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87章 玉真公主
    秦命这三十多天来昼夜不停地厮杀,浑身染着血气,由内而外透着杀气,此刻面色一冷,气息一沉,在昏暗的峡谷里显得格外狰狞。他眸光闪烁着冰冷的光芒,盯着少女,也在警惕着峡谷外面的雨林,还有其他人吗?

    “你想杀了我?”少女并不害怕,反而笑道:“杀红了眼了,见谁都想杀?”

    “你走错地方了。”秦命走向了少女。

    “没走错,我就是来找你的。”

    “你是谁?”秦命没见过这个少女,像这样倾国倾城的绝世女子,看一眼就就不会忘记,也定会在皇城里留下艳名,可是,他没有印象。

    “你猜猜?”少女不但不怕,反而径自走进了峡谷,走过秦命的时候眨了眨眼:“别紧张,我不会告发你的。”

    啪!秦命出手极狠,一把掐住了少女的肩膀。

    “啊!你弄疼我了!”少女愠怒,竟不是反击,也不是武法,而是甩手就要给秦命一巴掌,言语间带着别样的威严:“放开!”

    秦命眉头微皱,仰面闪开。“你到底是谁?”

    少女哼了声,不满的揉着刺痛的香肩,来到了薛婵玉身边。“你真把她杀了。这么娇滴滴的美女,你下手就没有犹豫吗?皇城里多少男人都仰慕着她,连薛家自己都说世上没有哪个男人能配得上她。”

    “我在问你话,你到底是谁?”秦命能感受到少女身上独特的气质,像是上位者特有的威势,高贵、典雅、清傲,这不是普通宗门和世家能轻易养出来的。

    “真不认识我?”少女探了探薛婵玉的气息,神色微微复杂,堂堂皇朝三杰,竟然落得这幅下场。要怨就怨薛婵玉错估了对手,本以为追杀的是条恶狼,结果竟然是头猛虎,等她明白的时候,却不甘心失败,非要坚持,结果败了名声,也输了性命。

    秦命的剑落到了少女雪白的脖颈上,锐利的刀锋弥漫着刺骨的寒气:“我没跟你开玩笑!最后一遍,你是谁?”

    “你不懂怜香惜玉吗……”

    少女话没说完,剑尖一挑,便抵在了她下巴,尖锐的剑气真的刺破了皮肤,一滴鲜血缓缓渗出。

    “你混蛋!我是唐玉真!”

    “唐玉真?没听过!”

    “我哥是唐天阙,这总该听过了吧?”

    “你是……公主?”秦命眉头大皱,怪不得有股特殊的气质。“我怎么没听说过唐天阙有个妹妹?拿出证据,不然这柄剑会刺穿你的脑袋!”

    唐玉真又气又恼,他真不认识我?“堂堂金鹏皇室难道只有唐天阙那一个独子吗?他有皇兄,也有皇妹,还有皇姐!”

    “证据!”秦命面色冷肃,并没有因为面前是个娇滴滴的美女而另眼相待。撞见他杀薛婵玉,这可不是小事。

    “皇兄说薛婵玉活不过今晚,我跟过来看看,你是不是真有他说的那么心狠手辣。”唐玉真小心的后退两步,避开冰冷的剑尖,快步拉开了段距离,她仔细看着秦命的眼神。忽然有种念头,秦命会不会是认出了我,故意假装不认识要杀人灭口?想到着,她暗暗激灵,有点后悔单独过来了。

    “证据!!”秦命声音陡然一提,声色俱厉。

    “嗷吼!!”

    一头英武的黑冥血炼虎突然跃进了峡谷,卷起烈烈狂风,吹拂着满地草丛,它额头的王字涌现着真实的血气,浑身毛发像是钢针般全部倒竖,它杀气腾腾的盯着秦命,呲着獠牙,全身下伏,摆出了战斗的姿态。

    “这就是证据!我们皇室的战兽,只有正统皇家血统才有资格饲养。”唐玉真赶紧招呼黑冥血炼虎过来,她是玄武境四重天,制不住秦命这头野兽,但黑冥血炼虎相当于五重天,而且是在战场上饲养长大的,野性血性都很强。

    她真是公主?秦命还是有些怀疑,没听花大锤提过,呼延家主给的资料上也没显示有这么一位公主。“唐天阙在哪?”

    唐玉真轻抚着黑冥血炼虎,心情好歹平复了点。她知道秦命杀性很重,出手也狠,可是没有近距离感受过,所以心里虽然准备,却没有真当回事,直到刚刚那一刻,她忽然有种被野兽盯住的可怕感觉,心都有点慌了。“他在附近又怎样?不在又怎样?你还敢杀了我灭口?”

    秦命猜测唐玉真来这里的目的:“人已经死了,你要替薛婵玉收尸?”

    “我跟薛婵玉没交情,你不用担心我,也不用担心皇兄,没有谁会告发你的。我们能不能不要这么紧张?我跟你不是仇人,也不是敌人,你稍微正常点,好吗?”薛婵玉不适应这样的谈话方式,也从没有谁这么冷漠的看着她,冷漠的随时可能杀人,是真杀!

    “你替你皇兄来做新的谈判?”

    “聪明!”

    “你们想要什么?”

    “你已经杀了很多皇城世家的子弟,也杀了薛婵玉姐弟,皇兄的意思是你该收敛了,不然再这么闹下去,皇室有心保你都没有理由。你不要低估了皇朝各世家的能量,他们传承上千年,不仅底蕴雄厚,彼此间的联系盘根错节。”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是我的处事方式。不惹我,我绝不出手!”

    “皇兄让我跟着你。”

    “然后呢?”

    “监督你啊,看你到底是在历练,还是会故意挑衅杀人。”唐玉真明眸皓齿,即便是在危险重重的雨林里,也能保持着那份高贵,青春靓丽,美貌动人,让人不得不感慨造物主的神奇,这简直是朵娇艳的鲜花,让整座峡谷都绽放了出色彩。

    秦命看着她的眼睛没有说话,嘴角忽然勾起抹淡淡的笑意。只是在他杀气腾腾的脸上,这抹笑怎么看怎么诡异。

    “看什么?不相信?”唐玉真被他看得不自在,倒不是心虚,而是有点怪怪的感觉。父皇如果真的同意联姻,眼前这位可就成自己姐夫了,谁家姐夫这么盯着小姨子看?

    “你是自己来的吧,唐天阙同意了?”秦命跟唐天阙没见过几面,但基本能判断出他的脾性,他不至于派个女人来监视他,更不会直接点明自己该收敛或该怎么做。

    唐玉真巧妙避开,反问道:“你好战又多疑,活着不累吗?笑一笑啊。皇室到现在都没对你采取行动,也没有对你表达恶意,你是不是该适当的尊重我们?稍微的放低姿态?”

    秦命忽然笑了:“你真是在皇宫里长大的?”

    “怎么?”

    “皇室是没有采取行动,也是没有表达恶意,但那是因为你们还没有做出最终决定。一旦到了下决定的那一天,如果是战,不管我跟你们曾经多么友好,你们会抛弃所有一切,用最残酷的方式镇压北域,屠杀我的亲人。情面、姿态、尊严,对皇室来说就是个屁,你们维系的是绝对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