

    “有这么夸张?”

    “我像吹牛?”

    “像!!”

    “无爱了。”

    “走吧,继续找宝藏!逃出生天的新秀们修养了这几天,差不多都要开始行动了。”

    “不等薛北羽?”

    “他还不值得我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我怎么预感他真会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