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修罗天帝 > 第295章 阴阳绣
    茂密的雨林里有片丰沃的草地,杂草疯长,有齐腰深,一阵山风吹卷,荡起层层绿波,惊飞起成片的蝇虫。

    白小纯盘腿静坐在一块巨石上,闭目凝神,微微垂首,柔顺的长发随着山风微微飘扬。他上半身竟然赤果着,露出白嫩细腻的肌肤,跟他俊美的容颜搭配起来,竟然给秦命个诱人的荒唐感觉,要不是心里反复提醒这是个男人,是个男人,他还真不好意思多看了。真正诡异的是,他的娇嫩雪白的前胸和后背上竟然纹着血红色的人脸,血淋淋的,两种颜色相配,白的更白,红的更红。

    前胸后背足足有五张人脸,栩栩如生,像是活生生印上去的。不仅看起来诡异,连带着白小纯都给人种阴森的感觉。

    巨石周围,静静地站着四个人,穿着黑衣,披着黑色斗篷,遮住了全身,他们像是尸体般静静地站着,低着头,静默着,几乎连呼吸都感觉不到。

    他们在守护着白小纯,更像是被控制着。

    巨石前面,有个同样身穿黑衣的人,正手托罗盘,寻觅着什么。

    唐玉真嘘了声:“那是阴阳绣!”

    “什么阴阳绣?”

    “白小纯是个天才,真正的天才,他改造了白家的灵魂秘术,把传统的灵魂秘术升华成了阴阳绣。但是因为过于复杂,而且对灵魂的承受力要求奇高,白家目前为止只有他一个人能够做到。”唐玉真安抚着黑冥血炼虎,别让它发出声音。而血炼虎阳刚霸烈,对那种阴森的东西特别敏感,正呲牙咧嘴的呜呜低吼着。

    “说重点。”

    “白家传统的灵魂秘术是控魂,炼制傀儡,他们会把看好的人甚至是妖控制住,然后反复锤炼,变成自己的‘死士’,但有个致命的缺陷,被控制的人会丧失意识,完全变成执行命令的武器,实力也不会再有增长。但白小纯的阴阳绣不一样,他不仅炼魂更炼血,具体怎么做的,没有谁知道,反正每个被他控制的人,都会在他的身上显示出一张脸,据说是联系的渠道。平常的时候,这些傀儡会像正常人一样,生活、成长、历练,也有跟以前一样的思维,看不出任何异议,你很难相信他们是傀儡。真到出现了危机,或是白小纯发出指令,他们会绝对忠诚的守护主人或执行任务。”

    唐玉真扒着枝杈向前面张望着,当年白小纯离开皇城的时候,资料显示是他控制着两个傀儡,可是短短两年没见,竟然变成了五个!甚至还带进了幻灵法天!皇室非常看重白小纯,一直有意无意的跟白家联系,提供给白小纯各种需要的资源。白小纯现在虽然还是少年,可是已经能够预想到未来的成就,如果真正让他成长起来,发挥的作用是无法估量的。如果让他控制住敌国的重要人物,放回去成长,便会成为绝对忠实的内应,无论在国战还是权谋上都会发挥出重要作用。

    秦命暗暗惊叹,竟然有这种秘法,岂不是等于绝对的死士?而且还是能成长变强的死士!

    怪不得皇城里的人都惧怕他!

    “谁在那!”四位傀儡突然抬头,声音冷冽,全身激起狂烈气势,掀起斗篷猎猎乱舞,再抬头那一刻,他们的眼底闪过丝丝血芒,虽然一闪而逝,却非常邪意。

    白小纯身上的‘人脸’全部睁开紧闭的双眼,像是复活般看向了秦命藏身的地方。

    “快离开这里,别惹……”唐玉真正要后退,秦命从却树冠里纵身跃下,走进了草地。

    唐玉真迟疑了下,也骑着黑冥血炼虎走出来。不仅皇城里的人忌惮白小纯,她也有点害怕,这人虽然看起来像是温文尔雅,俊秀美丽,可是孤僻淡漠,很少与人相处,像是走在黑夜里的孤魂,危险而阴沉。

    “秦命,玉真公主。”白小纯淡漠平静,穿上了雪白的衣服,遮住身上腥红的人脸绣纹。五位傀儡全部放松警惕,恢复常态,他们眼神灵性深邃,表情也很自然,都像是正常的人,要不是唐玉真提醒,谁都不会相信他们是被操控的傀儡木偶。

    “真巧,能在这里碰到你。”秦命观察着五个傀儡,走在最前面的托着罗盘的傀儡竟然是位少女,扎着辫子,乖巧可爱,还有种古灵精怪的感觉,她正回头奇怪的打量着秦命他们。主人的情感透过阴阳绣折射到了她的身上,意识里认定两人没有威胁,而且需要友好。

    “是挺巧的,能碰到你们。”白小纯眉目如画,俊美雅致,飘逸的长发白净的面孔,中性的美感让男人和女人都能迷醉。

    “我们是来寻宝的,你也一样?”秦命主动表明目的,世人都说白小纯危险,那就肯定不会像表面这么简单,这种人要么不交流,要么就坦坦荡荡的相处。

    “墓穴里的宝藏?”白小纯并不惊讶,反而轻笑。连皇家公主都来这里了,看来自己真的找对地方了,这里确实有墓葬!他向远处的少女示意,少女点头,继续拨弄着罗盘,用她独有的办法寻找墓穴。

    “你知道这里?”玉真公主奇怪。

    “经过这里,发现有些古怪,就停下来探探。这里是……”

    “太公雷煌的墓。”

    “哦?”白小纯惊讶的扬了扬漂亮的细眉,他没听过这个名字,可是一个‘煌’字就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你们怎么这里有墓的?”

    “很多强者死前会选择风水宝地做墓,或是亲自逆转山河,改造风水。他们目的有些通过风水来影响后代子孙,有些是想尽办法隐藏自己的安睡的地方。正常的寻墓探穴是看风水、看江河走势。但她有一套另类的办法,能找到埋葬千年以上的墓穴。”白小纯指了指前面正在探查的少女。

    “什么办法?”

    唐玉真问出口就觉着唐突了,不过白小纯没有介意,坦然道:“除非是非常高深的墓葬方法,又或是设置了独有的屏障,正常的墓葬会在千年里因山河地貌的变迁而出现微弱的变化,埋葬地周围的山河也会因为下面的强者和陪葬的灵宝的能量而熏染出特殊的气息。时间越久,这种迹象越明显,她寻觅的就是这点迹象。当然了,十次九错,但能看准一次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唐玉真立刻给了秦命个白眼,奚落道:“看人家的觉悟,十次九错都无所谓,我们才错了五次,你就牢骚了一路。”

    “大姐,我好像没说过什么吧?”

    “嘴上没说,情绪里全是!你这是冷抗议,更寒心!”

    秦命懒得跟她计较,看着前面探查的女子,心里终于生出了点希望,难道真是太公雷煌的墓葬?

    白小纯笑看着两人,眼神里有点异芒闪烁。

    没过多久,前面的少女蹲伏在草丛里,按住罗盘压在地上,凝眉感受着。“找到了!地下百米有墓葬!”