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85章 不死不休
    清河口事件结束了,但引起的波澜却久久不散。秦命的撤离让许多中域的人松口气,也认定是秦命对皇室的妥协,对皇朝世家的妥协,他终究还是没敢杀了薛婵玉。对于外域的人来说,虽然能理解秦命的做法,但还是不舒服,在他们心里秦命是强硬派的标杆,是无所畏惧敢疯敢傲敢挑战任何强敌的象征,代表着他们心里那点想做又不敢做的狠劲。

    可是,秦命最终还是放弃了,妥协在皇权面前,在迈出最后那一步的时候收回了脚,默不作声的离开。

    今天的抉择虽然不怎么完美,但好在都能理解他的决定,杀薛婵玉的代价太大了,她不仅是薛家的骄傲,更是圣堂的骄傲,也是皇室钦定的全力培养的奇才,杀了那上百个中域新秀,都不及杀害薛婵玉带来的后果严重。而秦命此刻能饶了薛婵玉,也等于向中域表态——到此为止了!不要再来纠缠!

    上千人相继散开,没有谁过多的议论。他们更重要的任务是历练,是寻找宝藏。

    密林某处,幽静的峡谷里,两侧悬崖挂满着粗壮的老藤,峡谷里流淌着干净的溪流,长满厚厚地草丛,也有几棵低矮的树木,光线虽然昏暗,可灵气很足,环境也不错,薛婵玉走了很久才找到这么个安静地地方。

    她路上碰到了个世家子弟,一个平常仰慕她的男人,自告奋勇的守护着她来到这里。

    “你先喝口水,我出去找些吃的。”男人贪恋薛婵玉的美色,偷偷的打量了几眼,想从衣服破烂的缝隙里看到里面的美妙春光。平常时候他连跟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薛婵玉也不会拿正眼瞧他,可今天情况特殊,正是薛婵玉最无助最痛苦的时候,他渴望着自己能趁着机会交好,如果能一亲芳泽就再美妙不过了。

    薛婵玉淡淡的点头,靠着矮树坐在块石头上。她当然注意到了男人的眼光,也明白他心怀叵测,可是现在临时没有其他人,只能将就着了。

    男人离开后,薛婵玉疲惫的闭上了眼,想要休息休息,可脑海里盘旋的全是这些天的追捕和厮杀,还有最后被秦命堵在清河口的场景。

    惨!惨不忍睹!

    想她薛婵玉竟然沦落到了今天的境地,需要别人来决定自己的生和死。

    耻辱!这是薛婵玉活到现在唯一的污点。

    薛婵玉轻抚着身边伤痕累累的七彩幻蝶,三头强悍的契约兽都是她的骄傲,陪伴她成长到今天,为她创造了无数的传说,可现在只剩下了七彩幻蝶一个。作为契约类武者,最佳的契约年龄就是二十岁之前,这样就能陪伴着灵妖共同成长,缔结的契约最牢固。所以一般来说,契约类武者都会在二十岁之前选定自己所有的契约兽,之后除非特殊情况,不会更换。秦命不仅夺走了她两头珍贵的契约兽,也影响到了她的未来,如果不能在二十岁之前得到类似的珍贵战兽,她将来的成就高度会削弱一大截。

    “秦命……秦命……”

    薛婵玉闭着眼睛,唇齿微动,默默念着这个名字,心里的恨意像是杂草般疯长着。总有一天,我会用你的鲜血来洗刷所有的耻辱。你给我的,我会加倍奉还。

    男人很快就回来了,摘了些灵果,关心的看着薛婵玉:“我担心你安全,不敢走远了,只找到这点吃的。”

    薛婵玉虚弱的点了点头:“帮我个忙。”

    “你说!”男人趁机往她身边凑了凑,悄悄闻着她身上的体香,虽然混着股很浓的鲜血味,可还是让他心神摇曳,差点就陶醉了。

    “到附近多走走,看能不能碰到我薛家的人。”当天因为兽潮的冲击,各族队伍都被打算了,这些天里虽然有很多薛家的族人和侍从们来增援她,可并不是全部,她估算着至少有十个人还在外面,境界都很强。清河口事件闹得很轰动,他们如果得到消息,应该会过来寻找自己。

    “这……”男人犹豫了,好不容易得到机会相处,还没拉个手亲个嘴什么的呢。等薛家人来了,自己岂不就成了打杂的陪衬了?

    “怎么了?有困难吗?”

    “天马上要黑了,夜里的雨林最危险,我怎么能离开你。”

    “真要是有了危险,我们谁都逃不了,还是尽快找更多的人过来。”薛婵玉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面无表情,心里且是一寒。

    “我是玄武境三重天,能保护你,就算遇到强悍的灵妖也能带着你全身而退,不要多说了,我今晚不会离开你,天亮后再想办法找其他人。”男人感觉自己被轻视了,语气很不满。

    薛婵玉没精力也没心思跟他闲扯,悄悄给了七彩幻蝶个指令,控制他的意识!

    男人把灵果放到薛婵玉身边,轻咳几声,准备好好地安抚她。他已经考虑好计划了,先用这些天里发生的事情刺激薛婵玉,让她感到痛苦无助,最好能哭出声来,这样就会情绪波动,心智脆弱,然后自己就趁机搂住她,好生的安抚着。薛婵玉再怎么强势也是个女人,现在还是个脆弱的女人。他手里的灵果有一种是蛇莓果,不是刚摘得,是路上悄悄收起来的,有催醒的效果,到时候……干柴烈火情不自抑,自己就能好好享受这具美妙的身体了。等生米煮成熟饭,嘿嘿……

    可是,正当男人幻想着美好画面,准备付诸行动的时候,七彩幻蝶振开的幻象猛地侵入了他的脑海。七彩幻蝶的幻术对秦命影响不大,对其他武者的影响绝对是致命的,尤其是弱了它两个境界又满心污秽的家伙。

    男人笑容僵在脸上,先是痛苦,接着就恍惚了,呆呆的坐在旁边,目光空洞无神。

    薛婵玉厌恶的看着他,真恨不得直接杀了。

    七彩幻蝶巧妙地控制着男人的意识,让他陷入某种迷乱的环境里。

    男人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被无情的控制了意识。

    “只要能找到一个人家族的人就好,到时候让他跳崖自杀。”薛婵玉冷漠的下令。

    七彩幻蝶腾空,给男人下达了指令,亲自控制着他往外走。

    然而……

    就在男人要走出峡谷的时候,十余道飞刀破空而至,嘭嘭,血花迸溅,男人被强劲的力量打穿了身体,仰面飞了出去,扑在了溪流里,鲜血染红了溪水,他被打穿身体要害,在幻境中惨死。

    薛婵玉正准备休息,结果面色顿变:“谁??”

    七彩幻蝶立刻紧张,载起薛婵玉,严阵以待。

    峡谷入口处,一团金色光影渐渐清晰,那是双华丽的翅膀,惊艳着密林的花草树木,羽翼轻挥,飘向了峡谷,来人……正是秦命!

    薛婵玉面色一变再变,气息都开始混乱。秦命?他怎么还在这里!

    秦命面若寒霜,冷眸似电,浑身涌动着刺骨的杀气,他提着大衍古剑,飘落在了峡谷里,声音冷的像是寒风卷席下的雪域冰霜:“薛姑娘,我们……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