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86章 难逃
    薛婵玉能清楚感受到了秦命的杀意:“你已经向唐天阙妥协了,难道要出尔反尔?你还是个男人吗?”

    “你薛婵玉竟然沦落到了依靠别人的承诺来求存?”秦命走进了峡谷,带来金色光芒,也带来了冰冷的杀气。“白天我只是离开了,没说要饶了你,更没说要向谁妥协!薛婵玉,你连这点都看不透了?”

    他白天之所以离开是因为要给唐天阙面子,不想跟皇室闹得太僵,毕竟皇室还没正式决定对北域的态度,他可以不顾自己但不能不顾家人。其次,当众离开,是让在场的人认定他放弃了,没有杀薛婵玉,至于后来薛婵玉怎么死的,不管他什么事了。即便是薛家在事后猜疑,也找不到合适的证据。

    “好一个奸诈的秦命。”薛婵玉愤愤的看着走来的秦命。我竟然没考虑到这方面?最近的心境全乱了,基本的防御意识都没有。

    “给你个体面,自杀吧。”秦命冷漠又决绝,事情已经闹到这一步,绝没有回头的可能。

    “我死了,你也逃不掉!不管你做的多干净,事后都会怀疑是你干的。到时候,薛家不会饶了你,唐天阙也不会饶了你。”

    秦命冷笑:“你是在求情?还是害怕了?”

    “我是在提醒你,我如果死了,第一个陪葬的人肯定是你。就算皇室决定饶你,我薛家也会成为你和雷霆城的噩梦。”薛婵玉不想死,但绝不会求饶,更不是服软。

    秦命走向了薛婵玉:“今天没有谁会来救你,也没有人能救得了你。你自己下不去手,我替你?”

    “奉劝你认真考虑后果。”

    “你杀我的时候都没考虑后果,我杀你也不需要。”

    薛婵玉眸光变幻着,高度戒备着:“收起你所谓的姿态,你不就是想提高谈判的筹码吗?说吧,你想要什么,想怎么谈?”

    “我什么都不想要,只要……”秦命突然出手,冰冷的剑锋无情的扫过了薛婵玉的脖子,快的像是到光芒,一闪而逝,直到大衍古剑回收朝下,空气里才回荡起细微的剑鸣风哨声:“你的命。”

    薛婵玉一把捂住脖子,踉跄后退,鲜血却止不住的溢出喉咙,染红了双手。她清冷的目光里终于涌出了恐惧,张着嘴要说些什么,冒出来的却是咕咕的血泡。

    七彩幻蝶惊怒,要载着薛婵玉离开,却被秦命的利剑斩下了脑袋,硕大的身躯无力的扑到了前面,连带着薛婵玉也摔到了潮湿的草丛里。

    七彩幻蝶和薛婵玉都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根本没有实力抗衡秦命。

    秦命提着剑站在薛婵玉面前:“霸王府的花苑里,我跟你说过一句话,我们还有缓和的余地,没必要闹成这样,是你自己放弃了机会。”

    薛婵玉躺在草丛里,捂着喉咙,捂不住血水。她定定的看着秦命,眼神逐渐开始涣散。死了?我怎么可能会死!不……这不是真的……不是……

    秦命的剑几乎斩断了她的脖子,出手无情,根本没有留手。“做人可以有傲骨,但不能有傲气。只许你像杀别人,不许别人来杀你?世上没有这个道理!杀人前要做好被杀的准备,这才叫生存!”

    薛婵玉直到最后一刻,都不相信秦命会杀她,也不相信自己会死。可是,她偏偏带着这份可怜的骄傲,沉入了昏沉的黑暗,永远……永远……

    秦命看着薛婵玉的尸体,眼神略微复杂,却没有任何怜悯。

    解决了薛婵玉,接下来还有个更难缠的对手,温天城!

    薛婵玉看似很强大,其实有着致命的弱点。她自身的实战能力并不强,更多是在控制着灵妖战斗。而秦命又对七彩幻蝶和幻术和乌金猿的力量都有一定的抵抗,且尤其擅长混战。

    某种程度上正好能克制她!

    在外人眼里,薛婵玉的‘三契约’和温天城的‘三气海’都是极度变态的天赋力量,可对于秦命而言,温天城对他更有威胁,三股不同的气海,三类不同的能量,不仅能各自展现攻势,更能组合攻击。而且秦命现在杀了薛婵玉,等于提醒了温天城,将来一旦交手,温天城可能不会有任何的保留,也不会再傲娇地玩什么游戏。

    “担心温天城呢?嘿嘿,他恨你恨得牙根子痒痒,如果紫陌她们落到他手里,怕是贞洁不保呐。”

    “就不能想点好的?”

    “现实往往很残酷的。”

    秦命检查了七彩幻蝶的尸体,从里面掏出了拇指大小的血精,扔给小龟收起来:“商量个事?”

    “放!”小龟舔了口血精,意犹未尽的吧嗒吧嗒嘴,好东西啊,给我那宝贝虎崽留着。

    “龟壳的空间很大吧?”

    “那当然。”

    “帮我把包袱收起来,挂在身上行动不方便。”

    “想得美!我的龟壳可是圣器,只能装极品灵粹、装生命之水,其他的免谈。你当是杂货铺呢?”

    “那你给我个空间容器呗?”

    “给。”小龟爪子一甩,真给秦命扔出个东西。

    秦命一怔,只是随口一说而已,真给了?一颗黑色扳指,拿在手里凉丝丝的,非常轻,轻的像是没有重量,那感觉很奇妙,明明手里拿着它,却好像不存在。扳指除了表面的纹路看不出其他的特殊:“这就是空间容器?”

    “小玩意,空间不大,放点衣服吃的没问题。”

    “这真是空间容器?”秦命再问,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小龟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

    “别不把小祖当祖宗,咱这龟壳里面的宝贝多得是。”小龟收起血精,小龟懒懒的伸伸爪子,一个‘自由落体’扎到秦命胸口内里的口袋里。“滴血!认主!以后它就跟你意念相通了。等你哪天把小祖我伺候舒服了,再给你个更大的。”

    秦命按小龟说的滴血认主,脑袋里好像真的多了个什么东西,跟扳指空间串联,好像能看到里面的空间。确实不算大,长宽高都在三五米左右,可是足够用了。这些天里不断的战斗厮杀,他的兽皮包袱已经换了很多次了,里面衣服和物品丢的也差不多了。一直想能有个空间容器,没想到这么轻易就到手了。

    秦命第一次感觉小龟还是有点用处的。

    忽然……

    秦命惊觉后面有细微脚步声,全身不由自主的绷紧,凝眉转身。

    峡谷入口处,一棵粗壮的老树堵住了半边空间,清冷的月光洒在它身上,清风吹拂,满树的蔚蓝叶片波光粼粼,唯美而清丽。一个高挑的少女正站在树下,美丽动人,像是月下盛开的牡丹,明媚而高贵,黑色劲装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高贵中多了份性感,只是被厚厚的血色斗篷盖住了大半,只能隐约看到些美景。

    少女正饶有兴趣的看着山谷里的情况,灿若星辰的眸子落在了薛婵玉身上,膳口轻启:“你真把她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